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師尊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十三年來,我的身心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是法輪大法和偉大的師尊把我從一個疾病纏身、不能正常上班的人,變成一個精力充沛,並能勝任體力勞動的健康人;由一個自私自利、心胸狹窄、妒嫉心很強的人,昇華到一個心胸寬廣、處處能為別人著想的大法修煉者。

一九九九年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發動了對大法的邪惡鎮壓,中共媒體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的抹黑宣傳使世人深受毒害,尤其是大陸的眾生,普遍都帶著仇恨和恐懼的心理對待著法輪功和大法修煉者。師父告訴弟子:「你們知道嗎?在這個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的這一個時期當中有多少人被惡毒的謠言、被欺世的謊言所矇蔽,帶著仇恨的心理對待著大法和我的弟子,這樣的人在未來註定是要淘汰掉的。可是就是這樣,我們經過講真相使他明白事實,去掉了原來的想法與惡念,他很可能就有救了。」(《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為了證實法、讓世人明白法輪功的真相,我先後兩次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兩次,四次被強行帶到洗腦班迫害。無論到哪兒,我就把真相講到哪兒。自二零零四年大紀元網站推出《九評共產黨》後,我開始向世人勸三退,由開始向親朋好友講,到向單位的同事,再到向陌生人講,由開始的張不開口,一想講就心跳、害怕,到現在能逐漸的放下自我,為對方著想。使很多世人得到救度,也使自己的心性在救度眾生的實修過程中得到昇華,逐漸走向成熟。

下面我就這幾年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方面講講自己的體會,向偉大的師尊彙報,和同修交流。

一、面對親人講真相

在對我家裏的親戚講真相時,一般我都同我母親(同修)一同去講。母親身體的改變,讓他們看到了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功效,但看到這些年我和母親遭受的迫害,出於對中共邪黨暴政的懼怕,他們不願談起法輪功。我們先不強行讓他們接受,而是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我們平和、真誠、樂觀、理智,從內心多關心他們,和他們交流並幫他們解決生活中的苦惱,幫助他們幹些家務等等。到哪兒我們一般都買些水果等禮品,生活比較困難的走的時候給他留點錢,讓他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這樣再講真相、勸三退就很容易了。

對於不常來往的遠房親戚,我們去了直接就告訴他們:「我們就是為這事來的,告訴你們法輪功真相、勸三退來的。」今年暑假,我和母親去一遠房親戚家,其中有位親戚是一家大型國企的書記,很忙,只有十幾分鐘的見面時間(以前我們都不認識,從未見過面)。見面問候幾句,我問他:「了解法輪功真相嗎?」他說,「前幾年接觸過法輪功學員,做過他們的工作。」我們就把天安門自焚等法輪功真相講給他聽,又給他簡單講了《九評共產黨》、三退,在講的過程中,他一直靜靜的在聽。最後我說:「我們就是為這事來的,這是生死攸關的大事,我們知道這事如果不告訴你,是我們沒有盡到我們的責任啊!」沉默了一會,他感激的說:「你們盡到了你們的責任了。」看得出他很感動。我說:「就用永平這個化名給你退黨。」他很高興,很鄭重的說:「好,謝謝!」就這麼十幾分鐘,一個邪黨體制內的官員得救了。我們確實感受到邪惡的因素沒了,世人在覺醒啊。

二、在工作單位證實法、講真相、勸三退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單位新來的領導不了解法輪功真相,積極配合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單位幾名大法弟子,主動把我們送到洗腦班、拘留所、勞教所,部份受中共毒害、不了解真相的單位職工(主要是後調來的)不理解我們。

由於多次被非法勞教拘留,從一九九九年開始五年多的時間裏,我在單位上班的時間屈指可數,所以二零零五年剛上班時面對的都是同事們異樣的眼神和冷漠的目光。九十多人的單位,沒有幾人敢跟我們說話的。有時心裏也壓抑難受,但我儘量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對他們祥和真誠,工作認真踏實,淡泊名利。上班兩個月後的第一次全體職工大會上,領導點名表揚了我,說我工作完成的出色,當時我悟到這是師父幫助我開創講真相、救眾生的環境。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大量另外空間邪惡因素的滅盡,再加上我不斷的大量學法、發正念,周圍的環境在逐漸發生變化,人們的眼光由歧視冷漠變為敬佩關心。我悟到我周圍的人就是等待我救度的眾生,這是我的責任和使命。我先收集他們的電話和家庭住址,把電話號碼發到明慧,讓海外同修給他們打真相電話,再給他們家發送真相資料,不方便就叫同修發送。然後我就利用一切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大部份都同意退。不太明白的或不退的,我就送真相光碟(《九評》、《風雨天地行》、神韻晚會),下次遇到時再講,一般都能三退。

