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冶金工人家庭奧運期間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我叫劉輔力,今年54週歲,是十八冶金建設公司第一分公司工人。我的前半生是在貧病交加中過的,由於疾病的折磨,又是酒,又是賭,家無寧日,孩子成了最大的犧牲品,在單位在社會自己越想爭鬥,越賭越輸,越鬥越壞。

一九九六年四月,朋友告訴我,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如何如何的好,我欣喜之餘當晚就去特鋼遊藝樓四樓會議室觀察,回來就在書攤上買了一冊《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回家自學。幾天後妻子也與我一道去煉功點學法煉功,經過一段時間煉功、學法,功友之間互相交流切磋,我逐步認識到,修煉法輪功必須重德,修煉心性才能長功和好病。隨著煉功時日的增長,我不斷的看書、聽錄音,身體迅速康復,心性也在不斷的昇華。家庭和睦,能做與人為善的事了。我堅信按照師父的要求一定能逐步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可是由於世間的人渣與敗類的妒忌,江氏集團不斷的造謠造事,誣陷師父,迫害法輪功學員,不顧大法洪傳所帶給社會的人們道德回升、治安形勢的好轉,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惡黨黨魁利用手中權力,發動了國家的所有宣傳機器和輿論工具,妄圖把一億多人的正信壓下去。九年多來,惡黨對法輪功學員及家人、親人、朋友使盡了人類歷史上最骯髒的流氓手段進行迫害。然而不但沒能「消滅」法輪功,反而使大法在世界八十幾個國家洪傳,大陸大法弟子更加堅定,也更加成熟。

我和妻子都上過北京向政府說句心裏話,在那邪惡的地方不但不讓說,還被拘留關押,送洗腦班轉化,回來後被強制失業,之後還要自己書面申請失業證。

九年多來,每逢所謂的敏感日子,惡黨人員都要對我們家進行監視、跟蹤,要求我們保證這、保證那,不准這、不許那,處處限制,我們還是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邪黨流氓集團經常指使基層工作人員到我們家騷擾,用它們條條框框加以限制,特別奧運會期間,更是瘋狂。

今年八月八日社區居委會把我們騙去,要我們怎樣怎樣按他們要求去做;八月二十三日詹家溪派出所惡警又來我們家,要我們簽甚麼字,一會要蓋手印,要我們到派出所去接受調查,不聽就要強制執行;惡警恐嚇我殘疾的兒子如何配合簽字劃押,不然低保別享受了。另外,又把單位相關部門找來,不聽就停發養老金,開除工職等等。惡警接著就抄家,大法書籍,真相資料被收走,妻子被綁架。第二天,我去居委會,告訴他們我妻子被派出所綁架,值班人員打電話詢問,對方說不知道,沒通知(派出所),我責問值班人員:八月八日你們不是說得冠冕堂皇嗎,怎麼轉眼就綁人又搶書。我去了派出所要人,值班人說人被送拘留十天。我問為甚麼?他們說是家屬簽的字。我說一個殘疾人簽字能算嗎?值班人說書也搜到了,那就是證據。我說煉功人沒有書怎麼煉功呢?他們不知羞恥的說,你可以告啊。擺出一副流氓的架式。

自古以來,欠債還錢,欠命還命,邪黨幾十年來造成非正常人命死亡8000多萬人,人不治天治。千萬不要為了眼前的利益而喪失了人的本性。邪黨集團處處哄騙,騙不了就打,世人是被恐怖馴服的羔羊,你是羔羊就是邪惡的獵物。如今大法洪傳,佛恩浩蕩,明白真相就會得福。大法弟子不為名,不為利,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世人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