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支持你們,直到最後(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明慧記者華清悉尼採訪報導)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至十四日,國際器官移植大會(WTC)在澳洲悉尼舉辦期間,每天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聚集在達令港(Darling Harbor)附近的悉尼會議中心(Sydney Convention Center)前,呼籲國際社會特別是國際器官移植界,關注持續在中國發生著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


法輪功學員在國際器官移植大會期間向各國醫界學者講真相

法輪功學員們在那裏堅持不懈的為世人展示和講述著法輪大法的美好和發生在中國的迫害真相。他們有的煉功、發正念;有的手舉真相橫幅;有的發真相資料和徵簽。器官移植界的醫生們以及路過的人們紛紛表示了關注,並簽名呼籲制止迫害。在這裏,每天都可以聽到、看到許多感人的故事。

「我和法輪功學員站在一起,直到迫害結束」

來自蘇格蘭的器官移植護士琳達女士告訴法輪功學員,她是兩年前波士頓召開世界器官移植大會期間聽說「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的。開完會後她回到蘇格蘭把這事告訴給所有的同事。

琳達女士說到這兒熱淚盈眶,她含著淚繼續說,「我不能相信這樣的事在這個世上發生著。中國政府(中共)怎能濫殺無辜,殺害那些活生生的人。我不太知道關於法輪功的情況,但他們看上去是一群很祥和的人。我聽說他們是一個修煉團體。但不管如何中國政府(中共)不能把這樣的人抓到監獄,酷刑折磨他們,然後並賣掉他們的器官牟利,這是地地道道的罪惡。」「為甚麼器官移植界不做更多的努力來制止這個罪惡?這次會議期間他們應該對這個議題有更多的討論。」

隨後,琳達女士對學員表示,她將去詢問世界器官移植協會,為甚麼不花更多的時間去討論這個議題,她還將在中國衛生部長講話時向他提出這個問題。

琳達還說:「返回蘇格蘭以後,我將去找到在中國駐蘇格蘭使館前抗議的法輪功學員,我將和他們站在一起,支持他們。」

臨走前,琳達與學員擁抱,並表示:「我將支持你們,直到最後(迫害結束)。」

面對真相橫幅,是羞愧還是無愧

一位德國醫生路過時對學員說:「我看到你們掛在外面的‘真相橫幅’時,我可以對著我的良心說,我不會覺得心中有愧,我做到了一個醫生該有的良知;可能有的醫生看到這些‘真相橫幅’時,他會感到羞愧,因為他做了他不應該做的事。」

曾在中國監獄受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曲光瑤女士告訴這位德國醫生,自己在中國被非法強行勞教時,身邊有的法輪功學員因絕食抗議迫害而被強行灌食,然後就失蹤了。很多醫生都了解中國器官移植的數字近年來正在突飛猛進,但是按照中國傳統觀念,自願捐獻器官並不普遍,那麼那些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可能就成了被摘取器官的受害者。德國醫生說:「我們都了解這個事實,我們都願意對中國這個狀況提出質疑。我一定會在中國衛生部長黃潔夫講話時向他提出‘關於中國器官移植數字猛增’這個疑問,不能讓在中國的這種犯罪行為再繼續。」

聽到真相後羞愧出走的中國醫生

悉尼「St. Vincent de Paul Hospital「的一位醫生在悉尼會議中心附近拿了真相資料後說:「二零零六年在波士頓世界器官移植大會期間,當時中國醫生在上面作報告時,我就向他們提問:這麼多資料顯示關於中國器官移植數字的猛增,如何解釋?當時那裏的中國醫生一個也沒有說話,並且一個一個都站起來走掉了。就因為這個特殊的表現,我們當時就相信了這(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是事實。」

以色列醫生:做「非親屬器官移植」會給商業和屠殺打開一道門

法輪功學員曲女士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在八月十一日國際器官移植大會的一個《對器官移植的文化障礙》(Culture barrier to a transplantation) 研討會上,聽到一位以色列的醫生的發言。他談到,按報告介紹,中國的‘非親屬器官移植’增長速度是相當快的。他說他是不做這種‘非親屬器官移植’的。他演講完後我去和他交談,我問他是否知道在中國發生著的‘活摘器官罪行’,他說他不做中國的器官移植,因為中國的器官供體不明,不但這樣,他只做‘親屬器官移植’。因為‘非親屬器官移植’,特別是來自於中國的話,它會給商業和屠殺打開一道門。」

「活摘器官,天理不容,講出真相,救人救己」

在現場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鄭女士對記者講了她的經歷:「當我對醫生們講真相時,我看到許多醫生都用善良、同情的姿態來面對我們,而且好多醫生都說,裏面的醫生都知道這事(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是真的,請你們繼續努力,我和你們一起制止這個罪惡。有的說:這些橫幅很好,掛在正對面,對那些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有震懾作用。有的醫生說我已經接了你們三次資料了,但他還是和善的對我們微笑。可是這次來的中國醫生幾乎沒有一個人敢接真相資料的,有些表現是很害怕;有些表現是惡意的;也有些是臉帶微笑的,但是他們都被一起接到兩輛雙層大型客車上。我想他們是被中領館監督著,中共非常懼怕萬一再逃出一個醫生來揭發真相,怎麼辦? 可是,我想對中國醫生說:活摘器官,天理不容,講出真相,救人救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