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隱藏在自身內的黨文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明慧週刊》三百二十六期刊登的《走街串巷勸三退》一文中,記述了作者對兩名女學生講真相時說的話,其中包括:……「愛因斯坦和牛頓的思想是開闊的,保證不是為名、為利自私的,所以才能有那麼大的成就。可他們晚年都走入了宗教修煉。」很顯然,這位同修沒有認真閱讀《解體黨文化》一書。

《解體黨文化》第二章第4節中有一個自然段,專門談牛頓的宗教信仰問題,非常好的一段文字,本身就是講真相的絕好素材。原文如下:「這裏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經典物理學巨匠牛頓。牛頓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中共無法掩蓋這一舉世公認的事實,於是在教科書中刻意把牛頓說成是晚年涉身宗教,並因此無所創造,誤導人以為其早年眾多的科學發現是在‘無神論’的世界觀指導下做出的,而晚年其宗教信仰阻礙了科學創造。然而事實是,牛頓成為虔誠的基督徒遠早於其從事科學研究,並且對神的信仰終生未變。牛頓早在劍橋大學讀書時,就已經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了。他經常在筆記本或課本的空白處寫下他的禱告,至今仍有許多保存在大英博物館中。他更經常和室友魏金斯在校外分發聖經給窮人,向他們傳福音;因此購買要分發的聖經成為牛頓學生生涯中除了房租與伙食費外最大的花費。甚至牛頓對科學的思索也與他的禱告生活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他常在信仰的思索裏想到科學,在科學的思索裏想到信仰。以至於後來紐約大學歷史系教授曼紐在其所著的《牛頓傳》中都說:‘近代的科學是源自牛頓對上帝的默想。’

很顯然,這個「晚年走入宗教」恰恰是邪黨企圖把科學與信仰對立起來,向民眾灌輸對神的信仰必定導致「愚昧」、導致「反科學」的一種誤導。當然,這位同修肯定不是有意按邪黨的說法去說的,但是不知不覺中卻認可了這種邪說。

大法弟子肩負重任,以訛傳訛的情況要儘量避免發生。為此,我建議同修,多讀一讀《解體黨文化》一書。《解體黨文化》二零零六年底發表後,我就打印出來,認真閱讀,並下載了語音版(MP3)反覆聽,感覺非常好。以前總覺得自己受邪黨洗腦幾十年,肯定被污染的很嚴重,但是究竟污染在哪裏,嚴重到甚麼程度並不清楚。《解體黨文化》讓我明白了甚麼是黨文化,它的來龍去脈和在方方面面的具體表現,也真正看清了黨文化對自己的毒害到底有多深。看和聽的遍數多了,我感到自己頭腦比以前清醒了,在面對面講真相時更加胸有成竹,對方的癥結很快就能察覺,並能迅速應對,講出的話也更有說服力了。

其實現在阻礙大陸民眾了解真相的,正是黨文化灌輸的那一套,如果把《解體黨文化》中的有關內容記熟,融會貫通,簡直就像有了解藥一樣,用時隨手拈來,藥到病除,非常自如。《解體黨文化》是大紀元繼《九評》之後的又一力作,是驅除馬列毒瘤,正本清源,回歸中華民族正統文化的一柄利劍。

根據自己的體會,我認為,多讀《解體黨文化》起碼有兩方面好處。

一、幫助我們儘快清除自身的黨文化毒素

大陸大法弟子在修煉前,和中國民眾一樣,在黨文化中浸泡多年。雖然在不斷的學法修煉中思想境界得到昇華,正念越來越強,但人的表面仍保留著許許多多的黨文化的「習慣」,在思維、語言、行為方式以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或多或少攜帶著黨文化的烙印或痕跡。師尊要求我們「不要老是抱著在中國大陸黨文化式的思維」,「作為大法弟子你要證實法、要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你不能夠在漫長的時間中改變自己,沒那個時間。」(《美國首都講法》)

