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大法 殺機轉善念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省城最大的一個交易市場,看似很正規,有工商執勤人員,有停車場,有保安守衛。以交易舊貨為主,大到礦山機械,汽車零件,電器,小到一個鈕釦電池都有。一般市場上買不到的東西這裏好些都可以買到。

柴油現在在市場上是很緊俏的物資,不但價格貴,而且在加油站排長隊,有時排一個上午才可能加上油。而在這裏,通過「引見」,只用三分之二的價格就可以買到。老闆神秘地講,前兩天一個公安支隊長一次就拉來10噸柴油,那是以執行任務為名從油站搞來的。再如炮兵部隊使用的高清晰、帶遠紅外的望遠鏡,用兩百元左右(只是原價的十分之一左右)就可以買到。這些東西即便花大價錢在外面的商店也買不到的。

我為買一塊日本原裝蓄電池和老闆交談,一個中年男子壓低嗓音向我們打聽哪裏有手槍賣,他把我和老闆看成是一起的人。老闆告訴他,我這裏不賣武器。中年人不死心,又轉向我:「聽說這裏啥都賣。槍也有,你能幫我指指路子嗎?」中年人臉色憂鬱,看樣子營養不良。他好像一肚子冤屈。通過交談,他看我也算是信得過的人,就在一塊空地上打開了話匣:

我是某個省的農民,讀過書,打過魚,進了鄉鎮企業,生意不錯,還當上了營銷部門的負責人。在一次長途運輸貨物中,因為沒來得及給工商局有關部門人員打點費用,18萬的貨物被扣押住了,最後上繳,充公。實際上是被執法人員佔為己有了,既不退貨也不開正規收據,你到哪去上告?現在的社會,官官相護,我現在打了快兩年官司了,家破人散,簡直無法活下去了,只好來到另一個城市,靠沿街收集廢書、廢報、汽水酒瓶過日子,住的是農民的豬圈,有一餐無一餐的過。我已是三無人員(無戶口、無單位、無工資了)。一次從報上我得到了一個啟示,既然這個社會淘汰了我,我就學報上報導的那樣去殺人,引起社會的震動。這個社會是無官不貪,要殺就殺高官。我主意已定,一不做,二不休,打聽好中共中央委員,省委書記尋歡作樂的時機,射殺幾個,報了仇,留名千古……」

我一邊聽他訴說一邊看他帶來的上訴書信,踢皮球似的上級批示等,我想我要救他!我們約了時間,地點,認真地交談了好幾次,我向他洪法,講真相。說來也巧,他在收購書報時,得到了一套《轉法輪》和《轉法輪(卷二)》。當我一口氣背完「論語」,他驚呆了……從此,他開始認真讀法(以前他有書,但從未認真讀過);每讀一遍,在牆上做個記號。

我不時的帶給他真相資料,經文,師父的最近講法,在生活上給他一些東西救急……他對生活又充滿了活下去的希望,逐漸明白了做人的真諦,還找到了一份臨時工作,雖然工種又苦又累,但單位裏的領導很喜歡他,說他吃苦耐勞。

一次他告訴我,在值班室附近他撿了有一千多元的錢包,問我怎麼辦?我說,你現在已不是一般人了,你已經得了萬古不遇的大法,按法講的辦吧。再一次碰面交流時,他興奮的告訴我: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他終於在值班室告示牌上寫出失物招領通知……

我努力不使眼淚流下,望著牆上他劃的一道道讀法的記號,我再一次在心底喊:「師父,您是多麼的慈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