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營救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近日某地同修被邪惡接連綁架,外面的同修處於麻木觀望狀態,營救處於癱瘓,心裏感到很痛心。就此談談發生我身上的關於營救的故事,希望對同修有個借鑑作用。

去年我因帶著強烈的人心與人講三退被那人舉報,邪惡在我臨時住地搜出二百多本《九評》、光盤等真相資料。我成為它們重點拷供對像,迫害程度、情況暫且不提,單說外面同修營救的事。

當有同修知道我出事之後,馬上通知周邊的同修發正念,然後到該地派出所搜集電話、參與綁架人等信息,上網曝光。同修找到我娘家父母,動員他們到公安局、派出所去問情況要人。其間去我家的不止是一個、二個同修,分別去的,有個同修去過幾次,還把我父親的團給退了。還有同修問路問到幾十里以外我婆家,把我體弱多病瞎眼的婆婆也接來,一同正念加持她掛著牌子到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講真相要人。當時正是三伏天,她們在看守所門口守了一天一夜,蚊子將她倆咬的一身全是疙瘩,連看守所的警察都感動了,對我也客氣多了。當時我正在絕食,不斷聽到外面同修營救消息,正念也越來越堅定。

我被秘密劫持到派出所、洗腦班、看守所、醫院,外面的同修都一直跟蹤報導,有條有序的將有關電話地址、相關人員等等一切信息曝光在網上,同時海外同修的真相電話對邪惡也起到了很大的震懾作用。我在醫院被強制輸液時,許多同修又趕到醫院發正念、貼真相資料、打電話。有一次一個監護我的女警接到真相電話之後,明顯對我客氣多了。在醫院的花園裏、過道上幾乎都有同修的身影,家人幾乎也天天到醫院裏來,嚇得那些監護的人門都不敢開。

由於大法弟子整體的配合,邪惡無計可施,囂張的氣燄沒了,剩下的是同情與佩服。有一個小插曲:一個監護我輸液的老頭看見我在看經文就告訴了所長,結果那個所長收去經文看了一眼之後又跑過來塞給我說:拿去拿去,這是你的精神支柱。那個老頭再也無話可說了。記得有一位在派出所工作的人員說:因為你的事,我們派出所接到的電話沒歇過氣。同修製作了大量的真相小冊子、傳單、橫幅、惡人名單在當地散發,張貼。當時對邪惡震懾作用之大,可想而知,惡人惡不起來了,相互推脫,最後不得不讓家人將我領回家。

雖然只有這隻言片語,可是這當中的細節故事很多是難以闡述的,很感人,在營救的方方面面的干擾、阻力也是很大的。當時有的同修支持,也有反對的,認為這樣做太危險,報導太及時,力度太大,擔心邪惡會加重迫害等等。參與營救的同修也是頂著很大的壓力走過來的,他們有時真的感到是山重水複疑無路,但一次又一次擺正基點,調整心態之後在師尊的加持和點悟下,事情又有了新的眉目,真感到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其實邪惡才是最怕曝光的。

以上都是同修過後親自給我講的,還有很多。後來有常人說:你都像某某某英雄了,到處都是關於你的消息。是啊,當時我擺脫邪惡迫害的時候,同修還留下了很多沒有及時發出去的關於我的真相。師父說過「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當時這些同修也確實做到了,做到了堅定正念證實法,迫害也就在這個過程中解體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