按照師尊的要求,我們應當清除自身的黨文化毒素,而且要快。《解體黨文化》正好可以幫助我們做到這一點。

(一)棄變異,歸正統

文化是神傳給人的,目地是讓人在末劫最後時期能夠聽法、得法,能夠得到神的救度。可見,神傳文化對於人來說,多麼重要。然而,在短短幾十年裏,邪黨依靠強行的宣傳灌輸和暴烈的血腥實踐,全面摧毀了中華神傳文化,代之以一套邪惡的黨文化系統,並最終使其演變成人們的思維習慣,變成了自然,變成了人生命的一部份,也就變成了「本性」,變成了司空見慣的「社會習氣」。

比如,「人人見面有戒心」就是黨文化思維造成的典型社會狀態。大家可能都有這樣的經歷,在面對面講真相時,你剛一開口,對方的第一反應就是戒心。戒心使社會上的人為了自保成天提心吊膽、處處設防,活得十分沉重。更可怕的是,戒心讓人們甚麼都不相信,甚至連事情的本來面目也不相信。當你說出事實真相時,人們會持懷疑態度。邪黨的造假宣傳和操控民意在很大程度上因這種戒心而得逞。

大法弟子身處這個社會,周圍人人都這樣,都是這種思維習慣,就像「妒忌心」一樣,「在中國表現的極其強烈,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轉法輪》)師尊在談到從大陸到海外的一些學員時指出,「長期在高壓下、在黨文化中,在被黨文化變異了的人際關係中,完全是一種畸形的思想。」「習慣了黨文化中的生活方式、緊張的人際關係」。(《美國首都講法》)

現在我們在修煉中出現問題,都能比較自覺的向內找,找到心性上的不足,去掉它。而這種已經形成自然的思維習慣,有時卻難以察覺。同修之間互不信任,各自有所保留,不能暢所欲言,難以消除間隔;有的學員並未放棄修煉,卻無論誰問都說「不學不煉」了;有同修受迫害入獄,出來很長時間了其他同修仍不太願意接近,如此等等,都與戒心思維有關。有位同修在迫害初期曾說出他人姓名使他人受到牽連。後來這位同修跟上了,講真相做的很不錯。最近他跑很遠的路送來自己下載刻錄的光盤,我猶豫再三最終沒有收下,過後很後悔。我知道,黨文化思維還在作怪。

又如,習慣於說黨話也是黨文化造成的變異。

《解體黨文化》指出:「在中共政權搖搖欲墜、人民亟待回歸正常人類文化的今天,認清附著在民族語言上的黨話,清除黨話,已經成為刻不容緩的任務。」

然而,大陸大法弟子中黨話至今仍被有意無意的使用,網上同修交流文章中,時而出現「春節」等字眼,「同志」等詞語在日常生活中更是普遍掛在同修嘴上。

實際上,現代漢語中很多語彙已經被黨文化污染的幾乎無法使用了。如果長期習慣性的使用具有特定黨文化內涵的語彙,不但直接支撐著邪黨話語系統存在的「場」,使其繼續為非作歹,同時,也阻礙著我們更好的溶於法中。

從《解體黨文化》中了解到哪些話語屬於黨話、其實質及危害後,我就時常告誡自己,儘量避免使用,尤其是一些常用詞。例如,「春節」我現在一定要說成「過年」、「過大年」、「中國新年」。「陰曆」和「農曆」都不能再說,我說「皇曆」或「傳統曆法」。「同志」一詞,如果聽到同修使用,我就提醒:這是邪黨信徒的稱呼,千萬別再用;碰到常人使用,我一般會半開玩笑的說:這在國外是同性戀者的稱呼(確實如此),別這麼叫,不好聽。

大法弟子是有能量的,「你講出的話要起作用的」(《轉法輪》)。說黨話等於給邪黨輸送能量。大法弟子每天都在大量傳播以正常人類語言為載體的真實資訊──真相資料,當然不該再使用和傳播非正常人類語言──邪黨話語。清除黨話,說正常人的話,從我們自己做起。

大陸大法弟子至今生活在邪黨專制和黨文化泛濫的環境中,講真相的對像大都滿腦子黨文化。如果不能有效清除自身的黨文化毒素,講真相的效果可能會打折扣。因此,我們應當理性的清除黨文化毒素,拋棄變異的思維習慣及行為方式,更好的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

