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的觀念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修煉人在世間浸泡在常人社會大染缸中,時時刻刻都會受到各種常人思想觀念的侵擾。當我們面對各種發生的情況,怎麼擺正自己,怎麼看待問題,就成了煉功人的試金石。有甚麼樣的觀念,就會把人帶到甚麼路上去。

在《論語》開篇師父就教給我們如何修煉的關鍵:「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

我有幸在96年得法。那是在一個同學家裏看到了師父的著作《轉法輪》,立刻被其中的真理深深吸引,從頭到尾一口氣讀完一遍,從此走入大法修煉。後來,陸陸續續認識了一些功友,在那段修煉的日子裏,自己感覺身心改變很大。

99年邪惡迫不及待的開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之後,很多同修都挺身而出講大法真相或向各級政府部門反映我們的真實情況。我也決定到北京上訪,反映大法真相。在當時的嚴峻形勢下,我很容易聯想到讀過的古代修煉人捨身護法的故事。在這種觀念的影響下,當時就認為:被抓被關是修煉路上必經的一關,正好可以磨煉自己。其實,修煉人必須承受迫害是舊宇宙變異了的理,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師父在講法中已明確講過:「我們的大法,我告訴大家,任何人不配去考驗他。」(《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走出來用各種方式證實法是偉大的行為,但絕不等於非要被邪惡所抓走,如果是這樣,為甚麼走出來的學員上訪中還要要求釋放所有無罪被抓、被拘、被勞教、被判刑的學員哪?」(《精進要旨二》〈理性〉)我當時還意識不到這個問題,一直抱著去磨煉自己的想法。也正是由於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符合了舊宇宙的觀念,也就等於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後來才被邪惡關押、勞教一再迫害。

經歷了邪惡的迫害之後,我在一段時間裏靜心學法,同時反思自己走過的路、碰到的事、遇見的人。我發現自己原本有好多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如果用大法來衡量卻不一定符合大法的標準。如果意識不到或者抱有這些觀念不放,就會不斷碰壁,甚至離修煉的路越來越遠。其實,那些舊勢力不也是死守自己的觀念不肯放、才走上了破壞正法的罪惡之路的嗎?

常人的理都是反理,人在世間形成的觀念往往都是錯的。相生相剋的理決定了人有甚麼觀念,就會被相應的因素干擾。改變觀念,實際上就是在修煉過程中用我們領悟到的一層法理清除那些不符合大法的認識。因此當我們遇到問題、碰到矛盾的時候,如果想法和處理方式跟常人完全一樣,那就要引起自己的注意了。要自問一下是不是在某方面混同了常人?只有常常站在法上,用大法的標準來衡量、用正念對待矛盾才不會陷入常人之中。

女兒出生後,父母過來和我們同住。父母都是教師,比較注重小節,妻子很善良但生活中的事相對比較馬虎,於是婆媳之間常常有些矛盾。比如,母親照顧孩子非常細心,事無巨細都幫孩子考慮好了,而妻子卻希望從小培養孩子獨立性,常常對孩子的事干預不多,她們有時就免不了為管孩子的事爭執幾句。看到她們為這些事各執己見時,我就忍不住心煩意亂,甚至看到哪一方的意見不合自己的意也會大發脾氣。自己也知道修煉人要守住心性,下過很多次決心,可是遇到這些事就是控制不住,內心矛盾又痛苦。之後的一天,在工作間隙休息的時候背《論語》。當背到「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這一句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對待家人的矛盾時跟辦公室裏那些不修煉的同事有甚麼兩樣呢?

後來經過學法,我越來越清晰的認識到:自己其實是把家人與外人區別看待了;自己內心總希望維持家裏的和睦氣氛,怕出現問題,因此家人之間一旦出現矛盾就直接干擾到自己的心性,意識不到的話,矛盾就越來越厲害。其實怕家人不和而努力維持一團和氣,怕給鄰里間笑話,這已經是常人的想法了。大法中有「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理,修煉人自身做的好,符合法的標準要求的時候,自己的修煉狀態就會改變環境,糾正一切不正確因素。那是用人的方法刻意維持無法達到的。

家人矛盾就是擾亂我心來的,如果我自己立刻就心煩意亂了,豈不是正中了邪魔的下懷?明白了這個道理,當家人再出現爭執的時候,我首先穩住自己的心,不煩不亂,然後在了解情況之後,替雙方都解說解說,打打圓場,矛盾也就小事化了了。表面看來是就跟通常的處理家庭矛盾一樣,但在這個過程中自己轉變了觀念,心態穩定了,干擾也自然起不了作用了。

以上就自己修煉中碰到的事談談自己一點膚淺的體會,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