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執著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在九四年秋天得法以前,我在常人中努力追求,但過的不盡人意。結婚後妻子因不滿現狀而去了國外,我則迷上了氣功,希望練出高功夫在常人中出名。得法後,帶著強烈的執著想在大法中得個法輪,煉成來無影去無蹤的高級氣功師,知道最終還能修成佛,心中的興奮不可言喻。這一執著,我在以後找根本的執著中一直沒有發覺,只是感到有點不對勁。直到這次寫心得體會才有所悟,我是人也要佛也要,執著於名利情還想修成佛。

得法後我在工作中勤勤懇懇,不計得失,不計報酬。我業務上基礎紮實,工作出色,領導升我做部門經理。一次在晨會上生產副總對我部門大聲指責,推卸責任。如不反擊,整個部門將遭殃,不是本部門的工作也將永久的推到本部門頭上。當時我就想我就按照師父說的「忍」忍一忍看看到底會怎麼樣。結果第二天一早那位副總對我點頭一笑,難就過去了。魔難中使我更堅定了對師父和大法信仰。不管假相怎麼迷惑人,矛盾衝突來了就要做到忍。我妻子出國幾年後回來要和我離婚,我想修了大法了不應該發生離婚的事吧,所以先規勸,如果她一定要離我想實在留不住心那就離吧,怕離婚的執著必須要去,財產問題我想她要甚麼我就給她吧。後來幾經波折,沒離婚,但我在心上提高上來了。有一次我父母名下的一套三房一廳的房子讓給我買下來,只要二萬多,就像是白送一樣。我想我是修煉人有一間二十多平方米的房子住就可以了,讓給我妹妹買吧,後來我父母自己買了下來。這樣我又過了得失一大關,我自己都很感動,如果我不修法輪大法,我怎麼會做的這麼好啊!

在修煉剛剛開始的新鮮感過去後,我發現自己存著突破不了的障礙:一是、每天集體讀法時二十多分鐘就開始犯睏,學了法沒得法;二是、早上睡懶覺沒參加晨煉;三是、晚上睡覺都是陰暗的夢,幾乎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怎樣努力都突破不了,自己覺的這樣下去修不成,也不知問題出在哪裏心中著急。師父發表了經文《溶於法中》,師父在經文中說:「古人有句話叫:朝聞道,夕可死。當今人類能真正知其涵義的已無人可數,你們知道嗎?一個人的思想裏已經裝進了法,那麼裝進了法的那一部份不就是同化於法了嗎?聞道者死後那一部份將去哪裏呢?我要叫你們多學法,多去執著心,放下人的各種觀念,是要叫你們帶走的不只是一部份,而是圓滿。」

終於我知道了怎樣修煉、怎樣同化大法,就是在思想裏裝滿大法,同化於法。從此以後我抓緊分分秒秒背《論語》,心中只有大法,好像整個人是完全全自動的學法。以前是很用力的要求自己、一不小心就大大的放鬆自己,這時是睡覺也在自動背法,早上三點三十起床晨煉也沒有起不來的,讀大法也不瞌睡了,再也沒有亂七八糟的夢了。就這樣二個月後的一天,我在衛生間鏡子前突然自己感覺甚麼都變了,以前的自己遠離而去,自己感覺不是自己了,心中一驚一怕,想自己大概修煉的太快了吧,放慢一下步伐吧。

那是九八年十月初,這一放就是十年,以後多次努力就是回不到當初的那種精進的狀態。直到看了《向內找,勇猛精進》小冊子才知道自己當時的一念定下了自己以後十年的不精進狀態,造成了如此嚴重的後果,找不到這一念就很難去除它。現在我堅定的否定它,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集團誣蔑大法,謠言鋪天蓋地,但我堅信大法的法理能解答一切疑問,我對比過各種修煉方法,大法使人身體淨化、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不容置疑,所以我信師信法去市府上訪,駁斥謠言,公開學法,公開煉功,警察在旁偷拍照片也不怕,去全國人大上訪,去天安門廣場煉功拍照。但由於自己在九九年以前學法修煉不精進,被舊勢力多次迫害、綁架、非法勞教、非法判刑,我也反覆找自己的原因,比如怕心、歡喜心、顯示心、講真相心中不純,但是總感到沒悟在點子上。通過這次寫心得體會,全面的從開始修大法到今天不漏的總結自己在大法修煉中的得失。此時此刻我才悟到學法長期犯睏、晨煉睡懶覺、色慾之心不去,任何一樁都會招致舊勢力的迫害。舊勢力看不上你,認為你不配做大法弟子。我清晰的悟到這三大問題是我沒過去的大關。

