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營救同修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得到同修被惡人綁架的消息後,我們當時的部份同修立即商量營救。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們是一個整體,正法到了今天,我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消極無奈的任由邪惡肆無忌憚的逞兇行惡。雖然我們還沒有過整體營救同修的經歷,然而智慧來自法中,來自正念。

經過簡單切磋,我們決定首先應清楚事情發生的過程,目前的具體情況,以及目前同修的狀態。了解到清蓮是在超市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保安惡意舉報的。清蓮,七十歲左右,修煉大法已十多年,是精進實修的大法弟子。七二零後已三次被邪惡迫害,現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所謂的拘留期是十五天。

情況清楚了,大家速速達成共識:

一、一人出事,和整體有關,我們每位同修都要用法來衡量,歸正,絕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在這宇宙正法的最後時刻,每一刻都「值千金,值萬金」(《芝加哥市法會講法》),我們在趕時間救人。「搶人」已迫在眉睫,我們的時間只能用在師尊安排的三件事上,監獄牢房不是我們呆的地方。

二、分頭通知同修一起高密度、近距離的發正念,徹底清除清蓮空間場中的一切黑手、爛鬼,徹底清除另外空間操控拘留所內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並讓它現世現報,加持清蓮正念闖出魔窟。

三、立即上網曝光邪惡。

四、分頭給有關部門寄真相資料,或打電話講真相

五、協助同修家屬去有關部門要人。

兩天後大家再次碰頭,彙集了一下情況。首先我們找到了很多的不足和人心,如:求安逸心、依賴心、對時間的執著心、同修之間斤斤計較不善不忍之心,認為自己以前做的不錯,真相資料發了不少,眾生也救了不少,現在正法已近尾聲,應該歇口氣了的自滿,懈怠心,還認為「奧運」在即,邪惡的表面比較猖獗,應該避避風頭的怕心,對親情的執著心等,這些心有的已經明顯的表現在自己的言行上,有的則隱藏在很深的角落。我們直面它,清除它,用法來歸正它。我們就是要把修煉中遇到的任何事都變成好事,把它作為整體提高,救度世人的契機。

另外,寄真相資料,上網曝光邪惡都在做,發正念也堅持得很好,在拘留所周圍不時能遇到同修,大家相視一笑,或微微點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就在同修出事的前一晚,她曾對甲同修說過這樣一番話,「安全一定要注意,不要再這樣大大咧咧的,你們沒去過(指監獄),不知道裏邊的邪惡、厲害,裏面真的不好耍喲!」在潛意識中清蓮是否對邪惡的迫害還心有餘悸?而第二天在超市,保安抓她時,如果她正念很強,不動人心,也許這一難就破除了。在關鍵時刻,忘了使用師尊賦予我們的神通,忘了發正念,動了人心,心一慌,就容易被邪惡鑽空子(這裏並不是指責同修,是希望我們從中吸取教訓,正念正行,不讓邪惡的迫害再延續)。

而今同修身陷囹圄,在邪惡相對集中的魔窟中,正念正行更為重要。如果使用常人的方法,鬆懈了自己的意志,授邪惡以柄,就真的會加重魔難。不走師尊安排的路,就走了舊勢力的路。關鍵時刻我們一定要成熟、冷靜、不動人的念頭,在過程中不執著結果,就利用這過程歸正整體,利用這過程講真相,救度世人,正念正行。一切交給師父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現在必須加持清蓮同修的正念,內外一致,才能形成一個無堅不摧的正念之場。

同修立即與那家屬溝通,講法理,講道理,好在同修家屬也曾修過大法,對法有一定的認識。經過溝通,答應配合整體,用正念營救同修。

第二天,同修的家人直接找了負責此案的人,跟他講了她媽媽以前疾病纏身,經過修煉大法發生了怎樣的奇蹟,並嚴詞正告他們「我母親這麼大年齡了,如果不放人,出了事,誰來擔當?誰負責?誰今天就給我出個保證!」結果誰也不敢承擔責任。最後,他們讓同修家屬寫個監外執行的申請書。同修家屬說不會寫,他就寫了一個草稿讓同修家屬去打印,裏邊寫了幾條譬如「保證出來以後,不再煉功,和不與同修來往」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詞。結果同修家屬去打印的時候,把這些都抹掉了,只加了一些「今後會看住母親,不讓她再出事」等等的話,拿去交了。然後她利用探監的時候,告訴了清蓮同修:「正念」和「闖關」都很關心她。希望她保重身體,不要被「病魔」纏身,五天後來接她出獄。同修回答: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消息傳來,我不禁雙手合十,熱淚盈眶。有宇宙的大法循循導航,有師尊的法身慈悲看護,有眾大法徒的正念加持,只要我們正念正行,「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呀!

今天清蓮同修已成功闖出了魔窟,回到了助師正法的行程中來。在這次正念營救同修的過程中,再一次見證了大法與整體的威力。我們將更加成熟,理性的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兌現我們史前的承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