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大法學員王豔所受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重慶大法學員王豔,女,33歲,1996年10月在重慶西南師範大學上學時有緣喜得法輪大法。1998年大學畢業後,王豔到重慶市渝北區實驗中學成為一名教師。

王豔和善的性情,對同行的尊重,不以自己當時相對高一點的學歷自居,虛心向他們學習教學經驗,對學生盡心盡職的教導,得到老師和學生的認可和接納,大家都很喜歡她這樣誠懇的做事做人。

工作之餘,王豔認真的看書學法,生命過得充實而有意義。但是1999年7月,中共邪黨動用整部國家機器迫害大法學員。經過思考,王豔覺得幾年的修煉,大法真正讓自己發自內心的在做好人,自己身心的變化自己是最清楚的,自己應該堅持修煉,並且應該告訴大家真相。接下來的幾年中因為堅持信仰,堅持真理,王豔身心遭受了邪黨的巨大迫害。

2000年7月邪黨在渝北區非法強制辦洗腦班,王豔因為傳給同修的新經文而被惡人發現,被強行帶到渝北區雙鳳派出所非法迫害兩天,追問經文來源,王豔拒不配合。隨後,他們把王豔轉到洗腦班,覺得她影響他們的邪惡工作,就把她非法拘留15天,強行送到渝北區拘留所。

2000年12月底,王豔和其他的大法學員製作懸掛大法真相條幅,被渝北區法院非法判刑4年。在非法關押在渝北區看守所的一年時間裏,王豔被長期強迫製作頭疼粉袋子。大概在2001年的4月,王豔因堅持煉功,被當時的惡警郭所長用幾十斤重的腳鐐和手銬迫害近一個月,在10月被惡警用騎馬樁(把一條腿銬在兩手之間,行動極為不便)迫害一週,接著被當時的舍房張管教非法用一個很小的手銬銬手一個月。由於行動不便,晚上睡覺手臂很疼,睡一會兒就疼醒了,只能換另一邊側睡,被子滑下去自己又不能拉上來蓋好,就凍到天亮。後來王豔出現重感冒,原本非常健康的身體起不了床,渾身無力,同捨的人為她擔心,但她憑著對法的堅信走了過來。後來一位好心的大姐對女副所長說了王豔的身體狀況不好,才把戴了一個月的手銬解了。王豔認為自己修大法,講清真相根本無罪,提出上訴,邪黨形式上走走樣子,維持原判。

2002年初,王豔等其他大法學員被非法送到重慶永川女子監獄迫害。先在入監隊,24小時被其他犯人包夾監看,不准和任何人說話。王豔因為給一個同修新經文被非法搜查行李,後來被惡警李小娟口頭警告。呆了大概兩三個月後,王豔被送到一監隊,長期被強迫奴役勞動,每天奴役勞動十幾個小時,晚上加班,週末半天的時間洗澡,洗衣服,休息時間很少。

同年五月,邪黨有關工作人員在會上誣蔑大法。為了抵制對大法的誣蔑,她們要求還大法清白,發出她們正義的呼聲,「法輪大法好」。她們被其他犯人強行壓制,有的同修被打罵,有的同修被非法關小間。王豔要求離開邪惡的地方,後來監獄的惡警要她當著全監區的人認錯,她堅持自己沒有做錯,然後被非法記過。惡警強迫她穿囚服,要她在報告中承認自己是罪犯,否則不讓上廁所,不允許家人見她。王豔以絕食來抵制惡警對她的迫害。惡警不但不停止迫害,還讓她除了一般奴役勞動外還讓她做監區樓梯間的衛生,做了幾天後,王豔認為自己沒有犯罪,就不出去,抵制它們的迫害。後來惡警強迫王豔天天站在勞動的車間前台牆壁前,直到晚上其他犯人收工回到監區繼續站到11,12點。王豔的腿站腫了,很多犯人看了都很為她擔心,有的犯人說了兩句同情的話被惡警嚴厲警告。

後來王豔被幾個犯人強行抬到醫院,差一點被強行灌食。期間王豔的父母和親戚還有一個從重慶遠遠來看她的近70歲的同修阿姨來了,惡警們也不讓見。王豔被帶到辦公室洗腦,身心受到嚴重傷害。

王豔小時在農村長大,一家人靠父親微薄的工資生活,父母含辛茹苦的負債把王豔培養到大學畢業,終於有了一份工作。王豔生活很簡單,節省的錢都給家裏。好不容易他們家可以緩一口氣,但王豔因堅持自己的信仰,被中共邪黨如此邪惡迫害,她的家人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和難以言表的痛苦。

2004年9月,王豔被渝北區610、雙鳳派出所惡警和渝北區實驗中學一個副校長從監獄接出回家,並說她已經被開除。從此王豔外出打工,過著漂泊的生活;後又被迫流離失所,失去已有的工作,生活困難,戶口所在地非法不給她辦新的身份證,把她的身份證扣壓,給她的生活帶來很大的不便。

王豔所受到的非法迫害,只是中共邪黨在長達9年的邪惡迫害中的一例,還有很多善良的大法學員被非法關押,遭受嚴重迫害。我們希望世界上更多的善良的人們關注這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伸出你們的正義之手,一起來制止這場邪惡迫害,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帶給所有善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