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情關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現在的人情都是很重的,我也不例外,我和丈夫結婚三年,但我們卻談了六年,可想而知那個情有多重。特別是修煉後,明知道情是不好的東西,也知道是一定要放下的,但就是捨不得,還不斷的為自己找藉口,尤其對丈夫的要求特別嚴格,他晚點回家都會給他臉色看,他離開自己的視線都讓我覺的不舒服、不安全,其實就是這個情已經大到很厲害的程度了,而我最大的藉口就是:維護好這段婚姻那也是證實法的一方面,不讓丈夫在這方面犯錯那也是為他好,否則他就是對大法弟子犯罪……。這些念頭如果對於一個真正放下了情的修煉人來說,那也是對眾生負責的一個方面,但對於一個連情都還沒放下的修煉人來說,那就絕對的是一種藉口。正因為我的情太大了,而這個心又遲遲不放,所以難來了。

第一次過關是從親戚口中得知丈夫騙著我和別的女人去玩,凌晨五點才回家。那時候雖然很難過,剜心剔骨的心痛,但卻能意識到自己是在過關,所以並沒有和丈夫起正面的衝突,只是自己到外地避了兩天,等心情平服一點才回來。這次過關意識到自己從中有所提高。

可是不刺激到心靈不算數啊,第二次過關也是從朋友那聽到,說我丈夫一出差就和別的女人做很不道德的事。這下可好了,火憋不住,一下子就跟他幹起來了,還不止是吵架那麼簡單,我還動手打他,那時候真的感覺自己失去理智了,房間裏的很多東西都被我砸爛了,還拿出刀來要與他同歸於盡,幸好沒他力氣大,被他制服了,後來真的捏一把冷汗,最後丈夫受不了就怒氣沖沖的出去了。當時我一個人躺在床上,痛苦的不行,甚麼不好的心,不好的念頭都翻出來了,甚至於十年穀子八年糠的事情都翻出來了,氣恨心、憤憤不平的心、爭鬥心等等都來了。

就這樣被這些後天的觀念、業力和執著心折磨了近三個小時,終於開始清醒了,想要背法,但背不下去,於是就看神韻晚會,可還是不能穩定心情,直到把晚會看完了,突然很清醒的發出一念:「這痛苦不是我,我不要」,就這樣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那個「痛」真的在一瞬間消失了,整個人都平靜下來了,接下來的幾天我不斷的發正念,同修們也一直幫助我發正念,但邪惡還是不斷的往我的空間場打不好的念頭,不過我都能分清那不是我,所以都一一的被排除掉,否定了。這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但由於難來的時候自己沒有守住心性,所以明顯的感到自己掉了層次。

接下來的那段日子,也是經常的聽到朋友說丈夫在外面如何如何,但通過上次之後,我時時謹記著守心性,所以一聽到這些我就告訴自己:「不要動心,我不要這個情,甚麼都不要了,就跟師尊回家」,每次這樣一想,心裏執著的東西都很快的去掉了,也慢慢的放淡了。直到最近一次,朋友還告訴我:「你丈夫在沒和你結婚前就和別的女人鬼混了,而且還是那些卡拉OK的跳舞小姐。」我聽後心異常的平靜,要是以前,這可是我最執著不放的東西,但今天我居然能不當回事,雖然有那麼一絲的難過,但那種難過已經是很淡很淡了,淡的就像一杯你都不想喝的白開水。

這個情關過了大概幾個月的時間,整個過程我沒放鬆過背法,我知道這是我背法的成果,要不是大法我真的沒法走過這些關的。當我走過這些關、難之後,再回頭一看,甚麼夫妻、婚姻、家庭,根本甚麼都不是,那只是大法弟子修煉自己,證實法的一個環境,除此之外它甚麼也不是,也根本就不值得執著,不值得一提。放下之後才發現原來真的可以活的很輕鬆自在,但日子還是一樣的過,和以前沒甚麼區別,丈夫對我也更好了,更體貼了,只是我的心更平靜了,平靜的就像湖裏的水,雖然偶爾還有「情」的因素觸動我,但就像是一塊小石頭扔進去,起不了甚麼大作用了,根本就沒有先前那種巨浪翻騰、心如浮萍了。

此文把我過關的經驗寫出來,希望能幫助那些也有類似情況的同修,只要能對同修有一點點的幫助,已心滿意足了,不正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