《解體黨文化》不僅讓我們看清了黨文化的表現及危害,也讓我們瞥見中華正統文化的一角,對於許多對傳統文化知之甚少的同修來說,真是不可多得的寶貴教材。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將帶動人類文化回歸正統。

(二)解封閉,豐資訊

「七二零」以後,在邪惡殘酷迫害中,幸有師尊親自確立的可信網站──明慧網,使身處高壓封閉狀態下的大陸大法弟子有了了解時事,了解真相,了解師尊正法進程的基本渠道。這些年來,明慧一直在提倡資料點遍地開花,呼籲有條件的大陸弟子儘量自己上網。

可是,幾年過去了,至今大陸弟子中仍有相當一部份人雖具備條件,卻還在等、靠、要。原因何在?除了有怕心等等之外,被「黨叫幹啥就幹啥」這種黨文化觀念長期洗腦和奴役,從而潛移默化養成唯命是從、得過且過、孤陋寡聞的惡習,對邪黨高壓封閉造成的信息不完整習以為常,同時對由此帶來的危害渾然不知,都是重要原因。

有位同修是退休教師,修煉很精進。每天學法到深夜,一早起來煉功,平時不看電視不看報紙,也沒上網。家人對此不理解,說同修「過的不是人的日子」。同修在給家人講真相勸退時,家人不信,反而說,你怎麼知道呢?那意思是你根本沒有信息來源,憑甚麼你說的這些就是真的。

花很多時間看常人電視,特別是連續劇之類,肯定不好,這在大法弟子交流中已經達成共識。但是,我認為,比如利用吃飯時間有選擇的瀏覽一下電視新聞之類還是有必要的。但是,有一個前提,就是必須上網,有了解事實真相的渠道。

常人社會的熱門話題往往恰好是我們講真相的切入點,像最近西藏、奧運等等,邪黨垂死掙扎,操縱媒體炒的沸沸揚揚。如果我們既能從網上了解真相,又看到邪黨怎麼在電視上造假宣傳的,真假兩方面對比著談,就更有利於揭露邪惡,更有說服力。《風雨天地行》、《偽火》等光盤幾年來一直是我們揭露邪惡的主打真相資料,其中「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那些鏡頭都來自惡黨電視節目「焦點訪談」,邪黨自己造的假恰恰是揭露它的有力證據。

同樣是看電視,我們與常人卻完全不同。常人是聽信與被動洗腦,我們是了解並加以利用。試想,那位教師同修如果平時既非不看電視,又能上網,進而引導家人也上網看真相,結果還會是那樣嗎?過人的日子,做神的事情,不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嗎!正如師尊在《轉法輪》中講到修口時說的那樣,「我們按照煉功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把握好就可以了。」

從實際情況看,建立家庭資料點,長期堅持上網的同修在證實法中顯的更加理性與成熟。相反,之所以有些同修每當社會上出現甚麼狀況或者聽到點兒甚麼說法就心如浮萍,隨之波動,學人、跟風、大幫哄等等,除了心性上的原因外,信息不完整所導致的無法對事物作出正確判斷,也是一個重要原因。自我封閉狀態下的孤陋寡聞,容易導致行為偏激。

常聽說有的學員只看《轉法輪》,不看其它資料,甚至《明慧週刊》等。其實,《明慧週刊》已經是大陸弟子最基本的閱讀內容了,是最底線了。看上去這些學員好像是以《轉法輪》為根本,唯此為大,實則是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煉形式不理解,沒有跟上正法進程。

是的,師尊講過把住《轉法輪》去修,就一定能夠修圓滿。可是,師尊還講過,「從整體情況看,大法弟子在成熟中走向圓滿已經不成問題了。目前要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如何的救度更多的世人!救度眾生!這就變成了大法弟子一件很大的事情。」(《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要救度眾生,大法弟子就要從自我封閉狀態中走出來,大膽的理智的獲得正反兩方面資訊,為我所用。其實,這信息也好,那資訊也罷,世間發生的一切,貌似紛亂,實則有序,不都在師尊一念之中嗎!冷眼靜觀,泰然自若,舉重若輕,這才是我們應有的狀態。

