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情的執著才能生出慈悲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前不久一位分別十幾年的大學好友到我地來玩,由於當時不在家,也沒見到。事後得知,很覺得對不起我同學(這是一種人心),然後決定到她家去玩,講真相

同學見到我非常高興,一起回憶大學時那段友情,這時我的「情」勾出來。當然我們談到大法,她表示她不反對,她媽媽也在煉,但認為她們家這幾年收入增加是邪黨的功勞,不知道「三退」這回事。我想慢慢找機會談抹去獸印。有一天晚上,她不在家,我的孩子告訴她的孩子要退隊,邪黨要垮了。她的兒子不相信,我在一旁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他立刻很緊張,覺得這件事很重要,馬上就打電話叫她媽媽回來。我同學很快就回來了,她孩子把這一切告訴了她,她埋怨我不該把此事告訴孩子,並對孩子說我說的一切都是假的,當時就對我下逐客令,認為我太偏激。後來幾天她對我們還是很熱情,可是由於這段插曲,再也沒提「三退」的事。我一直很內疚,我沒做好,失去了一個救度眾生的機會,這個生命曾經與我有緣,我請求師父安排另外的機緣,救度我同學。後來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另外一個大法弟子在幫她。

我也向內找了一下為甚麼沒做好,因為那幾天學法,發正念太少,情太重。和常人在一起,如果正念不強,就是一個再被污染的過程。由於我同學經濟條件好,有房有車,回來後,生出許多名利心,整天關注房價和車市,而沒有擺正與常人的關係,明知不對,但思想中總是外翻這些事,我也很痛苦。後來我就開始背《越最後越精進》,老師的法一下破除了我固有的觀念,我一下也感覺輕鬆了許多,但狀態始終不如以前,老師兩次在夢中點化我有漏。我又反覆學法,終於悟到我一開始決定去看同學,是站在一個「情」的基點上,同時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講真相」──講真相方式很多,不一定非得千里迢迢這麼遠去。其實去或不去並不重要,關鍵是站在甚麼基點上做事。當我悟到這一點,我覺得自己又沐浴在法中,能更慈悲的對待眾生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