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屬於每一個人(圖)

專訪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記者華清悉尼採訪報導)「血腥的活摘器官--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調查報告」(即「調查報告」)作者之一,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國際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應邀參加了二零零八年八月在悉尼舉辦的世界器官移植大會,並向與會的四千多名醫學界精英介紹了「調查報告」和調查的最新進展情況。此「調查報告」被輸入了大會的信息系統供與會者在會議期間查閱。


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國際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

在澳期間,麥塔斯先生還訪問了墨爾本、黃金海岸等地並做了多次演講和研討,受到了與會者及各界人士的支持和關注,同時引起了澳洲SBS電視台、ABC電台等多家重要媒體的關注和報導。明慧記者也就澳洲之行對麥塔斯先生做了專訪。

麥塔斯先生告訴記者說,「我希望看到在中國不再有活體摘取器官的行為,我希望結束(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希望看到中國尊重人權、享有民主自由。但我最迫切希望看到的是結束對在中國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摘取。此次澳洲之行的努力雖然還不能達成這個結果,但絕對有所幫助。」

* 揭露中共的罪行

麥塔斯先生在「世界器官移植大會」期間做了數次演講,會見了各界人士,並受到媒體的關注。在過程中他也遇到一些困難,因為中共一直在企圖阻撓真相的傳播並妄圖取消相關的研討會。麥塔斯先生對此的態度是,當中共遊說一個地方取消活動,他通常就會去找到另一個會場,揭露中共的破壞行徑,使人們知道它們的所作所為。麥塔斯先生還會儘量在下一個演講中公開揭露中共的破壞。

「面對中共試圖阻止人們來出席我們的研討會,我認為只有一個有效的方法去克服它,就是持續的盡我所能公開演講。每次我們多參加一次研討會,多演講一次或多訪問一個國家,我倆(我和大衛•喬高先生)都會得到新的證據和新的同盟。在這次訪澳期間,我碰到了幾個對我在完善報告時會有幫助的人士,他們可以在不同方面給予我幫助,諸如此類的幫助累積到一定時間後會顯示出非凡的成效。」麥塔斯先生說。

麥塔斯說,對於他和喬高的調查報告,「中共當局常常給出很多愚蠢而無聊的回應。它們不討論報告所涉及的實質問題,而是編造謊言,然後再表示它們不同意它們編造出來的事情。雖然這種愚蠢的回應很容易對付,但這讓我們之間很難溝通。我們指出一件事情,它們卻表示不同意另一件我們根本沒提到的事。」

對於中共的抵賴的反面宣傳,麥塔斯先生說:「在我的演講中我就直接使用它們的材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段時間以後,我看到此類方法所帶來的有效的好結果。譬如,中共的最初回應是空洞的抨擊,一段時間以後它們有了一些具體內容的回應。對我們來說具體內容比那些空洞的濫詞容易去回應。如果它們的回應是那種愚蠢的說法:‘你不是中國的朋友。’我可以回應:‘我是中國的朋友。’那會迂迴無盡下去。但當我們引證‘施彬義說了甚麼’時,它們回應給我說‘施彬義沒說這個’,然後我們可以回過來反證:‘看,這就是證據,在甚麼地方他說了那些。’對於這些非常特定的證據我們已經做到了相當詳細的程度。我們將這些公布於眾。中共試圖反駁使之免罪,但是實質結果是它越描越黑,更加證實了調查報告的真實性。」

麥塔斯先生認為,人們對人權問題的漠不關心是造成人權問題改善受阻的原因。各種因素導致許多人無法加入倡導人權的行列。但是,如果民眾不參與進來,人權倡導將不會有效的起作用。「我認為,中共不會因為我和大衛•喬高先生對這事(活摘器官)的關注和寫了調查報告就去結束迫害。只有當足夠的公眾群體站出來對這個迫害表示關注時,這個迫害才終將被制止;當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醜行在社會上曝光時,這個迫害才終將被制止。我們在克服民眾的漠然的問題上做了許多的努力,如開研討會及向媒體曝光等。我們將繼續捍衛人權,繼續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直到這個問題得到徹底解決為止。」

* 每個人都應該採取積極行動,維護和支持人權

「我很感激那些為了人權問題而努力的人。很明顯,只有所有的人都通過各種方式去努力,不管你做到了甚麼程度或參與到哪個層面,你都可以去做得更多更有效。眾志成城,這就是最有效的辦法。」麥塔斯先生說。

對於那些還沒有積極參與倡導人權的人們,麥塔斯先生建議,「我希望他們能參與進來。其實也沒有甚麼特定的方法來參與。只要你想幫助,任何方法都可以。你可以去見你的議員;給報社編輯寫信;在徵簽信上簽名;參與寫調查報告;你也可以用最簡單的方法去和你周圍的人談關於正在中國發生的事。幫助讓世人醒悟,良知復甦。當人權發生問題時,甚麼是最重要的?通常情況來說,人權事宜是不屬於任何政府、組織和機構的。如果人權要改善,我覺得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採取積極行動,去維護和支持人權。很重要的一點是你一定要參與進來。」

最後,麥塔斯先生想告訴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我希望他們知道,我們正在盡我們的最大能力。我願我們能努力為你們做更多的幫助。我們對你們正在面對的困境很了解,也很同情。我希望你們知道,人們沒有對你們的處境冷漠和不關心,他們正在以最大的努力來減輕你們的痛苦。並希望在不久的一天,結束中共對你們的迫害。」

關於麥塔斯先生:

大衛.麥塔斯先生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和牛津大學兩所世界頂尖學府,現任加拿大溫尼伯私人移民、難民和人權律師執行官。他有八本專著,曾在加拿大最高法院為多宗國際組織的人權案件進行辯護,他擁有自己的律師樓。在二零零七年加拿大律師協會(CBA)法律年會上,麥塔斯先生在卡爾加裏Telus會議中心接受了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因.賓尼(Ian Binnie)親手頒發與他的、加拿大律師協會頒發的年度塔爾諾波爾斯基(Tarnopolsky)人權獎。此獎表彰他在加拿大和國際人權事業方面作出的傑出貢獻。塔爾諾波爾斯基人權獎,全稱The Walter S. Tarnopolsky人權獎,是加拿大律師協會授予那些為國際人權事業作出特殊貢獻的加拿大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