實際上,明慧網資料庫裏儲備著成千上萬的各種真相資料,豐富至極,足以滿足我們講真相中方方面面的需要。除明慧網外,還有大法弟子辦的其它許多網站,層面不同、角度各異,為我們講真相提供了許多便利條件。有時候,看著網上那浩如煙海、燦若群星,凝聚著師尊法力,凝聚著大法弟子智慧和心血的真相資料,我的心會在感動的同時隱隱作痛,沒好好的用啊,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同修。

(三)展所學,擔主角

師尊講法「是結合著現代科學和現代人體科學講的,而且講的層次很高。」(《轉法輪》)我們很多同修在最初接觸法時,都有一種感覺,就是覺得這本書內容太豐富了,知識太廣博了,天文地理無所不涉,古今中外無所不包。後來師尊一次又一次給我們講法、解法,不斷擴充我們,提升我們,不斷把我們帶到一個個前所未有的境界。現在我們都知道了,師尊是用法在宇宙最低一層的體現形式,人類這一層的文化、這一層的知識,傳授我們宇宙大法。可見,人類的文化與知識對我們有多重要。

前文提到的牛頓,這位人類頂級科學家,之所以相信宇宙是「全能的神,用我們不可想像的智慧創造出來的」,不能說與他對宇宙構造的深入探究和認知無關。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具有更多的知識,更開闊的視野,就能更好的理解師尊用人類知識、人類文化所傳授的高深大法。同時,大法弟子具備更專業的技能,也能更好的履行所擔負的職責。

在師尊早期講法錄音中我聽到這樣的話(大意):要儘量多學知識,要知識豐富,將來人類社會會發生很大變化,也是需要知識的。我理解,十幾年前所說的將來,也許正是指大法弟子證實法、全面講清真相的時期。看看這些年來,世界各地的、各民族各行業的大法弟子,利用各自的知識、運用各自所長,完成著許許多多證實法的項目,正像師尊當年所說的那樣。

不少大陸弟子原本文化程度不高,但這些年來在證實法的實踐中努力學習有關知識與技能,並用自己所學承擔起救度眾生的重任。有位外地來京的同修,靠給人家做家務當小時工維持生活,租住在一間地下室裏,生活上很拮据。可是就在這間狹窄陰暗的地下室裏,學會了使用電腦,用同修傳來的U盤做著各種真相資料。這樣的事例網上交流中我們看到許多,可歌可泣。

可是也有的同修,一遇到需要點兒知識和技能的事就繞著走,甚麼「文化不高」、「水平有限」、「不懂電腦」等等,或者即便做點事也是一遇到麻煩就一股腦推給「技術同修」,自己坐享其成。除了心性上的其它原因外,我覺得,這其中多少還帶有黨文化的觀念。曾幾何時,在邪黨文化中,知書達理是「封資修」;「知識越多越反動」;知識份子是「臭老九」;「大老粗」最光榮,這類糟糠糟粕在人們頭腦中的印象並沒有全部消失,它完全顛倒了榮辱。說實話,一個大法弟子,該你走的路你不走,你可能錯過了機緣;該你做的事,你做不了或者推給別人,那是恥辱。

大法弟子來自社會各個階層,以往受教育程度不同,文化基礎差別很大。但是無論如何,我們都是修煉的人,修煉的人是要提升的,要學習的。同時我們又是超常的人,甚麼都難不倒。其實不少懂技術的同修也是靠廢寢忘食的苦學苦鑽掌握技術的。當然,這個學習鑽研的過程與常人是不同的,是個修煉過程。

走在北京中關村電子一條街上,鱗次櫛比的商廈,日新月異的電子產品,真是令人目不暇接。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我心中想著師尊的話,「沒有正法這件事情就沒有人類的一切」,「三界都是為了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煉和救度眾生準備的」(《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是呀,這個高科技原本是外星人的東西,現在為甚麼這麼活躍,發展這麼快,還不是因為大法在用它,大法弟子在用它救度眾生嘛。常人不明白,以為是給他們享樂的,我們還不清楚嗎?

