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用神通取回被警匪掠去的金鏈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九年,我到京上訪時,帶著自己所有的金銀飾品,聽說很多上訪住在京郊的同修有的吃飯都困難,我想需要時就將這些賣了換錢。可是到京的第二天,就在廣場上被惡人綁架。返回當地後,身上的幾百元錢和這些首飾都被警匪掠走,隨後我被非法關押了三年。出來後,因在迫害中曾斷過腿,幾乎沒幹甚麼工作,後又建起了家庭資料點,想換一台設備,但資金沒有著落,這時我想起了被警匪掠去的首飾來。

在此之前,我認為警匪掠走的是我手裏的幾塊泥巴,心裏還憐憫他。因我記的那個警匪的名字,還給他寄過真相資料,但一想到他衝我那副嬉皮笑臉的樣,和跟我要返回時包括警匪在內的機票錢,我沒去找他,我想到了運用神通搬運功。

我想到了師父在這方面的一些講法,如:「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經充份發揮著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甚麼是功能》)。於是我打坐,發出了正念,動念運用神通搬運功,將被警匪掠去的首飾取回。我動念時,內心很自信,相信師父法中講的,自己已具有搬運功能,而且這個功能對我來說還是個小能小術,我甚至想,即使我的功能如果被甚麼因素障礙了,我的護法神也應幫我取回來,這對護法神來講,真是小事一樁,還覺的這種小事不應有勞師父的法身,當時的心態大致就是這樣的。

我大約發過兩次,第一次發完後,我還試著伸出一隻手,手心朝上,好像希望東西出現在手心,但空空如也。我笑了,並沒有懷疑自己的能力不行,而是想到不在手心出現的原因是因為我的歡喜心,我到時會怎樣的開心,甚至會得意洋洋的。所以後來我想的是,如果取回來,放在一個我不經意發現的地方,我發現時,也不會起歡喜心,覺的很平常的感覺:哦,回來了,在這呢。後來設備的事也解決了,這件事也過去挺長時間了,好像有幾個月了吧。

最近,家人收拾抽屜,將一些東西放到我面前,我拿起了一個首飾盒不經意的打開……我看到了我的那條被警匪掠去的金項鏈,隨後又看到了銀元、銀釧。而我動搬運的正念時,取回時沒想賣,想留作紀念的幾件(如祖母給的),卻沒見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