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與民族自救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今天中共治下的社會,可以說是面臨著經濟、政治、生態環境、社會道德的多重危機。這些危機的積累,加上中共極權為了表面的光鮮,為了應付自由社會正義力量的壓力,不斷壓制各種矛盾,使整個社會危如累卵,巨大的矛盾隨時可能爆發,如最近的貴州甕安事件、上海楊佳事件反映的社會矛盾就如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這種矛盾的爆發很可能造成巨大的社會動盪。

這就給每個中國人提出了一個問題:中國將向何處去?人們希望這個社會能夠結束中共的極權,但要過渡到一個沒有中共的、自由和平的社會,中國社會很可能發生劇烈的動盪,付出慘痛的代價,這是每一個中國人都不希望看到的。人們希望中國能夠平穩過渡到自由、和平的社會。

同時我們還看到另外一個問題,即使共產黨不存在了,但是中共幾十年統治之下造成的道德破壞和建立的黨文化生態給中國帶來了永久的傷害。在信仰缺失和道德基礎被破壞殆盡的條件下,沒有一個健康積極的文化基礎,要想重建一個和平自由的社會將會是萬般艱難的。制度可以改變,而人心不變一切都是零。

當今中國社會的種種危機,錯綜複雜的矛盾,除了共產極權的政治因素之外,其實都源於中共造成的道德危機。對生態資源無度的攫取,為了眼前的物質利益對環境的恣意污染,和社會道德的整體崩壞緊密相關;政治上的腐敗貪污、公權力的黑社會化,與黨官們道德的敗壞不可分割;經濟上的信用危機、誠信缺失、短視的炒作造成的泡沫化、假冒偽劣有毒商品,以及社會上的黃賭毒泛濫,無不源於社會的道德危機。

在過去幾十年,中共採用了三個步驟,有序的摧毀中華民族的道德。

第一步是摧毀傳統信仰,使社會道德失去基礎。自中共建政以來有序的鏟除各種傳統宗教,到今天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迫害,其目的都是為了摧毀中國人對神佛的信仰,以便中共把自己裝扮成救世主。

第二步是不斷的強行灌輸中共黨文化的無神論、鬥爭哲學。簡單講就是否認普世價值,一切傳統美德一旦打上階級的烙印就成了封建糟粕、虛偽的資產階級溫情。比如中國人受儒家影響,過去不論朝野特別講一個義字,義薄雲天的關公,即令奸雄如曹操也不得不佩服嘆為「天下之義士也!」連《紅樓夢》中醉金剛倪二這樣市井潑皮之徒,尚知道講究義氣;抗戰中國民革命軍33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上將為民族力戰,寧死不投降,壯烈殉國,即令凶殘暴虐的侵華日軍也不得不佩服張自忠將軍的忠勇,列隊脫帽向張自忠遺體敬軍禮,用上好棺木盛殮並恭恭敬敬豎立靈牌。然而中共治下,沒有普世價值,不承認基本人性,一切以階級劃分,誰對國民黨抗戰將領的緬懷即是階級立場不明,文革中湖北南漳縣為民族英雄張自忠建造的張公祠、張氏衣冠塚和三個紀念亭均慘遭破壞。幾十年鬥爭下來,中國人覺得甚麼忠孝節義,不但是封建的,而且是不合時宜的迂腐。

當作為社會道德基礎的信仰崩潰,傳統價值觀徹底顛覆之後,特別是文革結束之後,中國人在道德、信仰上完全是迷茫的。上世紀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有兩個大討論遍及中國大陸,就是對真理標準的大討論,和人生價值的大討論。這兩個大討論就是當時迷茫中的中國人的探索,也是當時迷茫狀態的一個寫照。

這時候,第三步,就是中共又用改革開放把民眾引向無度的物質利慾追求,本來已經迷失了的、被中共整的窮怕了的中國人在花花綠綠、實實在在的現實利慾誘惑之下,便毫無顧忌的投入其中,土包子開花燈更不得了。這個狀態是過去三十年中國社會道德心態的發展起點。

