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裏的明燈,濁世中的輝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衡量一個暴政有多邪惡,除了受暴政迫害者本身遭受暴行的慘烈程度,以及迫害涉及的人數多少,波及的地域大小,還有一個重要指標就是,暴政對外界(非直接受害者)的控制和影響程度。也就是,外界知不知道這場迫害,外界對被迫害的群體是充滿仇恨還是報以同情,以及外界敢不敢於公開站出來譴責這場迫害。實際上,受害者遭受的折磨有多大,除了施暴者的邪惡本性外,很大程度上本身也取決於外界對這場迫害的關注和態度。按照這個指標,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無疑是歷史上最陰毒,最邪惡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九年來,數十萬人被非法關押,有名有姓的就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數千人被關精神病院,無數人被綁架到洗腦班,多少學員失去工作,多少人被迫流離失所,多少孩子淪為法輪功孤兒,多少大法弟子的子女在學校遭到與其年齡完全不相符的種種欺辱,更是傳出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以牟取暴利的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不過,這些只是中共捂得嚴嚴實實的迫害鐵幕後面的冰山一角,當有一天迫害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全世界的人都會驚訝的瞠目結舌。

中共之所以能夠製造出最邪惡的迫害,是因為它早就準備好了一個最邪惡的環境。

經過幾十年的無神論洗腦,又是絕對「一言堂」的輿論控制,加上暴力強權造成的恐嚇心理,形成了一種變異的黨文化社會環境。在這個環境裏,把對神的信仰當作是愚昧落後、無知反科學,人們對不認同的東西喊打喊殺。在這樣一個氛圍下,中共發起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在用各種謊言煽動起民眾的仇恨之後,老百姓對受害者就很難升起同情心,而且中共的暴力工具早已馴服了中國人,犬儒主義成為人們求生的本能。利用信息封鎖和欺騙宣傳,中共讓很多人不相信這場迫害的存在,或者對這場迫害的系統性和殘酷性持懷疑態度。在生活中,可以觀察到一些奇怪的現象,就是那些口口聲聲不相信迫害的系統性和殘酷性的人,卻知道法輪功是最敏感的話題,明白為法輪功說話是中共統治下最危險的事情。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可以跳起來罵法輪功學員該死,但又矢口否認迫害的存在。想想看,他自己不正是在迫害法輪功嗎?只不過他的權力有限,只能罵罵而已,如果他有權抓人,殺人,活摘器官,那還有甚麼暴行不可能發生呢?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伴隨著中國經濟發展這樣一個背景的。共產黨在被迫對人民鬆綁以後,中國人民對物質生活爆發出了強烈的追求,同時趕上了「經濟全球化」這樣一個機遇。有聰敏勤勞的人民,有發財致富的慾望,有海外的投資和技術,當然能製造出經濟繁榮。但是,中共竊取了人民的血汗,以經濟發展為執政合法性的依據,把經濟發展上升到了意識形態和終極信仰的高度。不顧資源、環境和後代子孫的生存機會,盲目追求經濟發展,鼓動全國人民一切向錢看,把掙錢當作共產主義信仰破滅後的替代品。西方媒體戲稱現在的中國是「資本人民共和國」。但是,失卻了社會公正的跛足經濟改革,造成了可怕的社會現實。就業、醫療、住房、教育、社會保障、收入分配是中國社會面臨的六大民生難題,在山西黑磚窯驚現童工,「太湖美」變成了污濁之水,大規模維權抗爭事件不斷出現。然而中共還在鼓吹現在是從未有過的「太平盛世」。

正是這個急功近利的表面經濟繁榮,成為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另一個重要環境。

中共大肆威脅利誘海外政要和商人,積極滲透海外媒體和政界,發展親共媒體和社團,並用金錢收買小國為其在國際上搖旗吶喊。中共手裏的砝碼有十幾億人的大市場,有勤勞廉價聰明的勞動力,有領土可免費出讓,有土地可廉價出賣,有資源可隨便開發利用,有環境供投資者污染,有嚴格的制度限制獨立工會和獨立媒體起來與外商爭權利。這一切經濟利益的誘惑,讓海外的政客和商人趨之若鶩,對邪惡中共採取綏靖主義,對中共在人權和言論方面的迫害,裝聾作啞,甚至主動迎合中共,討取歡心。華人社區的學生會、同鄉會、中文學校、行會聯會等,都是中共滲透的目標。中共甚至大力招降在西方國家參政的華人,在政治上培養代言人。正是利用暴力強權和利益誘惑,中共讓許多即使相信迫害存在的人,包括一些西方國家的政要們,也不敢站起來正面譴責中共,甚至在利益驅使之下還助紂為虐。

所以,這場迫害具足了欺騙性、迷惑性和殘酷性。這場迫害不但在國內暢通無阻,而且在國際上失去了有效的監督和施壓,從而使得中共更加有恃無恐。其殘酷性更是體現在世人被中共矇蔽以後的默不作聲,中共從而肆無忌憚的迫害法輪功學員。

但是,邪惡正好彰顯出正信的力量。

中共聲稱要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但是,九年過去了,法輪功不但繼續存在,而且還在全世界洪傳。面對嚴酷的環境,法輪功學員沒有退卻,沒有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是在反對這場邪惡的迫害中,實踐著「真善忍」。中共散毒,法輪功學員就揭露中共,向廣大民眾講清真相。媒體被收買了,法輪功學員就從街頭講真相做起,到今天,發展起了自己的媒體,有電視、電台、報紙和大量網站,有明慧學校和弘揚傳統文化的藝術學院。有人說,是誰誰誰給了多少錢,那是他們真的是不懂得甚麼是修煉人。對於沒有信仰、或者只信仰金錢的人,中共做一切壞事都是靠給錢才有人為它賣命,他們不明白法輪功學員自己願意為大法付出的境界。簡單的打個比喻,一萬名學員,每人一年拿出個人收入中的一萬美元,那就是一個億。大法弟子除了簡單的正常生活外,都願意為大法付出,哪有甚麼辦不成的事呢?

正是在法輪功學員鍥而不捨的努力下,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並公開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說話。高智晟、郭飛雄、李和平、滕彪、李蘇濱、溫海波等大陸律師敢於公開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力行,他們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慈悲行動,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修煉人的境界,證明了中共的宣傳是謊言,證明了法輪大法是正法。

古巴比倫、古埃及、古印度、古代中國等幾大人類文明,在歷史的風雨滌盪中,只有古老的中華文明傳承下來了。經歷了共產主義的生靈塗炭、幾十年閉關鎖國之後,在世紀之交,中國又成為世界關注的中心。這一切能是偶然的嗎?當然不是,是因為一場久遠歷史早就安排好了的大戲要在這一茬人類上演,要在中國這個大舞台上展開──這就是法輪大法從中國傳出,並將「真、善、忍」的理念播向世界。

在這個日漸紛亂,道德日益下滑,戰爭、仇恨、慾望肆虐的社會,「真、善、忍」對於中國,對於世界,實在是太重要了,那是神對人類的再一次慈悲。

多少年後,能夠走到未來的人類,回顧二十一世紀之初這場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也許覺得那是不可思議的神話,然而正是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維護,使得人類走到了未來。

那是黑暗裏的明燈,濁世中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