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欺人怕神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七日】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邪惡舊勢力利用壞人手中的權力,使用集人類歷史中最下流和邪惡的行為,動用古今中外一切最惡毒的方式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進行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最邪惡、最殘酷的破壞和迫害

我經常問自己,這麼多同修蒙受奇冤,遭受痛苦,難道都是他們的劫數,或者是他們必走的路?又有不少同修平安闖出魔窟,難道是他幸運,不應遭此一難?想了很多很多,理不出頭緒來。後來,我不想那些了。靜下心來,老老實實的把師父每次講的法和新經文,通讀了三遍。我又冷靜回顧思考同修們從邪惡的巨災巨難中走過來的艱險歷程,把那些《明慧週刊》全找出來,細心閱看,同修寫的那些和邪惡較量,正念闖出黑窩的心得體會文章,我的頭腦逐漸清醒,法理漸漸明晰,也逐漸明白了許多,看清楚了許多。

現在我才明白,不管邪惡,黑手,爛鬼怎麼凶殘,它也只能對人行惡,卻不敢對神動絲毫惡念。因為神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與法同在,誰要動他就是對大法犯罪,法會將它打入無生之門,任何生命是不敢動神的。過去我在讀《轉法輪》第六講中第二節裏,看到觀音菩薩、老子、阿彌陀佛檢驗武漢同修這一段時,我心裏就很不平衡。我們學的是師父的大法,走的是師父安排的路,關這些佛道神啥事?做的好與不好有師父管,憑啥你去檢驗他?現在我悟到一層理。正是武漢這位同修心存神念,保持神的狀態,不被人的情、色所動,因而考驗對他不起作用,他們不得不承認說這孺子可教也。如果當時他處於常人狀態,其後果就難設想了。怪不得這千千萬萬的同修,在邪惡不斷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九年多來的腥風惡浪中,風雨飄搖,浪裏沉浮,心裏悠然,坦蕩超脫,把師父要求要做的事做的得心應手,使邪惡膽寒,讓壞人心驚,就是他們心存神念,始終保持神的狀態的緣故。

我們有位老年同修,今天趕這個集,明天去逛那個場,逢場必去,見人便講真相,勸三退。勸退了很多人,三個邪黨支部集體退黨,驚動了地區政法委的頭兒,他們決定要送他到省裏的「轉化班」, 派人去綁架他。這位同修不閃不躲,堂堂正正做他該做的事。鄉、村頭兒們暗示他小心點,他氣宇軒昂,理直氣壯的告訴他們,我是好人,按天理辦事,誰敢來動我,天理不容,我在家等著他們來呢。結果,那幾個來綁架他的人,到鄉政府一問,才知這人了不得,十里鄉親都非常擁戴他,惹不得,轉了一圈回去了,此事不了了之。

還有一位同修,她丈夫被綁架到勞教所,被勞教一年半,她認定自己走的是師父安排的修煉路,是宇宙特性「真善忍」標準指導修煉的大法弟子,是頂天立地的神,哪能讓常人迫害呢?不行,她隻身一人跑到監獄裏去要人。理正詞嚴,句句在理。把那裏的邪警嚇壞了,慌忙通知當地公安去弄人。公安頭兒認為竟有如此膽大妄為之人,掃他們的臉,惱羞成怒,硬要給她三年勞教。這位同修在監獄裏,無所畏懼,照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她和那裏的其他同修一起把毛衣拆散,用這毛線在被面上繡了「法輪大法好」五個字的一面橫幅,掛在監獄裏,弄的邪警不知所措,亂作一團,管教把她五花大綁懸空吊起來。吊了一些時間後,邪警一看嚇呆了,她不但沒有痛苦的感覺,照樣睡覺打呼嚕。邪警一想,這人不跟濟公和尚一樣嗎?如此神通,要把她惹惱了,給你來兩下子神通還了得,急忙把她放下來鬆綁,卻已不省人事。送進醫垸,醫生一看說,頂多還能活四、五天,忙把她送回家,三年勞教十個月出來了。

心存神念,保持神態,不是想出來的。也不是喊出來的,更不是裝出來的,而是修出來的。怎麼修?師父在《洪吟》〈廣度眾生〉一文中講「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法理告訴我們:修去人心,放棄人的理,不斷同化大法,便可成為神。作為師父的弟子,只要你在任何複雜的環境下,始終做到自己是個真正的修煉人,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不斷用大法來造就你這個生命,你就會真的神起來,邪惡就不敢加害於你。有位同修被公安非法勞教一年半,送到重慶女子勞教所。這個勞教所十分邪惡,迫害手段極為殘忍,很多同修在這裏被邪警強行轉化。她到這裏心如止水,沒感覺到有甚麼特殊,只是改變了修煉環境,多了些皮肉之苦,卻去掉了好多人心。邪警體罰她,她不理睬,辦轉化班,不參加,包夾給她放轉化錄像,她扯掉電源線。凡是那裏要做的她一概否定,只要一走出她住的房門時就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弄得監管牢頭,不敢放她出門。那裏的邪惡都怕她,最後乖乖的放了她,甚麼簽字劃押呀一字都不敢提。

類似這種事例很多,不管是甚麼因素促成她遭此魔難或是出於甚麼原因走到那一步,但只要她了卻人心,心在神念,保持神態,邪惡就不敢動你,因為它能迫害的只是人不是神。其實這就是師父的法的威力的展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