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萬古緣,走好回歸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間得法的,短短幾個月的修煉就不得不面對中共邪黨「七﹒二零」的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從來沒有一絲想要放棄大法修煉的念頭,是大法修煉真的太神奇殊勝了。我深深體會到:在事實和真理面前,任何一個走進大法中的生命,只要有一點良知,都會在師父無盡的慈悲面前善惡分明;只要有一點正念,就能在大法無邊的威德中分享護法金剛的永恆榮光!

初得法 身心淨化一身輕

我自幼就有支氣管炎,讀大學時,到秋冬夜間,喘不上氣來了,就自己起來盤坐一會兒。所以九三年自然的就走入氣功大潮中學了某功,花了很多錢,一無所獲。後來看了許多氣功書和佛道教修煉的書,明白人有自己的歸宿,就經常焚香默默祈禱,盼著自己的師父能救自己脫離苦海。九七年又皈依佛教。但是依然心無著落,惡習難去,在聲色中沉淪,在無知中造業,年紀輕輕卻早已倍感心很累很苦……

九九年三月,看完兩遍《轉法輪》後,我決定修大法。隨著修煉,特別是讀《精進要旨》〈真修〉的時候,總是感到自己生命的沉沉深處被觸動,本性在甦醒;同時煉功中身體也是有脫胎換骨般淨化的感受;第一次在省城清晨煉完功,看見了銀白色閃閃發亮的圓圓的東西雪花般的往同修頭上身上飄落的那種美妙的景象;一次騎自行車下坡,撞摩托,卻啥事沒有……等等神奇的親身經歷,真是震撼人心的。

更可貴的是不善交際很頭疼人際關係的我,在時時按照「真、善、忍」三個字對待別人中,在每遇到問題先找自己哪兒沒做好,改正自己提高心性中,真體會到了以苦為樂的美妙,內心一派祥和喜樂。生命從本質上在不斷昇華。不用搞人際關係,領導同事關係卻徹底改觀,非常溶洽了,都信任尊重我。甚至車間主任有一次在開幾十人的班組長會議時,爭論中,當眾問我這個小字輩,某項獎金發不發,信任的口吻令同事們對我側目。其實除了工作關係,我和主任並沒有任何別的來往,只是修煉人的正派和無私讓世人感到了大法弟子最可信賴。

如今還記得有一次在煉功點同修們坐成圈兒集體學法,虔誠純淨的心態,寧靜莊嚴的場面,就好像自己已經端坐在聖潔的天國裏那種殊勝感覺。和平時期的修煉雖只有四個來月,大法修煉的無比美好已經指給了我今世生命永遠的方向。返本歸真,同化「真、善、忍」!

乍臨難 信念堅定去凡心

七月二十二日,我莫名其妙的心急回家,記得剛進了省城的家門,包還未放下,就看到了邪惡的連篇謊言。那種震驚心痛無以言表。我拿起《轉法輪》三天看了兩遍,當看到「師父用功能把他儲存的思維打開,一下子想起來了,這不是師父嗎?」(《轉法輪》)我淚流滿面,那一刻,我心底的本性佛性再次被大法喚醒,無與倫比的強大,儘管此後的路必定更危險艱難,但是我知道沒有任何魔難能擋住我一修到底。

我悟到我們的修煉環境變了,我們得做到更好,證實大法好,能使人功德圓滿。於是我在生活中、工作中要求自己更嚴了,凡事都要做的更好。於是一次在工作中我主動搞了一項份外的項目,幹到一半,副總工看到工作難度遠超我的職能,曾半開玩笑說,你把這(機床)能修好,你就圓滿了。兩個月後,我在搞好日常工作的同時,擠時間成功完成該項目,他親自撥給我們獎金。調離單位時,領導稱我是該崗位歷史上最稱職的一位。我知道是大法的純正造就了一個修煉人,表現在世間就是常人中多了一個好人,他還在帶動更多人做好人。

走出來 講清真相天地寬

二零零一年,師尊給我安排了新的工作環境,能和省城的同修共同交流。自己開始主動在周圍講真相,那時得到的資料也少,由於法理不明,意識中還是個人修煉的框框,並因此錯失許多救度世人的機會。直到零三年,偶爾看報紙廣告中賣電腦附贈打印機,心一動:這我不可以自己做資料了嗎。很快買來電腦,學電腦。慢慢在同修幫助下做一些資料,刻光盤。

由發信,發資料,發光盤,慢慢怕心少一點了,可我做的資料給不出去,自己感覺大家好像都不敢發,不知道怎麼做。我心想要是有做的好的同修帶帶我們就好了,很迷茫。

通過學師父的新經文打開了我的思想,有一天我悟到:我為甚麼不能先主動走出一條路來,走通了再帶別人呢?於是我自己做自己發,幾次之後,心裏坦然了。有一天帶好資料,同修很痛快就和我去發資料。晚上夢見我上班又遲到了,但單位發好吃的,還是給我留了一份,我吃了一口,那個甜哪,人間沒有。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走出來雖然晚了,但要抓緊還來的及。

