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掉了打人罵人的壞毛病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我是個沒有文化的粗人,從小就脾氣暴躁,不服人管。修煉前的我,天不怕,地不怕,和誰都敢打,從不服誰。和人打架,只要我有一口氣,就跟你幹到底。在單位裏和領導打,和丈夫打,和兒子打。反正是誰管我我就和誰打。

由於我不懂道德,行為不知檢點,從而造下了天大的業力,得了多種病。風濕性心臟病(臉色、嘴唇、手指甲呈青紫色,牙齦呈白色,手關節疼痛麻木,陰天下雨胸悶的喘不上氣)、腰椎間盤突出、腦神經疾病(從小到大直到我修煉大法前,從沒有睡過一個小時的安穩覺)、眼睛難受,總是瞇著睜不開(醫院也檢查不出甚麼病)、一隻腳長了兩個踝骨(走路多點就疼痛難忍)、全身關節痛等等。

為了治好我的病,丈夫帶我跑遍了各大醫院,花錢無數也沒見好。只好求助於「大仙」(低靈附體),家中供了許多狐、黃、白、柳。結果是病沒好反而更糟,亂上添亂。在各種低靈的操控下,我更加理智不清,丈夫在外行為不檢點,我大鬧歌廳後回家吃安眠藥、用刀片割手腕自殺被送進醫院搶救。家中無時不充滿了火藥味,不准丈夫和女人說話,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擾的四鄰不安。我身心疲憊,痛苦艱難的掙扎在死亡的邊緣上。

九九年正月初八,在親戚的一再勸說下,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法輪大法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指導修煉。不但要煉功,還要修心。要提高心性就必須要學好法,用法指導自己歸正自己的言行。而我不識字,學法成了難題。面對困難我沒有後退,同修讀法時我就對著書認真的記,按音在紙上畫畫,反覆記憶。這樣不到半年的時間,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顯現了。我竟然能從頭到尾將三百三十二頁的大法書《轉法輪》暢通無阻的讀下來了。我的身體也在不知不覺中好了,疾病全無,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皮膚變的細嫩白裏透紅有光澤,走路生風。我已是五十幾歲的人了,可看上去也就像三四十歲。凡是見到我的熟人,都說我像變了一個人。拿丈夫單位董事長的話說:「嫂子看你走道就有勁。」並且還詢問我怎麼煉功。

隨著不斷的學法,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首先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改掉了打人罵人的壞毛病,思想得到了淨化,心性也得到了提高,已能坦然的面對在眾人面前罵自己的人。以前和丈夫開車外出,過橋費用等經常拿單位去報銷,並且我還把報的錢要來自己拿著。學法後我認識到,那是不對的,雖然在當今社會已習以為常,可是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不能混同於常人,在哪裏都得是個好人,就勸說丈夫不要再那樣做了,並當時就把單據就要過來撕毀。

丈夫看到我身心的變化為之感動。他雖然還沒有走入修煉,但他深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他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他要是開車在公路上跑,如果誰要是擋了他的路,他就會快速超車攔住那車,下車打開對方的車門就打人,好像公路是為他一人修的。現在他也學會了寬容、忍讓,他不再惹是生非了。他曾感慨的對我說:「我真得感謝你,如果不是你修煉‘法輪大法’,不知我還得造多大的業呢!」丈夫逢人就講「法輪大法好」,講我家受益的真相。我們的家庭和睦了,鄰居再也聽不到我們的吵鬧聲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