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的修煉歷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自從我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真的體會到大法的神奇,同時也體會到修煉是嚴肅的,是殊勝的。大法真的能使修煉者圓滿,大法真的能使善良人得福報,大法也真能使惡人膽寒。大法的法光將永遠普照著整個大穹,我將在大法中不斷的精進,一定按照師父給安排的路堅定的走到底,做好師父交給我的「三件」事,圓滿的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一、加強正念 不斷的修掉怕心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一時間對整個宇宙大法和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鋪天蓋地,邪惡至極。憑著我對大法和對師父的堅信,我的心沒有動。我看電視裏上演的那些全都是假的,是手段,根本沒有實質的東西,全都是捏造和謊言。從此以後我開始了發真相傳單。剛開始的時候只知道這樣做是對的,心裏正念並不強,法理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在發真相時,心總是跳個不停,有時甚至全身出汗。形式是發真相,實際上已經不自覺的當作任務來完成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顆怕心也越來越減弱了,這時我的正念還不是很強,總好把這個舊勢力對大法的迫害當成人對人的迫害。舉例說明:如家裏有許多大法的書和很多《明慧週刊》,心裏就害怕,這顆心已經就不對了,已經就不在法上了。我為甚麼總這樣怕呢?為甚麼就不能堂堂正正呢?

我靜下心來深挖一下怕心的根源:

(一)我發現我對師父的法理悟到卻沒有完全做到,說嚴重一點,從根本上沒有百分之百的心信法。為了去掉怕心,平時我總愛反問自己:按照真、善、忍做有錯嗎?發真相資料有錯嗎?叫人三退有錯嗎?在思想上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你的怕還存在嗎?舊勢力還敢干擾你嗎?邪惡早嚇跑了,哪裏還有怕。你家裏的真相資料、《明慧週刊》每個字在你心裏也變的有能量,都是閃閃發光的了。心性上來了,思想境界也隨著往上上。怕心沒有了,執著去掉了,身體輕鬆了,整個空間場變的祥和慈悲了。

(二)根源是共產邪黨的迫害。幾十年中我在邪黨的恐嚇和黨文化的灌輸下,思想變的越來越狹隘,只知道聽邪黨的話,只知道跟邪黨走才有前途。在歷來的運動中它讓你看的見摸的著的就是有多少人家破人亡,苦不堪言。在思想中甚麼也不敢想,讓你只想它的話,讓你只做它讓你做的事。作為修煉的人,作為走在神路上的人,師父讓我們「糾正一切不正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在思想上必須肅清黨文化的流毒,不跟邪黨走,不做邪黨的馴服工具。平時要多學法,多看九評和解體黨文化的碟……只有這樣邪黨的影子才會越來越少,怕心也就自然不存在了。

二、在矛盾中昇華

我們全家人都是修煉人,按理說家庭就應該和睦、互相體貼,做事先考慮對方才對。但我們沒有做到這一點,更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都是以自我為中心。平時孩子們不在家,過年都回來了,開始的時候我能做到給孩子們做飯、收拾屋子,可時間一長,覺的孩子們不關心大人,光顧自己。當時我也沒有用善心慈悲的教育孩子,而是心裏不平衡。在心裏憋氣,更沒做到忍,自己覺的委屈。當時在矛盾中沒有向內找,還覺的自己做的對。慈悲的師父點化我們,有一次我給師父上香,連香爐的爐灰都著了,點化我們火氣大。

這一次我到大女兒家來串門,到家的頭一天,我沒顧上坐車的勞累,進家就給她收拾屋子,沒想到她晚上下班回家,看我們老倆口在大屋休息她就不願意了,因為她安排我們在小屋住。當時我沒有動心,我馬上向內找自己,我想我肯定有執著心,如果沒有執著心,不認識我的人,見到我都樂呵呵的。她不高興這是衝著我哪顆心來的呢?因她平時很孝順、很善良。原來是我以老人自居,很計較孩子對自己的言行,其中還有妒嫉心在心裏隱藏很深,還有不夠善良。我下決心在大法中去掉這些執著的心。現在我幹甚麼活都不覺的累、委屈,能慈悲的對待一切。

我對大女兒的情比較重,因為我對名看的很重,無論她讀書還是工作,她都能符合我這顆求名的執著心,尤其修煉以後,變的更好,也更精進。這次到她這來為甚麼這麼冷淡?平時很少和我們談話,更談不上在法上切磋,生活也不關心我們,更嚴重的是很少在家吃飯,就像局外人一樣,真觸及我這顆心。我靜下心來開始在法上向內找,我意識到我該從情中跳出來了。師父在《轉法輪》裏講「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的,不是人類的,數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我一下子全明白了。我不能再固守我個人的一切執著的心,我不再以我為中心,我要慈悲的對待我周圍的一切眾生,對誰都應該好。

現在我覺的我更善良了,性格也開朗了,大法太神奇了,他能淨化人的思想,去任何各種不好的心。今後在法中我要更好的修煉我這顆心,直至全部去掉。

三、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一)在修煉過程中,我對整體的認識可以說有三個不同層次的認識。剛開始修煉時,我認為修煉是個人的事,個人怎樣在法中提高心性,往更高層次上昇華。大家在一起只是煉煉功,集體學法是為了個人儘快的提高層次,把名、利、情儘快的看淡,更深的內涵我還體悟不到,好像修煉與整體沒有太大的關係。

(二)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舊勢力不顧一切的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和大法。許多大法弟子在這種情況下,走到天安門廣場以各種形式講清真相證實大法。很多大法弟子當即被毆打、被抓、被判刑,我被關在懷柔拘留所裏,大法弟子從山南海北來的都有。我們之間雖然各不認識,但是我們覺的都很親,互相幫助,互相體貼,互相照顧。大家雖然不說話,但大家的心緊緊的貼在一起。那時正是冬天,晚上睡覺我們沒有被子,只好以身取暖。大家緊緊的擠在一起,我摟著你的腳,你摟著我的腳。我們之間沒有隔閡,因為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們是一個整體。早晨起來我們集體煉功,有哪個大法弟子被邪惡迫害了,別的大法弟子都會很關心,大家在一起切磋,給他加強正念。在拘留所裏,我親身體會到整體的力量,這個整體是慈悲、祥和的,不允許任何邪惡存在的整體。

(三)越到最後邪惡越少越猖獗,在各地出現了有一些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被邪惡綁架了,這時在整體中體現出了一部份大法弟子認為被綁架的大法弟子肯定有漏、有執著心,讓邪惡鑽了空子。我認為這一念就不是正念,對師父的法悟的有些偏執,大法弟子再有漏,邪惡的舊勢力也不配迫害大法弟子。因為大法弟子在人中是最好的人,是在助師正法。在宇宙中大法弟子是一個最正的粒子,在大法中修煉救度眾生。修煉人誰能沒有錯呢?只有法才能破一切執著。

當大法弟子被綁架迫害時,我們的第一念應該是絕不允許邪惡迫害。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必須發揮整體的作用,加強正念,設定整體某一時間發正念,或近距離發正念,配合家屬向有關部門要人,揭露邪惡,及時上網。然後對照自己向內找,看自己哪裏有漏。大法弟子的事,就是我們自己的事。平時大法弟子在不同的崗位,各自做著證實大法的事情。當大法弟子被綁架時,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應該充份發揮一個整粒子的作用,產生強大的正念,鏟除邪惡,立即終止對大法的迫害,救度更多的眾生。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越到最後越要加強正念,自己不能懈怠、放鬆自己,更不能麻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