現在,我們大家一般這樣發放資料:精心製作並全部用塑料袋等包裝好,再請師父加持。對自己周圍城市住戶,採取常發但每次量少的方式,潤物無聲,邪惡沒法集中破壞;遠處農村空白點,晚上去走一夜,早晨搭車回,真相撒一路,震懾邪惡破開局面。把救度世人放在心間,正念正行不走極端,在師父的時時呵護下,平穩運作有驚無險。

破除人的觀念 面對面講

親友聚會,不管認不認識,大法開啟的智慧,幾句話就喚醒世人的良知,啟迪他們的善念,甚至明白真相,退出惡黨。記得去年回鄉剛好和一個本家爺爺有機會單獨講,他是老黨員又當過廠長,從小我們又敬又怕。可我定下心正念要講的時候,很自如。剛好當地一報童被在玉米地裏殺害,掏了內臟器官,人們紛紛議論。我就此談起,心態祥和。老人頑固的觀念解體了,一路說對、對、對,最後順利勸退。體會到我們心裏只想著救人,觀念少,效果就一定好。

我講真相破除無神論,講邪黨多行不義罪惡滔天也必有惡報,勸退保命勢如破竹。以前講,老怕人家不退,越講越多,越講越高,效果反而不好。在學新講法:「這一切都是為了救人。你們在接觸人的時候就是在救人,通過講真相叫給予支持者明白真相是救人,明白真相會所起到的正面作用也是為救人。也就是說,在達成常人理解後能夠給予一定支持,這個支持的影響還是在救人。甚至做事中不管那些事情成也好、不成也好,都在救人,都在講真相。這就是大法弟子做的。」(《美國首都講法》)之後,放下一切人的想法,自己和世人都自然輕鬆了,效果更好了。而且現在大環境不一樣了,簡單一講,人家就說退。農村很多人也都看到過不乾膠標語、資料了。當我們真心的為他好,勸他向善為他平安時,明白過來的人們會真心實意的認同大法,感謝我們。深切感到大法所造就的大法弟子,真的就是這危難中的十惡毒世上的光明使者,福益著眾生。講清真相救人中,私心怕心不知不覺在解體,心胸在擴大;正念中,天地很寬很寬……

更有同修發資料時偶然誤入村委會,正念正行不放過有緣人,開門見山的直接勸退黨講真相,結果裏面幾個村幹部全部三退。真感到是大法弟子們談笑間解體邪惡紅魔,如意的救度眾生搭上慈航,展現出宇宙大法的無邊威力。

一次,我給信佛多年的舅婆(以前不認識)講了大法好,給了護身符,她很喜歡。酒桌上我又講,勸退了一位退休教師,他的無神論瓦解了,很相信我講的,我勸他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時,舅婆走過來,還笑著對我說,他(指這位退休教師)不信這些,原來他們是一家人。舅婆不知道短短一會功夫,大法挽救了被惡黨毒害一輩子的舅爺,使他變得對神佛有了善念,這個生命得救了!這時我感慨的想起師父在《賀詞》中說的「大法弟子,你們是濁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師的法徒、未來的法王。」在這末法時期的濁世中,大法弟子才真的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啊。

我知道自己現在與同修做的相差很遠,最根本的原因是沒有真正學好法,很多時候是從常人角度覺的法好,認為勸善救人是做善事是做好事,在巨難面前是硬著頭皮做;講真相中時不時被情帶動;在和同修配合中堅持自己,證實自己;和同修交流時,不能真正完全為別人考慮,沒做到在語氣、善心和道理中體現出慈悲,而是釋放自己的情緒,表現自己。

同修看在眼裏就慈悲的和我交流:「我每次做完事後,咋沒有人家那種可高興的感覺,總覺的哪兒沒做好,會想出好多沒做好的地方。」使我對照出自己,在事情順利時,滿心歡喜,忘乎所以,不順時,著急上火甚至忿恨不平,忘記了修自己的不正確狀態,使我找出了隱藏在危險的幹事心背後,可怕的顯示心加歡喜心,證實自己的心。尤其看《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對這些執著認清了,我要堅決放下。

當我對正法的深刻意義理解不好時,正念不足心性提高緩慢,心裏也很急時,一次夢中師父的慈悲點化與同修分享:夢中我和一同修走在路上,我遠遠看見一輛馬車又像是拖拉機一搖三晃的開過來,那個駕駛員卻是中國皇帝打扮,看著覺的土土的那種感覺,就沒在意。走過去之後回頭一看:天哪!車後面巨大的平板上密密麻麻站滿了數不清的人,天空都被照耀的光芒萬丈,燦爛輝煌。只剩下最邊兒上一小塊地方空著了。我突然驚醒大喊師父,拔腿猛追。車走著走著慢慢減速,我看見車前方山下的路上,有人快馬加鞭奮力往上趕……事後我悟到我一定要像做的好的同修那樣,奮力精進,快馬加鞭,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