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圓容整體的一點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圓容整體,我個人認為就是,你也做大法的事,我也做大法的事,我們大家都做大法的事,就是圓容大法這個整體。如果哪個救度眾生的項目需要我們大家共同完成,就是這個救度眾生項目的整體配合。

我們有的同修製作真相資料,有的同修發放真相資料。有的同修負責協調工作,有的同修負責網絡工作。有的同修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有的同修打電話講真相勸三退,有的同修寫信、寫標語、印條幅勸三退。有的同修反迫害,組織學員近距離發正念。這些都是圓容整體,或整體配合,只是具體工作項目不同而已。

但是在我們工作、生活環境中,在同修間證實法的環境中,因為有我們的修煉因素在裏邊。有時會反映出不好的常人心,不同意見,甚至會產生矛盾。如果不及時向內找,就會使同修間造成間隔,影響整體配合。前一段時間,資料點需要化整為零,遍地開花。所以有一些設備需要轉交給其他同修使用。當時有個同修爭著在自己家裏辦資料點,並說了一些不符合我個人觀念的話,我的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立刻就起來了。因為當時自己沒有向內找,所以心裏就是不平衡,就覺的他不對,就我對,發展到後來看這個同修哪兒都不順眼了,連長相也醜了許多。

在一次給他送設備的時候,我心裏就想:「你看我真傻,人家都把你賣了,我還在給人家數錢呢。」那個心裏的委屈、怨恨真是剜心透骨的難受。

後來在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通過學法向內找才發現:心裏不平衡,與同修爭做事,這不就是幹事心嗎?與同修爭長論短,這不就是爭鬥心在起作用嗎?同修想做證實法的事,達到師父要求的遍地開花,我不是替別人高興,而是氣恨,這不是妒嫉心在作怪嗎?這些骯髒的人心都會起間隔同修的作用,都會阻礙我們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這都不是真正的我,都是後天形成的人心。我是同化宇宙大法來的,是來證實大法的大法弟子,我要按師父要求的去做。所以這些人心我都不要它,排除它,不承認它,修掉它。當放下這些人心以後,心理也就平衡了,在與這個同修做整體工作的配合上也就更加圓容了。真是向內找,是法寶。

去年這個同修在講真相時被綁架,聽到這個消息我們馬上聯繫其他同修,發正念,想辦法營救同修。我又想到,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圓容好同修未完成的正法工作就是圓容整體。於是我和妻子切磋後,就把被綁架的同修的正法工作承擔了下來。盡一切努力使大法少受損失,後來在協調人的安排下轉交給了其他同修。圓容了整體。

奧運前夕,由於幾個同修的被關押迫害,造成了嚴重干擾,有的學法小組也散了,有的真相資料也不要、也不發了,有的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也不講了,有的把大法書籍都藏了起來,說是為了安全,實際就是一個怕。好多同修間互不來往,怎麼辦?是坐在家裏抱怨同修的不精進,還是走出來默默的給予圓容?是躲在家裏求安逸,還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答案是肯定的。於是,我和妻子找到了還有剩餘資料的同修,把剩餘的資料、《九評》、條幅等用了幾個夜晚發放到了小區、板市、附近的鄉村街道及千家萬戶。我想這也屬於圓容大法這個整體。

我們每個人都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我們能聚之成形,散之為粒。師父要我們整體昇華、整體提高。我們要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於是經過和協調人切磋,要盡可能的恢復學法小組,早日開創出師父給我們留下的集體學法煉功這種環境。於是我們來到了幾十里外的鄰縣鄉村。開始就一個不識字的老年同修,本村的同修誰也不參加。那我們就是堅持靜靜的學法,每學完一講,再談談學法的體會,共同在法中提高。因為我們的心正、場正,很快其他同修也參加了集體學法。我想:只要我們把基點擺正,有一個圓容大法整體的願望,師父甚麼都會給我們做的。圓容師父所要的,完成史前大願,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這又是圓容整體的一種形式。

以上是我個人對圓容整體的一點認識,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