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被嚴重迫害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從《明慧網》上看到許多同修遭受嚴重迫害的經歷,很讓人痛心。那些惡人、惡警就是受到黨文化的影響,不相信因果報應才敢胡作非為,才敢那樣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但是我們修煉人是具有神通的呀!我們有的同修在寫遭遇迫害時從沒提到自己的正念,當然有的高喊「法輪大法好」也是正念,但大家都知道,真正的正念並不是叫這一句就可以了,而且還需要清除邪惡。

絕食也是反迫害的一種形式,但是絕食是以摧殘自己的身體為代價。我認為,邪惡如果關心我們的身體,怕我們不吃東西把身體餓壞,它就不會這麼殘忍的迫害大法弟子,所以絕食可以反迫害,但不是反迫害的最主動、最有力度的辦法。只要我們沒有怕心,沒有顧慮心,在迫害中能夠有隨時放下生死之念,正念所產生的奇蹟就會在大法弟子身上或身邊發生。

我也被綁架過兩、三次,勞教過兩次。對發正念我深有體會,我發出的正念在另外空間怎麼樣我看不見,但卻能看見行惡的人這邊都有反應。當我按大法的要求發出正念,就看到警察難受的用手去按壓他的頭部;有的甚至把眼鏡取下,張開十指梳頭;有的值班(包夾監控)腰痛,靠在桌稜上躺下擔腰;有的人打噴嚏,一打有連續七、八個的,起先看到這些現象,還以為是巧合。當這種事情在我面前出現多了,我就不這樣以為了。後來發正念我有點注意參與迫害的人這邊的反應,有些值班的,三、五分鐘我都看不到他有明顯反應。時間稍長一點他就要看醫生,說感冒了,有的人隨後就出現明顯的感冒症狀。

還有一個姓蘭的惡警,叫我去問話時態度惡劣,開始我按大法的要求清除操控他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同時讓他人這邊有不同成度的報應。很快,就見他用手掌使勁擦他的大椎部位,因為他表現惡,我也不顧慮怕傷害到他人這邊的身體,我就想:在他的膝關節另外空間處用刀割一下看他有何反應。立刻就見他把褲腿捋起來看他的膝關節。看到這些,讓我對發正念的信心倍增,有一次我直接找值班的做試驗(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內,這種做法我認為應該沒有關係,因為他們就是參與者),我叫他感受感受我發出的能量,看能不能波及到他,叫他感受身體的變化,不多久他就說:「真的想睡覺。」

惡人對我施暴他們自己就會有反應,不知道是不是《正念制止行惡》中講的痛傷的轉移,這種情況幾乎是百分之百的成功。在第二次被勞教迫害中,有警察還為此問我煉過其它氣功沒有。當然問我這話的還不是打我的警察,但一定是打我的惡警對他講了他自己打我之後的反應。

我可以把這件事講具體一點:一蘭姓惡警,在他們的辦公室問我一些問題我沒有回答他,他氣極了,就拿一隻硬底拖鞋猛抽打我的左右臉,然後他走出辦公室又回來坐下,先叫了我的名字,然後說:「你就那點本事。」如果當時有旁觀者,一定會覺的他說這話莫名其妙。想一想看,我是被打的一方,並未還手,也沒有提到我有甚麼本事,他說我就這點本事,我明白他的言外之意。接著他指著他喝水的杯子問我杯子裏的水為甚麼會冒泡。稍微思考就會知道,只有臉被別人打的眼冒金星的情況下,看裝在杯子裏的水才會冒泡,而從常人空間看,我是被打的人,可我看東西並不模糊呀。

過了一天,他帶了另一個吳姓警察,來到我住的房間。房間裏有他們的一張辦公桌和椅子。吳坐在椅子上,叫我過去,我過去之後,吳就用書抽打我的臉,我叫他不要打,並說:「你想做甚麼我都知道。」他說:「那你說說看,說準了我就不動你了。」

師父在後期的經文中講過:「在各種迫害中,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惡人,包括用拳腳打學員者。正念強會使其拳腳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惡警、壞人互相行惡,也可以使痛傷全部轉到行兇的惡人、惡警那去,但前提是,你們在正念強、沒有怕心,沒有人的執著、顧慮心與仇恨心的狀態下有效。」(《正念制止行惡》)這種事情在中八勞教所我就領悟到了。當時我在盤著腿閉著眼睛吃饅頭,勞教所是不允許我們盤腿的(雖然這樣,在乙勞教所有一個多月,我每天都在煉功),值班的就來給我一陣猛踢猛打,打累了他從我側面繞過去準備坐床上休息,一邊走一邊看他的拳頭,表情怪怪的,有莫名其妙的神態,走到床邊欲坐未坐,又起身繞回原先踢打的位置從新踢打,從新踢打我就知道他在做試驗了,我沒有給他馬上點穿,過了好幾天我才問他:「某某,我曾叫你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你怎麼不聽呢?你當初打我是不是你自己痛?接下來是不是想做試驗?但後來幾天我都有點迷糊,你把我打的鼻青臉腫,上廁所都蹲不下去,你也體會不到,就算有點,也不明顯,是不是這樣?」他不否認,說:「那你讓我生病吧,生病了我就好保外就醫。」

所以這次姓吳的和姓蘭的警察一塊兒來,估計是蘭打我他自己有甚麼反應,他把他的反應講給了吳,吳就是想來找我做試驗的。於是我就含蓄的對吳說:「你想感受一下反饋的力量。」他思考片刻之後說他聽不懂,接著他問我是哪個「饋」。後來他真的沒動我了。

過了一些日子,有一天那個姓吳的警察叫我到辦公室,對我說:「今天不作記錄,不作筆錄,你有甚麼話都可以講。」其實我本來就沒有太多顧慮,敢說敢講的。

他問我煉過其它氣功沒有,我說沒有。他問:「那麼,你那些東西是從哪裏得來的呢?」「那些東西」是指甚麼東西呀?不外乎就是姓蘭的警察他打我他自己痛的這些東西吧。我說「是法輪功」。從此以後,吳對我的態度有改觀,沒有再找茬了。

有一段時間他消失了一個月又回來後,叫我去談話,他說外面發生了甚麼事問我知道不。當然行惡者他出於面子還沒有對我直說:「我打了你,怎麼會我自己痛呢?」他雖然不會對我這麼講,但他會對他認為最可靠的同事講,對他的親人講,因為這是他的切身體會。他講給了誰,誰相信了,自然就解除了原先對法輪功的誤會,就會否定政府新聞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

雖然這樣,那些惡人還是有些懷疑,哪怕有些惡人不太相信甚至還想在我身上做試驗,但至少會讓他們覺察到法輪功的超常,他們體會這些之後絕不認為大法弟子就那麼軟弱可欺,任人為所欲為,可以說就算惡人不很相信那種超常,至少能讓他們的惡行收斂,迫害減輕。所以我認為正念特別重要,不管在家裏還是在危難中,在危難中更加重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