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申請庇護中修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我來到美國後,在一所大學讀書,聽說美國有庇護的政策,就也在二零零六年提交了申請。但中間出現一些波折。我悟到,申請庇護的過程,也是個修煉過程,同時也是講真相救人的過程。

因為剛開始沒有正確認識,也不清楚庇護到底是甚麼,也沒有請律師,就自己寫了個受中共迫害過程交了。面談的時候,也沒有認真準備,從來就沒有想過會不被批准。談話大概三個小時,自己後來就抱怨時間太長了,不認真回答,想儘快結束,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等了大概一年,還沒有結果。自己也不悟,反而天天察看郵箱,有沒有回信。

我身邊的一個美國同學也替我著急和擔心,就寫信給移民局,後來又帶我去找當地的議員。可案子還是被拒絕了,我面臨身份問題。我現在提出第二次申請,這次可不敢掉以輕心了。

我覺的自己第一次沒有認真準備,而且還有很多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我不認真對待此事,結果,移民局的官員就沒有弄清楚我的情況,所以造成拖延。拖延中,我又起了有求之心,追求得到美國政府的保護,越求結果越差。還有一個很大的執著,就是當初我出國的時候就想,到了國外只要能生活就可以了,只要不在國內受迫害就行了。這一念就是舊勢力迫害的把柄。大法弟子是來證實法的,救度眾生的,來到美國就要在這裏做好,根本就不是來躲避常人的迫害的。其實在迫害中能保護我們的只有師父和大法,而不是常人的政府。如果把師父和大法忘記了,而去追求常人的保護,就錯了,就是在這一點上沒有修上來,舊勢力就會阻攔。

再有,就是怕心,如果不批給我,怎麼辦?其實,我們應該堂堂正正,我就是法輪功的弟子,回國會受到迫害,來申請庇護不理直氣壯嗎?為甚麼害怕呢?還是私心,怕自己受迫害。在同修的交流中我體會到,其實,學員能在國外修煉證實法,也是師父安排的路。如果美國沒有庇護政策,或者根本不接受法輪功的庇護申請,會是甚麼情況?現在門已經開了,師父讓我們自己走過去,過程中救度眾生,自己怎麼就是不悟呢?那種種常人中的顧慮,怕這怕那的心,怎麼配是一個大法弟子的申請呢?怎能達到那麼神聖呢?舊勢力看見了,就會鑽空子不批准,這不都是我自己沒修好造成的嗎?

這次申請,我的美國同學,還有另一位支持大法的美國同學,他們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也關心我的情況,都要去給我當證人。還有一位新得法的學員,也要為我做翻譯。當地學員也都給我寫了證明信。我還找到學校的學生部門,因為我以前在他們主辦的活動裏為法輪功申請了攤位和功法表演,就請他們給開證明。結果他也表示支持我的難民申請,也寫了信。

我悟到,我第一次申請沒被批准是因為我站在為己為私的基點上,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都要把心擺正,在法上,用正念看問題,堂堂正正的做個修煉人。去申請庇護,就是去移民局講真相,我作為法輪大法弟子被中共迫害,過程中就講出了中共迫害的邪惡和大法的美好,不就是對移民官和對在場的常人證人在講真相嗎?他們明白後,對大法弟子的保護,就是他們在選擇未來。如果我們基點真的擺正了,不是為了個人的甚麼身份,而真的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講清真相,結果就會是好的,邪惡也就鑽不了空子。這個過程,就是一個證實法,講真相,給眾生一個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之所以出了各種各樣的麻煩,就是我有各種各樣的常人心不去,帶到移民官那裏去,他會感受到的,邪惡也看得一清二楚。

我們是修煉人,不是常人。如何在申請庇護的過程中,真的處處用修煉人的正念,而不是常人之心,就一定能做好。其實我們做甚麼都是修,都是救人,而不是說,我拿到難民身份,我沒有後顧之憂了,我「好」去救人。我們不應該忘記,不管成也好,沒成也好,申請的過程本身,就是我們的修煉,就是在講真相救人。不僅是移民官一個人,所有支持這件事情的常人,他們能站出來為大法弟子作證,支持大法弟子得到美國的庇護,他們就得救了。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