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向內找,才能走正自己的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前幾天,偶遇一同修,他談到應多在樓道裏寫「天滅中共,退黨保命」的真相短語。因該同修九年來很少發真相資料,一直用筆在樓道裏寫,也許是他妻子看的厲害,不敢把書面的真相或光盤帶回家(據說大法書都得藏起來),所以他才一直在用筆寫。

對於同修的做法,我說:「手寫是可以的,但字寫的不好的同修別用手寫,而且字跡一定要工整,防止世人反感。」他說:「字寫的不好,可以練;另外,字寫的不好也沒關係,才開始看可能不舒服,越看越舒服。寫的不好看,也比牆上沒有真相好。」我說:「字寫的不好,最好是發真相,或貼真相。」他說:「你們貼的真相,過不了幾天就被撕了,而寫字保留時間就長」。我還談到應寫成「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命」,他說寫的字多時間長,不安全……。最後誰也沒說服誰。

回家路上我在想,我對他說的幾乎都是明慧文章的內容,他為甚麼不接受?想來想去發現,我不贊同字寫的不好的同修手寫真相短語,有為自己的執著辯解的成份,因我字寫的就一般,同時我又是所謂的「重點」,擔心邪惡認出自己的字體,因此自己從未手寫過真相短語。今年春天同修給我的三支筆一直沒有用,甚至想再送回去。我不贊同實際是「順理成章」的不讓自己寫,是為自己的怕心找藉口。同修談的用筆寫沒有錯,確實保留的時間長(不是粉筆,比粉筆粗,字擦不掉)。

其實,我字寫的是一般,但用心寫還可以。另外,我對這位同修一直是高高在上,沒有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中,瞧不起他,也為他著急。與其說交流還不如說是「指導」更恰當;加之說話中的語氣、善心不夠,道理講的也是「咄咄逼人」,是人在講理,而不是大法弟子在談法理,所以同修反駁。以上的狀態反映出自己修的非常差,仍殘留著類似於舊勢力的因素。師父講:「在幫我的同時它們都隱藏了保護它們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誰都不想動自己,甚至於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執著不放的東西。」(《北美巡迴講法》)

後來,我在沒有資料時也用手寫,盡可能寫的工整、美觀,發現字寫的越來越好。在出差時我到過的幾個大城市,發現樓道裏沒有大法真相,很可惜!我於是就寫了起來……

謝謝師尊的安排,謝謝同修的反駁,從而發現了自己的執著,修去它,從而走正自己的路。

同時我還悟到,無論新、舊宇宙的理都定下:全民反迫害、迫害最終在可恥中收場。那麼,大法弟子為甚麼不唱主角,為甚麼不讓真相在所有的領域展現,為甚麼不利用各種形式講真相,更多的救人、搶人呢?也別認為有些樓道牆壁上一份小廣告也沒有,很整潔,就不寫了,擔心世人反感。「萬古事 為法來」(《洪吟二》),你真心為了救全樓裏的人,你真的用心去做、去寫,世人會感受到的,會接受的。當然,方法上還可以多想一些,儘量做的圓容。

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