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協調 圓容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想談一下在做三件事中自己主動與同修協調,共同做好講真相及圓容整體方面的一些具體做法體會。

一、用《九評》光盤講真相效果好

大家都知道,視頻資料比文字資料更直觀,更容易讓人接受。去年資料點的同修做了一些《九評》光盤,同修們看了都覺的很好,特別是識字不多的老年同修看了都說收穫很大。一套《九評》共六張光盤,製作成本較高,資料點就沒有多做,同修們只能互相之間傳看。由於數量少,那些離的較遠的農村同修就只能等著。有的同修看過之後,覺的對講清真相會有很大幫助,就想當真相資料讓常人看。我看到這種情況後,覺的應該讓那些老年同修和農村同修們儘快拿到光盤,一方面,讓他們看後更徹底的清理自身共產邪靈的毒害和影響,另一方面,也給他們提供一個有力的救度眾生的法器。於是我就找到一名協調人,談了自己的想法,並達成共識。為了不影響其它資料點的運作,就決定由我獨自承擔這個項目。我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做了大量的《九評》光盤,直到滿足本地同修的需求為止,即基本達到人手一套,個別同修手中不止一套。同修將這套《九評》光盤拿給常人觀看,講清真相後,再拿到下一位常人家中講真相,就這樣輪番使用,不但對講真相幫助很大,非常安全,還充份利用了我們的資源。

有的同修從中受到啟發,就把歷年來所出的真相光盤集中起來,裝了一個很大的光盤包,又購買了帶顯示器的播放機,在給親朋好友講真相後就將這包光盤和機器留給親友,待他們都看完後再取回來傳給其他親友看。常人朋友感受到大法弟子為自己明真相的良苦用心,也都能認真對待真相資料,收到的效果很好。

二、讓我們的通訊聯絡和資料點更安全

不論哪個講真相的項目,同修之間的聯絡都要保證安全和高效率,這始終是個關鍵。其實,只要同修能上明慧網,我認為利用站內信箱聯繫是一個好辦法。

最近幾個月,各地同修都在交流上明慧的體會,我們本地的同修也開始考慮這件事。當然,要以此方式聯絡,先決條件是必須能上明慧網。有些同修,特別是老年同修一聽說上明慧網,可能就有點發怵。其實沒有那麼難。

與我常聯繫的一個同修,起初也認為自己年齡大了,文化水平低,上網難。經過幾次切磋後,該同修明白了是自己的觀念障礙著自己,要實現上網的目標,首先要去掉這種舊有的觀念。在她自己購買了筆記本電腦後,我儘量抽出時間手把手的耐心教她如何操作。如今該同修已能夠自己動手上網瀏覽、下載《明慧週刊》和利用站內信箱與同修單線聯繫。

目前,我們地區已有更多的同修相互聯繫時以站內信箱取代了手機或是公用電話,這就大大增加了我們的安全係數。

不久前,本地邪惡十分猖狂,連續破壞了幾個家庭資料點。我們及時向內找,發現在安全措施方面有漏,讓邪惡鑽了空子。於是,我建議改變資料點的運作方式,採取更加安全的做法。具體做法是:由兩至三名同修共同運作一個資料點,結合各個同修的具體情況分工負責,如由甲同修負責耗材,在乙同修家做資料,由丙同修負責臨時保管完成的資料,每個資料點確定一名協調人,利用明慧站內信箱作為聯絡渠道,約定做資料的時間。資料製作完成後,對製作資料的地點稍作整理,就和常人家沒甚麼兩樣。由於耗材、製作和資料都是分開的,降低了難度。製作資料時,多名同修一起進行,工作效率也就提高了。這樣,邪惡們想找到資料點,即使挖地三尺也看不到任何蛛絲馬跡。這種運作方式不但安全,也不會給同修的家人帶來多大的影響。

向邊遠和邊緣地區講真相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本地同修對於發真相資料的重點地區有了新的考慮。同修普遍認為,長期以來,我們都在本地城區發放真相資料,密度已經相當大,而農村地區同修人手少,居住又比較分散,未聞真相的空白地區還不少,尤其是縣與縣搭界的邊緣和邊遠地區,真相資料奇缺。我們通過間接渠道了解得到的信息也是如此。由於點多、線長,多數同修又拿不出足夠的時間去那裏發資料,於是我們就依靠站內信箱成立了專門到邊遠村莊發放真相資料的項目小組,由本地同修專門負責交通工具,只要該同修能夠拿出時間,並通過站內信箱通知大家,那麼接到通知的同修就會主動到約定的地點集合,然後一塊去發資料。

當然,不是所有的村莊都熟悉,尤其還都是邊遠的村莊。為了減少盲目性,我會事先從谷歌網站打印相關地區的衛星地圖,從地圖上能夠大體上看清楚目地地村莊有幾條大街,約有多少人口以及村與村之間的位置、關係等。有了打印的衛星地圖作參考,就減少或是避免了向當地百姓打聽路的次數,提高安全性。

做好充份的準備,又有便利的交通工具,就可以速去速回的遠距離發放資料,基本不影響同修的正常生活、工作,也就保證了該項目的連續運作。

及時曝光邪惡 抑制邪惡

要更好的救人,還必須得及時曝光本地邪惡的惡行,達到抑制邪惡的效果。在我們本地,只要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我們就給它曝光,擴大影響,讓邪惡一做就是敗事、壞事。

由於種種原因,部份本地同修之間彼此或許從來沒有接觸過,根本不認識,這些同修一旦被迫害,就有可能無法及時曝光。不論怎樣,我只要聽說有任何不認識的同修被迫害了,我總要想辦法直接或間接的找到同修家屬了解同修被迫害情況,並及時上網曝光。曝光資料越詳實、越準確,對邪惡的震懾力量就越大,讓邪惡們在眾目睽睽之下收斂自己。為此,平時我非常注意收集有關邪惡「六一零」、國安惡警的情況,經常到一些場所收集信息,比如,邪黨有時會在廣場舉辦一些圖片展,或是舉行甚麼大型活動,我就用手機拍攝有關邪惡的照片備用,當跟常人一塊去政府機關或派出所辦事時,就注意搜集有關的負責人姓名和電話號碼,其他的同修有方便條件能收集到的信息,也會主動的告訴我,這樣就把零星的圖片或文字信息集中起來,一旦需要,就可拿來使用,寫出有力度的揭露文章,抑制邪惡。這項工作雖然沒有成立專門的項目小組,因為我一直在主動收集相關信息,自然我這裏就成了曝光邪惡的資料中心了。

以上是我個人和當地同修相互協調,在講真相中積累的一些經驗和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