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才是最大的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四川大地震。看著網上每天攀升的死難數字,聽著日益急迫的救援呼籲,我的淚水難以抑制的往下流。自從修煉以來,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難,我知道那是因為我修煉的不足。有師在,有法在,我不覺的苦,不覺的難,很少為此而哭。可是今天,四川大地震後的人間慘像,讓我不禁雙淚橫流。

救人啊,多救人啊!我忍不住從心底發出呼喚。在劫難到來之前,我們能夠多救一個人,就能在劫難之後少流一滴淚。對我們大法弟子而言,影響我們全心去救人的,只能是對自我的執著。

就在前兩天,我們學法小組還在為某些修煉中的問題爭論不休。你說你對,他說他對,甚至有的同修還相當執著。對於這種爭論,師父早在《轉法輪》中就說過:「我說沒有意義,為甚麼呢?因為他們指的只不過是修煉過程中對一個理的認識。這一個理,有人一下子就認識了,而有人是慢慢悟到、認識的。怎麼悟還不行啊?一下子認識到更好,慢慢悟到了那也行,不都是悟了嗎?都是悟了,所以哪個也不錯。」我們修煉就是一步一步的提高,認識到的理在不同層次就很正常,只要在法中那就是對的。當我們為此爭論不休的時候,大好的時光就從我們身邊溜走了。而現在,救人真的是十萬火急,還有多少時間,能供我們這樣去浪費?

最近,《資料點生活》這篇文章引起了很多同修的思考,很多同修從中看到了自己修煉的不足,認識到了放下自我、理解同修對於形成整體的重要性。可是,反過來想一下,難道同修們對我們的理解真的就那麼重要嗎?每個人都有自己修煉中的不足,每個人不可能同時看到一個問題的所有角度,更何況舊勢力還在無孔不入的挑撥離間。會不會,當我們在求得同修的接受,在耐心的解釋,在討論如何達成互相理解的時候,舊勢力就在我們的旁邊竊笑呢?!一個大雪災,一個手足口病,一個四川大地震,還有那麼多隨時發生的災難中,有多少本該得救的,卻因為我們的不抓緊而永遠的失去了生命?!

我的姥姥活著的時候,很長時間都在用最原始的那種織布機織布,她的女兒媳婦們每次去看望她,其中一件事情就是給她送各種原料。我說:「姥姥你知道嗎,現在紡織廠裏的織布機,一小時就能織出你一輩子織的布,你這個織布機太慢了。」當時,大字不識的姥姥說了一句最富哲理的話,我到現在才真正明白:「那是人家紡織廠的事。我只有這個織布機,我就用這個織布。」

是啊,同修永遠是不同的,怎麼能用其他同修的特點來比較這個同修呢?只要同修在做救人的事情,我們就應該無私無我的配合、支持,這才是師父講的「默默的圓容」啊!可是,我們往往在一邊評頭品足,把同修的不足當成被迫害的原因,其實,那裏正有我們去圓容的責任啊!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的某些做法同修不贊同,我們也大可不必太在意,只要我們在盡自己的條件做救人的事情,在走自己救度眾生的路,師父認可,我們還要誰認可呢?

正法到了最後的尾聲,就現在而言,救人,才是最大的理。讓我們徹底放下自我,放下自我的一切觀念,一切執著,去救人,去救那些能夠得救的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