三、對陌生人講真相

我是一個性格比較內向的人,一般情況下,不願主動和人講話。看到同修都走出來和陌生人講真相,我也很著急。剛開始和同修出來講,我是抱著怕落下的心態,站在為私為我的基點上,沒有生出救度眾生的慈悲之心。所以剛開始出來講時,不是和同修配合補充,而是求數量顯示自己。覺的好講的,自己趕緊衝上去講,生怕被別人講了。有時看到同修沒講退,自己感到還有一絲快感。直到有一次,女兒對我說:「媽媽,你和別人講真相時,你的笑是假的,是裝出來的,別人感到不舒服。」我悟到這是師父借她的嘴在點化我。我開始冷靜下來找自己。帶著那麼多骯髒的人心──自私心、顯示心、妒嫉心,怎麼配做救度眾生那麼神聖的事呀?怎麼能救得了人呢?我不斷加強學法,多發正念,努力去掉自己那些不好的心。

此後,每當出去講真相時,我都告誡自己:為別人著想,為眾生著想。想想師父的洪大慈悲,那些不好的念頭再出來時,很快就被強大的正念給消掉了。這樣逐漸與同修配合的越來越溶洽了,救度眾生的效果也越來越好。

有一次,我和丈夫坐三輪車,三輪車司機面相看起來很兇,而且只有三五分鐘的路程,講不講呢?我馬上意識到,他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不能錯過這次救他的機會。我頓時感到正念很強,看著他,感覺他很可憐,我一定要救他。我便問他是否辦三退了?他說知道這事,不知道怎麼退。我說我可以幫他退,他很高興的答應了。他馬上興奮起來和我們說:「你說現在這世道,黑車沒人管,我們這些人安分守己,還總有人找我們的茬,你們能不能幫幫我們管管這些事……」他是那麼信任的和我們講述他的委屈,當時我也很感動。多好的生命啊,差點錯過機會!我邊下車邊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惡有報是天理,社會不會總這樣黑暗下去,做好人是有福份的!」

有時也能碰到甚麼也不聽,一條道就跟共產黨走,甚至對我很兇的人。剛開始我很容易被帶動,不是跟他們憤憤不平的爭辯,就是消沉不高興。看到同修不管對方甚麼態度,都能祥和慈悲的對待,不為所動,根據不同的癥結,解開其心結,能把對方救了,我就默默的找自己的不足。我是沒有那麼深刻的意識到自己的責任和使命,正念不足,慈悲心不夠。通過不斷的學法、向內找,我對自己的責任和使命有了更深更明確的理解,使我在講真相過程中不斷成熟起來。

一次,我一人出門辦事,和另外三個年輕人一起拼一輛出租車。大家閒聊了一會兒,我心想:今天就我一個人,面對四個常人,不太好講真相,心裏有點打怵。但正念告訴我,不能錯過機會。我看見司機前方掛著一個菩薩掛像,就問:「司機先生,看樣子你信佛啊?」「談不上信,是一個老和尚送給我的。」「我也是信佛的,我修煉法輪功。法輪功非常好,不像電視中說的那樣,能祛病健身,還教人做好人。」「法輪功好你就在家煉唄,參與政治和共產黨作對,共產黨多強大!沒有共產黨,中國能強大嗎?……」前面坐在副駕駛座位的男青年激動的重複著邪黨灌輸的謬論。我心裏開始著急:「法輪功沒有參與政治,迫害在先,我們才講真相的。」他反駁:「就因為你們參與政治才鎮壓的,中國強大不好嗎?非得勾結國外反華勢力搗亂?」我說,「根本不是那麼回事!被迫害的人即使搞政治也無可非議!」

我有些被帶動了,可小伙子比我嗓門還高,根本不聽我說話。我身邊坐著的年輕女子也跟著附和:「法輪功好是好,可是咱們都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給你錢你才能生存,這是第一位的。」我心裏更著急,不知說啥是好。我馬上告誡自己:要冷靜!如果不理智的爭辯下去,只能更加僵持不休。救不了人,還容易把他們推的更遠。

我靜靜的發了兩分鐘正念,沒人說話了。然後我平靜的說:「咱們都是中國人,誰都愛自己的祖國。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竊取政權才六十年,而中華民族有幾千年文明歷史。法輪功學員都是手無寸鐵的普通百姓,沒想奪誰的權。只是呼籲停止迫害。其實你掙的工資是你自己的勞動所得,如果沒有共產黨,你的收入會更多。全世界那麼多沒有共產黨的國家,人家生活的不好嗎?」他們都不吱聲了,我感覺到他們在思考。

過了一會,前排的小伙子說:「我也有朋友煉法輪功,他們也勸我煉,其實法輪功也是一種信仰。」我忙說:「其實你煉不煉是你的選擇,你可千萬別反對。」「我不反對,我不反對。」小伙子邊下車邊誠懇的說。

隨著不斷走出去講真相勸三退,我深深體會到:只要我們去做,只要我們放下後天形成的自我觀念,師父就會給我們無量的智慧,大法就會展現無窮的威力。同修們,讓我們在最後有限的時間內,放下人的觀念,抓緊救人吧!

謝謝大家!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