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女子勞教所對大法弟子嚴酷洗腦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重慶市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原址在重慶市茅家山,為躲避國際人權組織的追查,便遷移到重慶市石馬河。通過粉飾打扮和化妝,已把迫害法輪功的四大隊喬裝為育新(心)學校。(已傳達到人,還未正式掛牌)從此這裏撤走有形的酷刑刑具,每人都要像學生那樣整理內務,打掃環境衛生,參觀的人來人往,一時成了全國的「先進單位」,硬要把一座地獄裝扮成「可愛的天堂」。

這個「學校」非法關押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這裏的管教、牢頭(惡警),簡直失去了人性,她們不用刑具,改為更惡毒的手段殘酷迫害大法弟子。集所有手段,採用各種手法在精神上摧殘,在精神上24小時內沒有鬆弛時間,晝夜都處於精神高度緊張狀態,使人慢慢變成一具殭屍,機械的跟著包夾、牢頭轉。

首先,對到這裏來的大法弟子,牢頭每人派兩名經過培訓的包夾(同性戀或吸毒犯)進行所謂整訓。(整訓成效和包夾的減刑或延刑掛鉤)由包夾實施迫害。就體罰,幾十種之多,諸如面對牆壁罰站,不准吃飯,不准睡覺,軍蹲、虎臥、站軍姿、老牛拉車、跑步、走鴨步、喝潲水等等。說是整訓,實是整人,就要在這個「整訓」期間把人變成鬼。

這裏不存在你做的好與不好,實質就是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個程序,要在這個階段從精神上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同時,在吃的飯菜裏加上一些不明藥物,吃後讓大法弟子昏昏沉沉,理智不清,神魂顛倒,抹去對大法的記憶,從而失去正念,原本背熟了的《洪吟》、經文、大法再也想不起來了。這時,牢頭、管教、包夾開始對大法弟子強行洗腦,學文件,看電視,背牢規,關小號,灌輸邪黨一整套的歪理邪說。

在此期間不與外人接觸,幾天幾夜不許閤眼、睡覺,包夾把拿去的衣物當著大法弟子的面用剪子一下一下的慢慢給剪成條塊,然後再叫大法弟子拿錢買。包夾還得意洋洋的說:「你看我們多自由,在車間可以說話,吃東西,還可以同性戀,在外面日嫖夜賭,打殺搶樣樣都來,隊長還說我們是最有靈性的,看的起的才被選出來管你們,哪個叫你去煉那個功呢?」整訓十天半月下來,使人完全變成不是人樣了,有句歌謠:「到了石馬河,美女變砣砣,是人難得活。」

江津一大法弟子,兩腳掌被體罰軍蹲,爛成洞了還得繼續蹲。銅梁一大法弟子(34歲)剛來兩天,被包夾林發蘭、陳容、彭宗秀等人迫害後,第二天就說不出話了,起不來床了。

還有一大法弟子被劉承嶺等幾個包夾拉到壩子中間,在光天化日之下,迫害昏死兩個多小時,醒來後,她又盤腿打坐,喊「法輪大法好」,又被包夾用帶子綁住腳,用封面膠封住嘴,不停的狠狠拉扯她的頭髮。那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不「學習」、不「轉化」,直到現在還在遭受殘酷迫害。

整訓不合格的長期在這裏關小間受迫害,整訓結束的到車間參加勞動。說是整訓結束,實際是邪惡迫害大法弟子進入第二個階段,讓你一邊為她們創造經濟價值,一邊繼續迫害。就以包糖果車間為例。在這裏的大法弟子仍有兩個包夾監管,晝夜不離。按年齡大小,每人每小時包糖果6.5─9.5斤,年輕點的一天要包120餘斤,年老的也要包近80斤,完不成的數量,每天累計起來作為加刑期的數據,一天要做十二個小時,完不成任務自己自覺延長時間,時常是包到深夜2─4點。還沒睡著,天又亮了,早七點又該起床了。這裏睡覺有個規定,不能面朝裏,必須面朝外,對頭監管、包夾,其它睡覺的姿勢都不行,怕你發正念或背經文和大法。在這裏,不順管教的意,不如包夾的意,就遭受體罰。一體罰就是幾個小時,但不減包糖任務。說話不行,怕傳遞信息,看人一眼也不行,怕在傳遞信號,這都要遭體罰。被關押在這裏的人,最不願家人來探監,因探監結束後,管教和包夾要搜身。全身扒光成裸體,把衣物全拿去檢驗,一檢驗就是幾小時。要是在冬天那就慘了,凍個半死不可。這裏的人「學習」洗腦緊張,生產任務繁重,生活又差,管制又嚴,一個個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不知他們還能撐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