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零四年得法弟子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我是湖南農村的大法弟子,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得法前,我肩膀、後背疼的厲害,還有嚴重的婦科病,子宮需要做手術,我沒錢做手術。後來有同修介紹我學大法,我的甚麼毛病都好了。感謝師父!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原來不識字,得法後能讀《轉法輪》,但是集體學法的時候發現還是有一些字讀錯了。感謝同修幫助我認字,還從外地想辦法給我《明慧週刊》,我看週刊很慢,看完後覺的對自己提高幫助挺大的。同修從省城給我打電話說現在都三點五十起床了。我也不知道起來幹甚麼,就起來發正念,然後學法。後來才知道是同步煉功。我沒有鬧鐘,有時起來才兩點多。我就求師父幫忙點化,第二天早上門「吱」的一響,我趕緊起來,一看時間正好。後來同修給我寄來一隻鬧鐘,起床就方便了。以前我打坐只能坐二十分鐘,同步煉功後,我就咬牙堅持著,我想大家都坐一個鐘頭,我只坐二十分鐘,那叫甚麼「同步」呀!天天堅持下來,現在我能坐一個鐘頭了。集體煉功真好!

我想,師父說「真、善、忍」是宇宙最高特性,我就按照「真、善、忍」去做。原來修煉不懂的甚麼叫向內找,同修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冬天的時候有段時間我發正念的時候老咳嗽,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同修說我老是偎著火盆烤火,說:「那不是怕冷嗎?」我不烤火了,咳嗽也好了。

講真相的時候碰到各種人,他們有的直接說大法好,有的不直接說。一次過年,有個人炸賣肉丸子,我買回家一看,是豆腐做的,後來再見到他,我說你可別再這麼做了,他不高興,鄰居說:「她(指我)是學法輪功的,要不早讓你退錢了。」

講真相、做三退我做的不夠,希望能向大家學習更好的經驗。我當面講、也出去貼膠貼、發單張和小冊子。有次我去一個地方貼真相,那兒每天只有一趟車來回。開始貼的時候挺好的,後來我有點著急了,怕趕不上那趟車回去。走著走著摔了個大馬趴,把衣服袖子蹭破了。我心裏說:師父我錯了,我就聽師父的安排,做我該做的。把手裏的真相貼完了走上馬路,正好來車了。

有次乘車看見個小孩很可愛,我對孩子媽媽說給你個護身符吧!孩子媽媽指指孩子戴的佛像搖搖頭。有個老太太趕緊問:「要錢嗎?」我說法輪功不要錢,就是為人好,老太太趕緊搶去了。其實只要我去做,就會有有緣人得,都是師父在做,我能做甚麼呢!

發材料的時候我想:我是來救你的,我還害怕嗎?就不覺的害怕。有一次碰到退休的原公安局長,我問他:「你入過黨嗎?聽說過三退保命嗎?」他同意退了,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你會有福報的。」另一次看到一個十四、五歲的學生,我給她講真相她很愛聽,我說我家還有光盤,她跟我一起回家拿走了光盤。第二天她奶奶把光盤還給了我,說:「我孫女要上學的,你別害她!」我說:「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的,只會對人有好處。」她一邊走一邊在路上罵罵咧咧的,我想這是考驗我動不動心呢。孩子知道大法好了,跟她奶奶沒有關係。

一次我去同修家,她丈夫因為同修曾經被迫害,有很多牢騷。他問我:「你也學法輪功呀?」我說:「我想做好人呀。」他氣呼呼的說:「你已經是個好人了!」我說:「我還想做的更好。」他又說:「誰能管的了共產(邪)黨?!」我沒吭聲,但我心想:我師父管的了!我是大法弟子也管的了!他還說要不是以前認識我就把我扔出去。我沒動心。過了一會兒,他從裏屋出來,笑瞇瞇的說:「我給你削個蘋果吃吧!」

我住在農村,周圍的大法弟子不是很多,要拿到真相資料很困難,我正在學電腦,等我學會了就可以自己做資料救人了。我沒有文化,我想這「文化」是人的東西,我是大法弟子,只要我想做,師父會給我智慧的。

這次我本來不想來北京,後來修煉的女兒、女婿都叫來,我想了想,為了和同修切磋和到天安門發正念,我就來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