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營救家人同修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我和母親是在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同時得法的。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母親被邪黨惡徒綁架到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迫害中,母親在人心驅使下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回來後在同修的幫助下,母親又重新走回助師正法的路,但是心裏一直背包袱。

二零零一年邪黨迫害特別囂張,由於母親默認了舊勢力要加大魔難過關,於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七日半夜裏被惡警綁架。當時惡警也想綁架我,但我一直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呵護。當時惡警怎麼問我,我也不回答,就是發正念,他們沒有動的了我。

母親被惡警綁架到當地看守所後,我立即打電話通知本地的同修幫助發正念解體邪惡。然後我靜下心來,每個整點發正念解體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任何生命不允許動大法弟子,求師父加持母親正念正行。並打出正念讓母親做得更好,不配合邪惡,要堂堂正正闖出魔窟。

母親在堅信師父、堅定大法的正念和師父的呵護下,以絕食方式五天後被無條件放回。在母親被非法關押的幾天裏,我連續做了三個夢,看見母親做的好,就知道母親一定會回來。

二零零三年,母親去市場被「六一零」惡警看見,遭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當時我正在外地做資料,聽到母親被迫害的消息後,立即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求師父加持母親正念,不管母親有甚麼漏洞,也不允許邪惡迫害。我每個整點發正念。加持母親強大正念,放下生死,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

當時聽說勞教所天天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信仰,我就在思想裏打出一念:母親不存在被「轉化」,正念強大抵制迫害,誰也「轉化」不了她,誰也不允許動她一根汗毛,誰動誰的罪。讓母親堅定大法做的更好,一切都是師父說的算,大法弟子說的算。

在給母親發正念期間,不斷的有邪惡因素干擾,我都在法上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把它們破除、解體。如正在發正念時,思想裏就冒出:「你給你母親發正念,不給別的同修發,你不是親情嗎?」想讓我放棄,當時我抓住這一念,心想我不承認,我和母親就是這樣親情的關係,這一念立刻被解體掉。但我心裏沒有母親的概念,就是同修,不允許邪惡迫害大法弟子。

又如,發正念時想到母親做的不足的地方,這是邪惡因素想讓我動心,我當時正念否定,滅掉這一不好的念頭。

還有發正念時,邪惡因素有時讓我的大腦迷糊,覺的不管用,我又抓住這不好的思想清除它,繼續發正念加持同修。

但是當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有些不知如何去做的更好。就在這時,師父借同修的嘴點化我:不要放棄,不要氣餒,自己學法時,心裏想著讓母親也在學,邪惡不滅正念不止。於是我的正念更強了。

舊勢力看到在這方面對我不起作用,就利用家人干擾我,讓父親變得不好,讓他有外遇,弟弟妹妹們埋怨我和母親給家庭帶來了不合。當時我心裏很不好受,壓力很重。但當靜下心來學法時,就認清這是舊勢力利用親情干擾大法弟子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也阻礙家人被救度。我就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否定、清除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這不是家人想做的,是邪惡利用家人不好的思想干擾大法弟子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父親一定會好起來。

母親半年後正念回來。我跟母親交流時得知,母親在勞教所期間正念正行,所做所為跟我發正念所想的幾乎一模一樣:在勞教所企圖「轉化」母親,母親放下生死,正念正行解體了邪惡,做的非常好,在十二月份的所謂「攻堅戰」期間,勞教所調動外地武警迫害大法弟子,也沒有人敢動母親。

母親回來後,我們在法上認識,父親外遇一事也得到了善解。我理解這是大法弟子在法上展現的神通所起的作用。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真心感謝慈悲偉大師父的慈悲呵護,無以言表,感謝同修的幫助。我和母親作為大法弟子一定在最後的證實法路上做的更好,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