仔細回想識別自己的人心,發現自己剛得法時學法有一種興奮感、新鮮感,因為高興啊,一段時間後這種感覺沒有了。我以前在空閒時喜歡看常人的世界名著,感覺很興奮,現在回頭一看裏面充塞著色情、你爭我鬥、爾虞我詐,可我當初卻把這些作為至高享受,空閒時不看就提不起精神來感覺非常沒勁,這個強大的執著都形成了自然了。得法後初期興奮新鮮感一過去,學法時又錯誤的認為這段法那段法和我無關,這時再學法就自然處於常人不精神的狀態而自己又沒察覺,而且非常隱蔽,比如一想到下午沒其它事可以專門學法了,這時懶洋洋沒勁的感覺瀰漫全身,再下去的努力加油也沒有作用,因為給隱藏很深的潛在一念,沒有「興奮感新鮮感」定住了,不識別它、針對它、否定它,就是在它裏面跳不出去。寫到這裏我真是無限感激師父安排的學法交流會,使弟子終於揪出了這一擋在修煉路上的大山。

我長期以來養成了晚睡晚起的生活習慣,每天早上起床總感覺十分難過,暈頭暈腦的狀態不好。就是強行起床也是感到瞌睡連連,強行著晨煉,沒有從法理上認識晨煉的重要性,只是從表面上的要求自己早起煉功這只是強為而已,所以一直突破不了它。另一方面自己還為睡懶覺怕吃苦找藉口,大法修煉煉功不講吃苦,講修心性。因為大法的功是自動煉的。以前經常有弟子問師父大法修煉只修心不煉功會怎麼樣?師父在《轉法輪》中就說:「有的人腿稍微一疼,蹦下來了,活動活動再盤,根本不起作用。」「我們這一法門主要還不是這樣走,但也有一部份在這方面起作用。」「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有些人盤腿怕疼,拿下來了,不想堅持。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一盤腿疼了,趕快活動活動完了再盤,我們看這就不起作用。因為在他腿疼的時候,我們看到黑色物質在往他腿上攻。黑色物質就是業力,吃苦就能消業,從而轉化成德。」現在我知道了,煉功有轉化業力,修煉心性的因素。現在我知道了不能喜歡睡懶覺,心中歡喜它當然否定不了它;也不能怕早起全身肌肉和關節酸痛,修煉就是要吃苦消業。也不能任自己晨煉時瞌睡連連,這不是修煉人正念正行的狀態,必須先去掉。對照師父的法理,我以前一直沒有做好,現在開始要立刻做好。

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的個人修煉階段,自己在大法中學會了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外面的壓力很大,要證實法、反迫害、講真相、救眾生,不知不覺就老是向外看,看那邪黨怎麼怎麼邪惡,怎樣講真相才更有效,眾生的心結在哪裏。只是看著外面、對方怎麼怎麼,向內找也是就事論事的找一找如怕心、歡喜心、顯示心等等,往往沒有針對當時自己突出的問題深挖自己不願去的或隱藏很久的執著心,將邪惡對自己的干擾和迫害看作是主要因素,自己有漏是次要因素。

