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挽救了我和兩個家庭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二日】十多年過去了,那段經歷還歷歷在目,無法忘懷。我想還是把它寫出來,表達我對師尊的無限感恩,也希望世人能從我的這個「故事」,了解大法的美好。

因為身體不好,三十多歲我就內退在家養病。自己沒有了經濟收入,還全國各地到處看病,給家裏造成了巨大負擔,自己心裏壓力很大。更不知為啥,常常被人冤枉,出門就有不好的事情等著我。明明那個事不是我幹的,可人家說「不是你是誰,就是你。」我沒了工作,身體不好,總認為處處被人欺負,就這樣一天天熬著。也就在這時,丈夫有了外遇。當我發現時,真覺得自己沒路可走了,天都塌了。我真不明白我到底為甚麼這麼命苦,也曾仰問蒼天,誰能救救我?法力無邊的佛啊,為甚麼不能救我?!我到廟裏拜佛,也接觸各種氣功,結果是把自己的身體弄的更糟。

就這樣在極其痛苦中熬過兩、三年,心中的仇恨不斷積累著。有一天對自己說:不活了,和她同歸於盡!

師尊在經文中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在妒忌心的驅使下,我開始收集有力的「證據」,那時就是這樣,自己要去做惡還想佔個理。當時腦子裏常想的就是怎樣才能做到與她同歸於盡,怎樣做才能成功,不會失敗。事情就這樣向前發展著。

有一天,我們居民小區的一位大姐見到我送我一本書,我一看書名叫《轉法輪》,她說:「這本書可好了,你看看吧。」我開始沒放在心上,只是有時翻開看上幾行。可是就這麼看著看著竟放不下了,有一天我一個晚上把書全看完了,心裏非常激動,感覺太好了,這本書太好了!第二天早晨我就跑到那位大姐家說:「我也想修煉」。大姐那個高興啊,急忙拿來一些資料給我看。我順手翻開一本經文,映入我眼簾的是「真修弟子啊」五個大字,我頓時感到這是在呼喚我。我用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當時的心情,淚水不斷往下流,因為在別人家,沒敢哭出聲來(寫到這裏,我還是止不住流淚了)。

從此我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那是1996年底,還有兩天就是97年了。

隨著學法明白了很多以前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師尊在《轉法輪》中說:「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原來這都是自己以前做過不好的事,傷害了別人,人家來要債來了,欠人家的不還不行啊。明白了這個理,我想不能再怨恨別人了,一切痛苦都是自己歷史上造成的。一天,師尊給我顯現出一個大大的善字,就像一間屋子的牆那麼大。師尊在經文中說:「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我首先把以前收集的整人的所謂證據毀掉,下決心不再和別人去爭去鬥,善待周圍的一切。隨之自己感到了一身輕鬆,人也變的樂觀起來,當然身體也隨著好了起來。

可是幾天後,那顆委屈的心又返了出來,很難受,壓不下,去不掉,我參加集體學法,自己在家也學法,可一放下書,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就在腦子裏翻騰。有一天,心裏痛苦極了,就站在師尊的法像前對師尊說:「師父啊,我怎麼就去不掉呢,怎麼這麼難去呢?」突然我感覺到自己像房子一樣高大,再看普通人只有一兩寸高,在地上動來動去的,也就在這時我看到師尊法像眼睛裏湧出了淚水,我一下哭了起來,師尊真的心疼每一個弟子啊!師尊在點化我,我是個修煉人,不要把人世間的那些髒東西看的太重,應該把它看輕,看小,甚至拋棄它。我是修煉人,要超越常人,不能和常人一樣啊。於是我不斷學法,用師父的點化鼓勵自己,逐漸的心裏不那麼難受了,一段時間後就徹底放下了。沒有了怨恨、委屈,善心一出,周圍的一切都變的美好了。

想起來都後怕,如果不是師尊的慈悲苦度,如果不學大法,不知我會做出甚麼極端的事情來,那就將不止是兩條人命和兩個家庭的災難了,多麼危險啊!

我從小受惡黨無神論教育,從入小學到高中畢業的這十來年,就是所謂「文化大革命」開始到結束的十年,實際沒學甚麼好東西,每天聽到、看到的都是共產黨宣揚的批啊,鬥啊,打、砸、搶啊等等,根本不懂得甚麼是善,甚麼是惡,更不知道該怎樣做人,整個的是非、黑白全都是顛倒的。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拯救了我的心靈,也救了兩個家庭不至於毀掉。

那時我常常想,大家都來學大法該有多好啊,只有大法才能從根本上改變人,使人道德回升,把那極端仇恨的心轉變成與人為善,為人著想的慈悲和善良,如果那樣,這社會將是個甚麼狀態啊!因當時剛剛得法,難免多是從感性上認識法。

十多年過去了。那段經歷還歷歷在目,無法忘懷。我知道用甚麼都報答不了師尊的慈悲救度,也不知道怎樣表達對師尊的感激,唯有正念正行,盡力做好三件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