所以對今天很多的中國人來講,哪有甚麼「仁」、「義」啊,強權之下跪著苟活才是正常的。所以面對迫害,人們會聽到:胳膊擰不過大腿、不讓煉了就別煉了,還是實實在在掙錢實惠。這種心態,人人都能理解,覺得很正常,不覺恥辱。甚麼信仰、公義、良知,那些被當作「虛無縹緲」的東西,沒人理解,不可思議。面對中共的暴行,人們會以「不參與政治」,或懷疑一切的態度迴避道德判斷。在這樣的心態中,恐懼是生活的常態,不自覺地恐懼甚至無法覺察:很多人長年累月接受中共CCTV的謊言灌輸並不覺的有何不妥,一旦接到與中共宣傳不同的真相信息,便如做賊一般恐懼,好像自己做了甚麼大逆不道的事情,誠惶誠恐。人們覺得中共「賜予」的那點苟且便是自由了。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我從來不把安逸和享樂看作是生活目的本身──這種倫理基礎,我叫它豬欄的理想」。可以說,今天相當多的中國人的生活理想,不論是中共宣傳的「小康」也好,民眾崇尚的「小資」也好,實實在在就是愛因斯坦說的「豬欄理想」。

法國大文豪雨果在《悲慘世界》裏寫道:「當一個人的內心充滿黑暗,他就會去犯罪;有罪的不是犯罪的人,而是製造黑暗的人。」而中共正是這樣製造黑暗的東西,這也是中國社會今天一切亂象的根源。

中國的出路在哪裏?

要從錯綜複雜的中國問題中理出一個頭緒,歸根到底還是要從被破壞的社會道德上解決。很多人其實也在談中國的出路是道德重建。但是,一般來說人們認為這將是幾代人的事情。

但是,自從1999年7月以來法輪功學員長達九年的反迫害,給所有關心中國前途,關心民族未來的人帶來了一個啟示,一個希望。

在最近發生多起因為民怨太大而引發的襲警事件後,一名了解法輪功真相的警察說:「大法弟子真好!被迫害這麼多年,沒有發生一起暴力襲警事件。共產黨真壞!逼著警察迫害一幫信『真善忍』的好人。李大師就是有本事,能管教一億多人做好人。」

在一個人人講求現實,追逐利益的社會,對眾多在道德和信仰上迷茫的世人來說,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中以真相破除謊言、以慈悲消溶仇恨,不畏強權、暴力,堅持信仰而不為物質利益所誘惑的大善大忍行為,如濁世清蓮、如迷霧中的明燈,為世人樹立了一個光輝的道德豐碑。這是中華民族道德重建的基礎。

另一方面,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中不懈的傳播揭露中共邪惡的《九評》,以及由此引發的退出中共黨、團、隊大潮,是以最小的代價解決中國諸多問題的良方,是解決這些問題的金鑰匙:這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每個人從我做起,從良知、道德上對民族的自救。這個事情本身對每個人來說,看上去只是邁出了一小步,但對整個中華民族來說,是一大步。是整個民族開始覺醒的第一大步,它實際上是整個民族發出這樣的宣言:我們從此並不只是一味追求「現實」,我們不希望再墮落,不再冷漠,我們其實還有基本的善惡判斷,我們還相信公義、良知,善惡有報。同時,這是以最小的代價摒棄中共,實現中國社會平穩邁向和平、自由社會的關鍵一步。反過來講,如果這樣一步中國人都做不到,不願做,或者是不屑於做,那麼龍的傳人真是徹底墮落,沒有希望了。不過可喜的是,現在已經有超過4000萬人退出中共,三退是真實存在並且非常穩健的在發展。這是民族的希望。

另一方面,自2006年聖誕節開始,神韻藝術團開始了全球巡演,把根植於對神的堅定信仰以及正統中華文化的核心價值向世界傳播。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的同時,開始了中華民族偉大的文化復興與重建。傳《九評共產黨》、促「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從道德和文化的層面喚醒了迷茫中龍的傳人,與此同時,也從文化和道德層面入手,解體著為禍中華80年的中共,並為未來的炎黃子孫奠定了新的文化基礎。

今天我們正在書寫歷史的輝煌篇章。不久的將來,每個炎黃子孫會認識到,傳九評、促三退是反迫害,也是每個中國人的心靈復甦,是整個華夏民族的道德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