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去執著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一日】近來生活中遇到許多瑣事,以法為師,向內找,去掉了許多執著,頓感神清氣爽、天清體透,再看周圍的人和事,都變得不那麼彆扭了。放下了許多觀念,心胸變得開闊了,心的容量大了,看周圍的人也順眼了,寫出來與同修切磋,共同提高。

1、寬容

我一見「自私」、「懶惰」的人,就反感、甚至生氣。恰巧,在我的家庭中,我的妻子在我看來就是以上兩種特點比較明顯的人,每當遇到她做事,「自私」的表現或「好吃懶做」的樣子,內心就有一種反感,雖然遇事也能做到「忍」,也主動多承擔著家務活,也為她多付出著,但是長期以來這種「反感」一直隱藏著,內心沒有真正的愛上她。

終於有一天,我默默的背著師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一下子若有所悟:這種「反感」是不對的,我們就在常人中修煉,反感這,反感那,都是要放下的執著,是慈悲心不夠的表現。當然,那些迫害大法的共產邪靈及黑手爛鬼不在此範圍,就是對黑手爛鬼,發正念清除時也是「除惡只當把塵拂」(《志不退(宋詞)》),也不用發「狠」,更談不上「反感」,因為它們不配。

在世間,常人不「自私」能叫常人嗎?關鍵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怎麼去對待常人的私,是反感、厭惡,還是寬容與包容。再說高點,就是不同層次的神,也存在不同成度的他們意識不到的「私」,師父講過:「在更高層次的天體往下看下面不同層次上的神在他們眼中其實也像神看人一樣。」(《美國首都講法》)那麼,更高層次的神看下面的神,是反感、厭惡嗎?我想還是慈悲。難怪,有時我妻子會對我說:「你內心深處沒有我,我感到孤獨。」現在,我就覺得我能愛我的妻子了,她也不容易,不是喜歡上了她的「私」,而是寬容與包容了她的「私」,她也是為法而來的一個生命,是看到了一個生命的全過程,是從內心深處理解、慈悲一個生命。我知道這種「愛」不是常人所說的「喜歡」,而是慈悲。

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理是層層昇華的,師父講的「無私無我」法的內涵博大精深。有一個階段我覺得「私」是宇宙中最不好的東西,所以就反感、厭惡「私」,修煉中不斷的去各種「私」,再往上修。我發現我又能理解、原諒、包容人的「私」,不是「私」本身變好了,而是我的心變得更大了,能為別的生命著想了,儘管這個生命還有「私」。當我再背:「無善無惡出了極」(《洪吟二》〈無〉)就別有一番感受。

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當有學員問:「請談談有些弟子的惰性、嚮往美好的生活。」師父講到:「求安逸,求安逸那就求安逸吧,作為一個常人求安逸,師父甚麼話都不說,因為常人想求安逸也不能說人錯,因為人他就是在這樣的追求中生活,目前人類的社會就是這樣的。現在常人的事師父不想說甚麼。但是作為修煉的人,你們就不能這樣認識問題。」從中我悟到:偉大的師尊無比洪大的慈悲,理解、包容每一層次的生命,師父耗盡了一切,為了宇宙中每一層生命,正法中就看生命對正法的態度,只要同化大法都可進入未來。

舊勢力是從來不把人當回事的,說毀掉,就毀掉。舊宇宙中,甚麼地方不行了,就炸掉再造。新宇宙的法是圓容的,甚麼地方不行了,就從新圓容成新的;舊宇宙中的高層生命是不把低層生命當回事的,舊宇宙的生命沒有這個慈悲和胸懷,也缺乏這個智慧,因為它們是為私的。