歷史上,師尊帶領眾弟子開創了輝煌燦爛的人類文化。如今,這場天作幕地為台的大戲已經轟轟烈烈的演到了最後一幕。大法弟子莫把自己邊緣化了,我們才是大戲的主角!「大法弟子才配在這裏展現輝煌。」(《致二零零五年歐洲法會》)

(四)戒浮躁,守清淨

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做資料是大陸大法弟子做的最普遍的一件事。為甚麼大陸大法弟子要走做資料這樣一條路呢。從表面看是邪黨信息封鎖給「逼」的,其實我想,絕非那麼簡單,大概也不是偶然的。

做資料,從常人角度看只不過是個文縐縐的活兒,可是對於大法弟子來說,做資料的過程更像是個修煉過程,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煉值得濃墨重彩的一筆。

做資料需要的條件看上去就那麼幾項,不過就是設備與技術,其實這其中的「彈性」很大。近年來,海外同修為我們提供了大量現成的真相資料,編寫了包羅萬象的實用技術手冊,很多地方還有懂技術的同修手把手的傳授,因而,從不能做到能做,幾乎就是一步之遙,一下就可以跨過去。可是,怎麼做,以甚麼樣的姿態做,用心到甚麼成度,達到甚麼樣的標準,這當中的差別可就太大了。做資料需要具備的素質其實很高,很全面。我們修煉的狀態、心性的提高都能反映其中,各種人心、各種執著也都能在這一過程中被修去。

這幾年,關於做資料,同修們已經積累了無數經驗與教訓,甚至對其中每一個具體環節都探討切磋過,這裏只是從清除黨文化毒素的角度再談談。

從這些年來的實際情況看,同樣是做資料,有些同修做出來的就是精品,有些同修做出來的卻是「劣質品」,比如無法正常播放的光盤、頁面釘反的小冊子等。我想,除了純技術原因外,這些「劣質品」多少能折射出黨文化中的好大喜功、粗製濫造、貪多求快、不用心等等。

做資料,雖然用的是這個空間人的材料和手段,可是在另外空間一定是很神聖的。想想師尊給我們講過的,「那個時候上學的人,都要講究打坐,坐著要講姿勢的,拿起筆要講運氣呼吸的,各行各業都講淨心、調息,整個社會都處在這麼一種狀態。」(《轉法輪》)

看看眼下黨文化橫行的大陸,社會風氣日漸低下,急功近利、短期效應、假冒偽劣、粗製濫造,常人自己都說,整個中國社會處於一種「浮躁」狀態。正統文化與黨文化,帶來完全不同的社會狀態,孰優孰劣,我們應當怎樣,不是一目了然嗎!

有一件事不知大家注意過沒有,在師尊的講法錄像中有這樣的鏡頭:師尊在解法,講台一側放著學員提問題的條子。師尊每當拿起一張不太平整的紙條,總要用手把翹起來的紙角向反面窩一窩,把紙條撫平。這樣,一沓紙條,師尊一張一張拿過來,一個一個解答上面的問題,同時隨手整理著紙條,然後碼放好。當最後一個問題解答完之後,師尊手邊放著平平整整的一沓紙條。這個場景給我印象太深了,難以忘懷。這就是我們的師尊,最偉大的覺者!這看似不經意的舉動,已經永遠銘刻在了弟子心中,所呈現出的一切,弟子將永遠效仿,永遠追隨。

神韻晚會,豈止內容高遠純淨,無與倫比,表面的一切也都盡善盡美,細緻入微。這是師尊親自主持的項目,是給我們確立的典範。大法弟子無論完成甚麼項目,都應當儘量做得最好。有同修交流中說,應對做好的資料發正念,這當然很好。但實際上,由於做資料整個過程都在我們的修煉之中,即使沒有特地去發,只要守住心性,就沒問題。「因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發,你摸過的東西都會留下能量,都是閃閃發光的。」(《轉法輪》)

