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最近有這麼一個小插曲。我和一個男同修最近經常到一個邊遠的山區去做證實法的事情,該同修是開著天目修的。因為我們每次去那裏都幾乎是去兩個不同的地區,但由於時間緊,我們總是把行程安排的很密,所以一天下來就要開大概十個小時的車,而通常就我一個人開車,他還不太會開。

有一次,在回來的路上,我無意中就生了一念:真搞不懂是不是我哪輩子欠他的,他一個大男人不會開車,就我一個女人開幾百公里,真是累死了!當時我只這樣一想,他天目中馬上看到了一個情景:有一輩子,我和他同時出生在上海,當時他是拉車的車夫,而我是一個富貴人家的太太。我坐他的車,拉了很長的路。下車後,我付給他很多錢,他興高采烈的在一張一張的數。聽到這一幕後,我立即明白了,是師尊借他的口告訴了我同修間的這段緣。

從這件小事,我也悟到了一個理,以前總是不明白,不理解師尊曾說的:「精神上造下的罪業可以在修煉的艱苦中償還」(《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容的〉)。以前我怎麼都搞不懂欠人家精神的東西,怎麼欠?怎麼還?經過這件事,我終於懂了:上輩子同修是車夫的時候,表面上看我沒有欠他的,我坐他的車,他拉我,我付給他錢,表面上看很公平。但他拉車的時候,他會很累啊,這個「累」就體現在精神和體力上的,所以這輩子反過來了,我開車他坐車,我也要從精神和體力上去實質性的償還他以前經歷的那種「累」。

想想這人世間有多少事情是我們不可知不可明的,一下子我的心很震動,我感受到了師尊為我們安排修煉道路的艱辛。就這麼一個小小的舉動,看似再平常不過的一件小事,傾注了師尊多少的苦心,牽動著多少大大小小的因素,善解著多少世間的恩怨!師尊的慈悲我們怎麼能懂,傾盡我們所有的感恩和智慧,都不可能想像的到師尊為造就今天的我們,而在歷史上付出過多少,費了多少苦心。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