2、去怕麻煩的心

過年了,被勸退的親戚再來家做客,就心想:還來做甚麼?真麻煩。同修提醒我:「你還可以進一步勸善、引導得法呀!」向內找,就知道,「怕麻煩」就是一個執著心,修煉的人怎麼會怕麻煩,沒有這些麻煩怎麼提高心性與層次?況且,常人是看我們修煉人的行為的,我們按照修煉人的心性標準做的好,常人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可能會因此而得法,我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在證實法,沒有為別人著想。師父講:「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有時到做飯時間了,心想:隨便做點啥,湊合一下,越省時越簡單越好,節省點時間學法,湊合的次數多了,家中常人就有意見了,修煉的人對許多食物都不執著了,隨便吃點啥可以,常人不這樣認為。常人中甚麼事做過頭就不對了,為了節省時間,家務活都不做,豈不更好?不能走極端。常人中的事也不能隨便敷衍的,這裏體現著能不能為別人著想。

3、去分別心

親戚們到家了,心想:你這邊的親戚來了,你就主動點、熱情點、勤快點。這時的想法已經陷在人中了,是人心。親戚們來了,有甚麼你的親戚我的親戚的,生生世世誰是誰的親戚還說不定呢?在神的眼裏都是眾生。向內找發現:有分別心,就有私心,有私心就有你的我的心,把「分別心」、「私心」、「有我心」全部去掉,一下去不乾淨,時時用法衡量、事事用法衡量,發現一次去一次。

同時,想讓別人勤快點,就是想讓自己輕鬆點,這裏有一個「怕勞累」的求安逸心,修煉的人怕勞累就是執著,沒有真正做到「吃苦當成樂」(《洪吟》〈苦其心志〉)。對照師父講的法,不僅嚇一跳,到現在還有這種想法,自己還不以為然,今後一定要多學法,嚴格「以法為師」。

4、一顆為別人的心

因自己的辛勤勞作,常人得了便宜,高興的眉飛色舞、說東說西,一反常態、表現出很伶俐的樣子,自己心裏非常難受。為甚麼難受?這是甚麼心?向內找發現:還是沒有把「吃苦當成樂」,自己被動的多付出著,心裏還不太願意,難道用修煉人的標準去衡量常人嗎?不能吧!因自己的辛勤努力、使別人高興了、快樂了,應該替別人高興才是,就是要修出一顆為別人的心。「無私無我」了,就能為別人。

5、去掉求安逸心

有時思想裏常冒出一個念頭:找一個幽靜的地方靜靜的呆幾天,喜歡一個人獨處。這是顆甚麼心?大法弟子都在救人,盡可能的利用著分分秒秒,利用著一切有利的條件在救人。這個念頭卻想靜靜的呆幾天,享受一份寧靜與安詳,這不是求安逸心嗎?別小看了這一個小小的念頭,如果認可與隨同了它,就可能使「三件事」鬆懈,危害是巨大的,更不用說放大了它。

想找個幽靜的地方,是覺得常人社會太陰險、狡詐、骯髒,簡直呆不了,想逃避現實,都是不對的。大法修煉就是不脫離世俗的修煉,常人社會是修煉的好場所,「中國這地方出大根器的人,出大德之士。」「別說它是甚麼意思了,大家想想,只有最複雜的人群,最複雜的環境才能修出高功來,是這個意思。」(《轉法輪》

6、去掉易怒的心

本來安排好要幹的事,被別的事干擾了,沒幹成,特別是為證實法的事被干擾了,氣就不打一處來,這時心性就不能守住,總想找個茬發火。向內找我認為:這個事要從兩方面看,一方面,證實法的事被干擾了,那就發正念清除,徹底否定,也不用發「火」、發「狠」,正念清除就是了。另一方面,應該靜下心來向內找,這個「易怒的心」恰恰是我應該去掉的執著。

師父講:「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認識〉)

繼續向內找,深挖根發現:為甚麼有這個「易怒的心」,是我做事缺乏韌性、缺乏「堅持不懈的精神」、缺乏滴水穿石的精神,做事想立竿見影、一蹴而就,達不到預想的目標,心裏就不高興。

修煉就是修我們這顆心,在這顆心上下功夫,修煉人在任何環境,一舉一動,一思一念,一個眼神,都要用法衡量;修煉中沒有小事,我們修煉的路是為後人留下的參照,看似非常小的事,可能演化到對應天體都是大事。我明顯的體悟到:正法修煉的步伐加快了,法對我們的要求和標準更高了。我們的正念足了,三件事就會做得更好。

以上個人所悟,如有不對,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