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太太向父親跪下那一刻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遍布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每個人的修煉過程都是一個生動的故事,在「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的這個時刻,我想起在台灣嘉義市吳鳳南路的一條巷子裏,也有一個動人的修煉的故事。

那天,聽到法輪功學員蕭先生受傷的消息,我趕了過去,他坐在矮凳上,手臂還縛著紗布,太太也坐在身旁,兩個孩子在旁邊追逐嬉戲著,蕭先生在黃昏斜照的陽光裏,娓娓的敘說著修煉前後家庭發生的故事。

「想不到那一刻,太太突然跪在父親面前。」蕭先生說這是四年前發生的事。「當時我心裏十分震驚,我從沒想到太太會有這種舉動,可是,從那次以後,父親對我們夫妻的態度完全改變了。」

蕭先生四歲時母親就去世了,後來父親再娶,因此他有了兩個弟弟,父親做清潔用具加工的生意,長大後兄弟們都在父親的加工廠裏工作。

「一直以來我總覺的我們這個家庭很複雜,十幾年前我太太也走進了這個複雜的家庭中。」後來他把父親的工廠頂過來跟太太一起做,弟弟則經營清潔用具的超市。

不知甚麼原因,蕭先生的父親就是對太太非常不友善,太太向父親問好,父親也不理不睬,經常無緣無故責備太太,甚至常常在鄰里間說他們夫妻的壞話,太太覺的受了委屈了,就跟父親爭辯起來;將近十年的時間,他們都是生活在這種跟父親鬥爭的愁雲慘霧中。

「那段時間,我跟太太的心裏是非常痛苦的。直到四年前,有一天,父親偷搬我的工廠裏的東西讓我看到了,其實我早知道,他都是拿我的東西去給弟弟賣,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當時我非常激動,父親卻理直氣壯的說,他可以做,我們不能說,我就跟父親爭吵了起來,惹的父親更加生氣。這時太太忽然跪在父親面前,請求他不要生氣,當時太太這個超乎尋常的舉動,在我心裏引起很大的震撼。」

從此,蕭先生一家人的生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

這件事情在蕭先生心裏種下了一個很大的問號,後來他慢慢想起來,在幾個月或半年前吧,每天早上太太跟人家去學校操場裏煉法輪功,從那時起,好像漸漸沒聽到她跟父親爭吵的聲音了。

蕭先生說:「於是有一天太太邀我去參加‘法輪功的九天班’時,我就好奇的帶著孩子一起去了。」

他參加了九天班以後,也開始學法煉功,慢慢的了解了大法的法理,才知道為甚麼太太不再跟父親爭鬥的原因了。隨著對法理的更深層的認識,了解了人與人之間的矛盾都是有因緣關係的,自己的心性也跟著慢慢的提高上來,父親再怎麼無理責罵,也不會再跟他爭吵了。蕭先生說:「儘量做到心不動,這是一個去執著、消業力的機會啊。漸漸的也聽不到父親的責備聲了,整個家庭的氣氛都改變了過來,有一天,父親竟然跟太太說:我改變了很多。」

蕭先生進一步體會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後,就更加精進學法修心性:「修煉人的心境改變了,外在的環境也會跟著改變。你知道,我們做這個清潔用具加工的生意是很操勞的,常常晚上要趕工,白天又要送貨,可是修煉大法以後,感覺繁雜的工作反而變的順暢了,工作再忙也能挪出時間去煉功去學法,去參加證實大法的活動,一切都變的美好了。想起來,我得法還是該感謝父親的。」

到現在蕭先生修煉大法已經有三年多了,他舉起縛著紗布的手臂繼續說著最近發生的事:

「幾個月前,我在附近租了一間房子要當工廠用,三個禮拜前,那時颱風剛過去,我爬到屋頂上準備把屋頂整理一下,想不到屋頂都爛掉了,結果我一腳踩空就掉下去了,那個高度大約有一層樓高,掉下去以後,我記得我的身體翻了一圈,然後左肩先著地,十分鐘以後我才能講話,這時我渾身疼痛,不過我還是自己爬了起來,心裏告訴自己一定要撐過去,我嘴裏念著:法輪大法好,心裏想著:我是修大法的,沒事。可是在剛摔下去的那一瞬間,我還是沒能守住我是煉功人的念頭,這是後來我才想到的。」

「接著我打電話給我的太太,她送我到醫院,經過醫師檢查,說我的左肩胛骨斷了,胸腔肋骨斷了一根,要住院治療,我當時簡直連呼吸、打噴嚏都會痛。第一天我躺在病床上,渾身痛的不能下床,第二天我就把床上的小蜜蜂(煉功音樂播放器)打開,剛好在播放第二套功法的音樂,我勉強自己下床來煉功,可是只能舉右手,左手沒法舉起來。鄰床的病人看到我這種煉功的情況,好奇的問我在幹甚麼?我說我在煉法輪功,他也跟著我煉了起來,煉完功以後我覺的走路也比較輕鬆了。」

「我在醫院又住了兩天,第三天我就跑回家去了,醫生吩咐我要帶三角帶,那是保護受傷的肩胛骨用的,我也都沒用過,到現在雖然胸部還有一點疼痛,但已經不礙事了,我知道是師父救了我。」

蕭先生講到這裏,兩個孩子也靜靜的坐在太太的身旁,蕭太太接著說:「父親也說他這一躺可能要躺很久,結果他三天就開著貨車去送貨了,是師父救了我們,法輪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美好。」

那天聽完了蕭先生的故事,我走出巷口時,胸中充滿著大法的慈暉,他們一家人站在貨車前笑著向我揮手,黃昏的陽光把他們的影子拉的好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