二、幫助我們更好的揭露邪惡,救度眾生

隨著師尊正法進程的突飛猛進,舊勢力已經不復存在,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也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中迅速解體,可是黨文化──邪黨強行植入中華文明沃土的毒根,還在恣意的吸吮著,瘋狂的蠶食著,使邪黨賴以苟延殘喘。可貴的中國人每時每刻都生活在邪黨刻意營造的黨文化空間中,卻渾然不覺。正如《解體黨文化》中所指出的,「中國人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無時無刻不被這個黨文化左右著,人們深受其害而卻難以察覺,更難以擺脫與歸正。」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都有這樣的體會,許多常人之所以拒絕接受真相,是由於他們滿腦子黨文化思維。所以,如何清除民眾頭腦中的黨文化思維,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重要課題。

師尊告訴我們:「揭開邪惡的黨文化,是揭露邪惡本質,叫人認清它,看它是怎麼樣毒害中國人的,是怎麼樣在毀掉人良知的,怎樣毀掉中國古文化的,邪惡最終的目地是毀掉人。」(《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北京是邪黨把持的重點,也是黨文化泛濫的重災區。由於我們「三件事」做的不夠,北京地區的民眾,尤其在重要的政府部門、軍事機構、科研院所等處工作的人,真正了解真相並「三退」的還很有限。這些人普遍受邪黨思想控制較嚴,一般來說三言兩語很難勸退。長期飽受黨文化污染,他們判斷是非的標準已經扭曲,思維方式已經變異,相對於離邪黨控制中心較遠的人來說,勸退就要在解體他們頭腦中的黨文化思維上下更大的功夫。從實踐經驗看,讓他們看過《九評》之後接著再看《解體黨文化》,效果較好。

《解體黨文化》中涉及許多基本的理論問題。例如,師尊在《轉法輪》中提到的進化論。《解體黨文化》從最新科技成果的角度,對進化論,特別是以基因突變為核心的現代進化論之荒謬進行了系統的揭示。在講真相中,運用這些來破除那些迷信現代科學的人頭腦中無神論的殼,相當有效。實際上,講真相中遇到的疑難問題,《解體黨文化》中幾乎都有透徹的分析和解答。傳播《解體黨文化》,揭露邪惡本質,有助於我們更好的救度眾生。

看看由師尊親自主持的項目──神韻晚會,全球巡演,盛況空前,其清洗黨文化,回歸中華神傳文化的清晰走向和恢宏氣勢,是顯而易見的。神韻光盤傳到大陸,大法弟子奔走相告,如獲至寶,許多人是流著淚看完的。可是,對於廣傳神韻光盤,不少大法學員卻心存疑慮:神韻演出常人看不懂,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明白內涵;唱歌跳舞常人恐怕不愛看,等等。這些都是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這種「心存疑慮」本身就是黨文化的一種表現,建議有這樣想法的學員好好向內找,徹底清除黨文化的毒素。

神韻清新高雅的唯美的演出,在海外廣受歡迎,好評如潮,是因為節目的純正內涵、純善純美,並不是因為海外各界人士沒有被黨文化污染、道德良知與欣賞能力保持在一個相對較高的水準上,許多從中國大陸來到海外的觀眾看了後從內心的說好,這才是真正的中華文化。而黨文化統治下的大陸文藝舞台,長期充斥著庸俗、刺激與醜陋,始終在為道德下滑鳴鑼開道,推波助瀾。黨文化踐踏了中國人的心靈,毀掉了人的良知,惑亂了人的情趣,敗壞了人的美感。

佛法無邊!作為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我們應當廣傳《神韻》,緊跟師尊正法進程。廣傳《神韻》,度己度人普度眾生!邪黨的根都被拔起來了,邪黨在中國強行栽植的黨文化的毒根,以及強行植入中國人頭腦中的黨文化思維的毒根也將徹底拔除!

提兩點建議,僅供參考:(一)《解體黨文化》是一部揭示和清理黨文化的「百科全書」或曰「專業工具書」,希望成為大法弟子的案頭必備書,開卷有益。(二)煩請海外大法弟子考慮,儘快製作視頻版的《解體黨文化》,以便傳播。

敬請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