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切磋「生死關」時天目所見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的一個週末,同修約我去看市遠郊的甲同修。甲同修是老學員,九九年去北京上訪,曾遭非法判刑,從黑窩出來後一直堅持做三件事,是她們那一片的協調人。我們好久沒見面了,可沒想到的是,此時她正處在生死關頭。她極為勉強的坐在椅子上,知道我們進來,但不能回頭打招呼,還發出「哎喲、哎喲」的呻吟聲。我走近笑著問:「這麼難受呀?」她就開始訴說自己有漏,不知在哪裏,沒悟到,她說要否認舊勢力的安排,又一邊說頭痛啊,腰痛啊,腿痛啊。她臉蠟黃的,機械的說著話,整個人虛脫,像隨時都會倒下似的。她每說一個症狀,我就在心裏說「假相」,並發出強大一念:她不能倒下,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

在談話間得知她這幾天已經「死」過兩次了。前幾天她突然一下子倒在地上,人事不知,口吐白沫,牙咬舌頭,全身冰涼,她丈夫叫回兒子,把她抬上床,喊來同修,她兒子在床前讀《轉法輪》,同修湊近她叫她喊「師父」,把師父的法像放到她面前,結果她迷迷糊糊的說:「一片空白」(以前甲同修很能背法)。她老伴(未修煉法輪功)說:你四個字都說了,只要你說兩個字喊「師父」,快說!她嘰裏咕嚕說不清,最後終於說出「師父」兩個字,就醒了過來,四天後能下地走路了。這時,有市裏同修來講真相,到她家來,在交流中她以為同修說她「壽命到終,趕快上醫院」,她動了心,非常反感,同修一走她又倒地了。據當地同修講:她前一陣放不下對兒子的情,母子倆經常有些矛盾,甚至情緒激動自己還意識不到,她人的觀念還很重,有些不好的物質沒有去。

這時,到了十一點整點,我們集體發正念。我眼前出現甲同修的背影,一把彎彎的刀從頭到胯的對著她;旁邊有座灰灰暗暗的牌坊,像鬼門關(我腦袋裏一個意念「舊勢力的窩巢」),門前站著一個爛鬼,手舉一把大刀,兩眼兇光,滿臉鬍子和揪著髮髻的頭髮像動物的鬃毛,刺刺的豎著。此時,剛才甲同修說這痛那痛、埋怨這個埋怨那個、放不下的情等等,這些話都變成了虛線狀的物質,一束束、一把把的,往爛鬼的眼、耳、鼻、口裏輸送(連爛鬼的喉嚨都開了個大口),那爛鬼因此不斷被加強、膨脹。正念解體它!當我們發正念時,隨著強大的念力「滅」時,充實爛鬼的物質「嗖」的一下從它頭頂被抽出,它臉上的鬍鬚一根根往下掉,緊接著一股強大的能量將它擊的粉碎,徹底解體!真的就是人神一念啊!如果總是停留在嘴裏說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卻一邊在用人的觀念用人病症的名詞去被動的承受,承認這一切安排,就會加強黑手爛鬼,舊勢力就會把你往死裏(舊勢力的黑窩)硬拽。

我們坐下來切磋,向內找。我遇到這事情也不是偶然的,反思自己,我有惰性,求安逸心,有許多觀念干擾我對陌生人面對面勸退,我還要多學法跟上正法進程,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當地同修也悟到他們對甲同修的依賴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甲同修說自己這段時間完全不在修煉狀態中,人的觀念暴露出來,卻沒有悟到應該立即否定它、解體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遭遇「生死關」。

這時,我眼前顯現出一把尺子,也像是一桿秤,當我們向內找、在法中不斷的悟道時,秤上的亮標會不斷的滑動,速度時而慢時而快,我們修煉的心性、境界不打折扣的都標示出來了。

切磋從上午十一點到下午三點。在切磋中,甲同修就可以下地了,並且能雙盤打坐。她家人臉上露出了信服的微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