「弟子:是不是弟子現在所有的魔難都是舊勢力對正法來的?」「師:不是,你們的魔難都是你們自己修煉中的事,舊勢力的干擾也是針對你們個別人修煉來的。我是說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干擾我不承認,因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誰也不配管,更不能使它們利用、強加大法弟子以達到它們的目地從而毀壞我弟子的陰謀得逞。它們干擾的了是因為它們抓到了你們的執著、不足,加上歷史上留下的業力,這場迫害也都出自於這些因素。」(《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在這段講法中,我悟到因為自己有業力的存在,在修煉中有執著和不足才引起舊勢力干擾和迫害,自己有漏是主要因素,舊勢力干擾和迫害是外部因素。比如學法瞌睡,早上睡懶覺,色慾之心不去,不敬師,不珍惜法,那舊勢力就趁機安排把你關起來,天天早起晚睡,長期面壁罰坐不准瞌睡,不讓學法,指使惡人在你面前罵師父,看你在惡劣環境下怎麼辦。當然舊勢力安排是在利用、是在破壞,它們不配考驗大法弟子,也不懂大法修煉,它們那些安排對大法弟子的修煉沒起到任何正面作用,只起到了反面作用。一些學員出來沒幾天,又睡懶覺了,又起甚麼甚麼執著心了。我把自己修好了舊勢力自然沒有辦法了,邪惡也不敢亂來。

師父還說:「不管是舊勢力的安排還是業力,我們首先想自己,我連你們發正念的時候都叫你們首先清理自己。先看自己,自己有問題了,那就處理好。那時候舊勢力它也沒辦法,它抓不到你的把柄自然也就退了。」(《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從師父的這段講法中我悟到,碰到魔難和干擾要先看自己,先著手解決自己的問題。就是在在反迫害、講真相、救眾生中碰到問題也要首先向內找,自己的問題才是首先要著手解決的。而不能老是看那邪黨怎麼怎麼邪惡,舊勢力怎麼壞。這是我這次寫心得體會的再一個重要收穫。

自己有時講真相很有效,有時一連幾天都沒有效。自己知道在修煉精進時很有效,不精進時就沒有效。有一段時間自己處在邪惡窩內,整天想著怎樣講真相。結果是每次短短的二到五分鐘,五、六句話就講完並三退。三個人中三退的就有一人。但是現在講真相就顯的很難,有些人不感興趣,有些人害怕,有些人不認同,有的就是不退。現在靜下心細細回想當時被惡警綁架時的狀態,自己當時沒有甚麼多餘的想法,就一心講真相促三退,沒有執著心。而現在講真相時往往帶各種得失心,別人願不願聽啊,會不會反感啊,會不會害怕啊,自己的心會不會被冷落啊,自己會不會沒有面子啊,會不會老是沒有效果啊等等,各種追求成功的喜悅,逃避失敗的痛苦,用常人的苦樂觀左右著自己。帶著這樣的心當然講不好真相也度不了眾生。師父說:「因為大法的事就應該是最神聖的,所以越不帶自己的觀念、不帶有自己的因素,做起來就越好、越容易成功。」(《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師父還說:「有很多事情大家不帶著常人的想法去做也就沒有個人的執著。除了要對法負責之外,你們沒有任何人的執著,沒有自己的東西、自己的個人因素在裏面,這件事一定會做好。一摻了個人因素,那麼這件事情就會做不好。

大家一定要注意一個問題:你們在證實法,不是在證實自己。大法弟子的責任是證實法。證實法也是修煉,修煉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對自我的執著,不能夠反而助長這種有意無意在證實自己的問題。在證實法與修煉中也是去掉自我的過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證實你自己,因為常人的東西最後你們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執著才能夠走出常人。」

從師父這段講法中我才悟到以前講真相順利的時候因為心思都用到了講真相救度眾生上了,所以自然就自己的東西自己因素很少,所以成功概率很大。從現在開始我要把心用在證實法、救眾生上,放下自我,更有效的做好三件事。

以上是自己修煉的一些心得體會,在寫的過程中魔難很大,有四、五次寫了近四個小時,但都沒有保存下來,現在終於完成了初稿。我想通過這次回顧自己修煉過程寫心得體會能大大的促進自己,使自己勇猛精進,在做好三件事上大步的趕上同修們和趕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不負師父的慈悲救度,功成圓滿隨師還。層次所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