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眼觀大千 神通漸甦醒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對於神通,我曾寫過幾篇交流文章。有些事聽起來就像是變戲法,但其實就是佛法神通在展現。在生活中,我時常想到運用神通,為的是希望神念更強,神通運用的更自如。今天再次寫這方面的交流文章,是因為經常在網上看到那些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被迫害的很嚴重,每當看時,我一直很心痛的同時在心裏呼喚同修:為甚麼不用神通?你甚麼都具備,法器、寶物滿身,為甚麼不拿起來用啊?!

記的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時,曾做過一個夢,夢中面前有一朵美麗的鮮花,我用右手的食指點了它一下,想它變個顏色,就見它馬上就變了。我又點了幾次,想變甚麼顏色,它就變成甚麼顏色,我開心的笑醒了。現在來看,是夢中的神通漸漸的在現實中發生了。

師父在《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大家知道,人是非常低能的,低能到甚麼成度呢?人要想完成一件事情,做一件事情,得親自動手動腳,得經過你的體力勞動把它做成。而佛不用,佛只要思想,想就可以。因為佛有許多神通,有許多功能,他自己還有強大的功。那個功的每個微粒都是他本人的形像,那微粒又是由更微粒組成的,都是他的形像。你想想,他一想的時候那個功就出去了。在極微觀上都在改變那不同層次的粒子的結構,時間又是用最快空間的時間,瞬間就做成了。佛做事是非常快的,不受我們這個空間和時間的限制。一瞬間他就從最基礎上把那個物體改變成別的東西了。這就是佛法神通所起作用的原理。」

是師父的這些講法開啟了我的心靈。雖然我的天目是關的,而我每次運用神通時,也並不是隨便的想一下而已,而是將自己的思想「進入」到微觀中,「看」了一下,然後「想」了一下。所以當表面改變時,我不會覺的特別驚奇。我們知道地球上的早先人類多是具有很大神通的,如黃帝大戰蚩尤,都是運用了很多的神通。我想那時的人如果遇到甚麼麻煩事時,往往動的第一念就是用神通來解決。後來隨著人變的越來越自私,神通也就越來越不靈了;再後來人變的更壞了時,就失去了所有的神通。人也就只會用自己的雙手來做事了。而到了今天,常人已經完全遺忘了自己的先天本性和本事,聽到佛法神通,人會說那是人的精神出毛病了;即使看到了神通的展現,人也會說這是變魔術,這是人的悲哀。但是我想作為大法弟子如果至今還不相信自己或同修會有神通的展現,這何嘗不是一顆很重的人心呢?在這個問題上,如果對自己總沒自信,其實也是一個不信師信法的表現。因為師父在多次講法中告訴了大法弟子現在其實甚麼都具備了,而我們自稱是大法弟子卻不相信自己具備神通?

是甚麼阻礙了我們神通的展現呢?其實就是人的後天觀念──「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精進要旨》〈警言〉)。我想這些觀念還不只存在於人肉身表面的一層身體中,而是很多層表面粒子的身體上都有。我想這需要一個堅忍不拔的信心和持之以恆的恆心去衝破這些「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而不是從此放棄,覺的自己「不行」。我在運用神通的嘗試中不記的失敗了多少次,但我不會放棄,不會認為自己「不行」。因為我想這本來就是我先天具有的本領,我修煉了這麼偉大的一部大法,就應該將這些本領給找回來。

如果我們平時在這方面不儘快放下那些後天觀念(人的習慣、習性),不經常運用自己的神通,那麼一旦被邪惡迫害時,可能就會遭受很大的損失。甚至在迫害中都想不起來如何運用自己的佛法神通反迫害。如被打時一味的用肉身去抗,再堅強也會受傷。而如果我們平時對神通運用的很自如,那時自然就會動用神通保護了自己。這也是師父希望弟子們在反迫害中能夠做到的。

記的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時,曾經被邪惡強迫打防疫針,我當時動了一念請師父將藥水在另外空間移走,我不要這個東西。一念之後,針打到胳膊上甚麼感覺也沒有,過後甚麼反應也沒有,就像從沒打過針一樣。而當時身邊的幾十人,胳膊上打過針的部位全潰爛了,過了好長時間才長好。而直到現在還能在網上看到邪惡用打毒針、電針來迫害大法弟子,這些拙劣的東西現在對大法弟子應該根本就不好使。而且現在只要我們自己動一念,將毒針藥液轉到迫害者身上,就會立竿見影。但為甚麼還會有同修被毒針迫害的神智不清、中了毒呢?我想這或許就像那個士兵,如果平時從不訓練,到了戰場上連手中的武器都不熟悉了,而這時敵人又打了上來,那結果會怎樣呢?所以我想平時的訓練是非常重要的。運用神通也如此,畢竟我們可能已有千百年沒再用過了,而且現在還沒脫離人身,還有舊勢力安排的封閉阻擋。但我們就應衝破這些,走師父安排的路!為未來的宇宙留下這方面的威德和見證!

當然,在運用神通的過程中,也會檢測出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如果一些執著心不去,神通就不會展現出來,如顯示心、歡喜心等。而也有自己還沒明白的地方,如自己的那些神跡,大都並不是馬上就做成了,而是過了些時間展現的。這裏除了我自身的因素外,是否還有別的甚麼因素,自己現在還沒理解到。

「真眼觀大千,神通漸甦醒」。這句話是自己運用神通的一個切身體會吧。如果我們用大法開啟的真眼看這個大千世界時,會滅掉很多人心的執著,而當這些人心的執著少之又少甚至一瞬間消失的時候,那邊的佛法神通就會像甦醒過來似的展現出來。有時我眼前的一切東西,在我心靈「真眼」的注視下,變的那麼的「飄渺」。這個空間所有的一切都是無數的粒子、鬆散的漂浮在身邊,變的那麼的「不結實、不牢固」。這時我的心還會執著這裏的甚麼呢?而當我運用神通時,也就是將自己的「思想」(神念)進入到了這樣的「透視」狀態中,然後動真念,往往就做成了。當然過後也不會覺的有多麼驚奇,那種驚奇其實也是人心。我有時倒覺的沒做成才奇怪哪,這時我就該找找自己心性上的原因,為甚麼這次沒做成。所以,當聽到有同修對神跡表示懷疑的話時,我想那話反映出的恰恰就是一顆頑固的人心,這顆人心就是一把牢固的鎖,將自己的佛法神通鎖在裏面,這把鎖的牌子上寫著:「不可能」。而一個修煉人如果不打開這把鎖,自己先天所擁有的偉大的佛法神通就永遠也不會展現出來。

師父說:「功能本小術 大法是根本 」(《洪吟》<求正法門>),所以自修煉以來,我們一直都是將修心放在第一位,不會追求任何功能,否則就是本末倒置,走偏了。我是九六年六月得法,已修煉十三年了,人剛過不惑之年。我在以前的修煉中也從未追求過任何功能,連想都不想。迫害發生後,師父讓我們開始發正念運用神通除惡,這時與法對照,我感到自己在這方面與師父的要求相差甚遠。近兩年我開始注重這方面的修煉,並上網與同修做這方面的交流。

大法在世上洪傳只有短短的十幾年,伴隨著宇宙中驚天動地的更新變化的同時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自身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人走向神。所有驚心動魄的一切見證著大法不可思議的偉大和輝煌。「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師徒恩>)。用盡世上所有的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們心靈深處對偉大師尊慈悲苦度的深深感恩。邪惡已到了窮途末路,大法弟子在走向神的最後的路上就是應當破除舊勢力的阻擋,神起來!願我們在神的最後的路上更加精進,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