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大法弟子必須從思想中清除邪黨文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大法弟子必須從思想中清除邪黨文化》,頗有感觸,也想把自己對解體黨文化的些微體悟寫下來與大家切磋,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在得法修煉之前,對邪黨的反感可以說是由來已久。從上高中起,對政治課就非常的逆反,常反問政治老師「資本主義制度既然那麼不好,為甚麼資本主義國家還那麼發達呢?」上大學時恰逢「六四」之後,大一時每週六強制政治學習,所有人輪流念《人民日報》社論之類的,每次輪到頭上我都找理由拒絕念,其實也沒有甚麼特別的原因,只是覺的違心的念那些東西很噁心,念不出口。一九九一年暑假打工掙學費碰巧在某市檔案館手抄文革時期的檔案,這一經歷使自己明白了許多,覺的文革時期的共產黨原來那樣沒有人性啊!畢業以後在當時的石油部某部門工作,不久克拉瑪依一場大火再次告訴我:今天的共產黨仍然是那樣沒有人性啊!由於這些經歷和認識,一直就不輕易相信共產惡黨的邪說。包括後來的自焚偽案,雖然那時尚未得法,但並不相信共產黨的一面之詞,事後不久就突破網絡看到了海外對此案的真相報導。

可是,也正是因為過去有這些所謂的經歷認識,《解體黨文化》發表之後,一直就沒有系統的讀過,意識上也知道應該讀,偶爾也拿起來看幾頁,可反覆藉口工作忙,愣是沒有系統的通讀過,有時還在心裏想,我得法這麼晚,時間緊迫,看他還不如看《轉法輪》,反正我意識上也從來沒有認同過黨文化,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吧。就這樣沒把清除自身殘留的黨文化因素太當回事,有時看到自己的爭鬥心也會掠過一絲念頭:這該不是黨文化吧?有一次來自台灣的同修還指出我說的某句話帶著很重的黨文化氣息,可仍然沒有引起重視。

直到最近,我發現自己和孩子怎麼這麼不和諧?孩子總是擰著勁不聽話,叫他聽法,要麼不聽,要麼敷衍。雖然自己並沒有從內心覺的很生氣,可是一開口嗓門就很大,一副訓斥的架勢,我明知這個狀態不對,使勁向內找,覺的自己兒女情太重,正念否定它,可事到臨頭總是如此。我就在心裏跟師父說,到底怎麼回事呢?請師父點化弟子!這晚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和同修們來到一座兩層樓前,那樓底下中間掛著毛魔頭的像,同修們都開始上樓了,突然毛魔頭從那像上出來,手指著我說著甚麼。我心裏想:你那魔頭,還衝我來,我要滅了你!一邊就立掌,意念中想著打出去法輪將魔頭化掉,結果那魔頭竟然一直還走到我身邊來了,然後感覺大家上樓了,夢也醒了。我悟到師父點我:該清除邪黨文化了!於是第二天一口氣讀完了《解體黨文化》,這下清醒了。

我一直以來認為自己沒有認同黨文化,卻不知在大陸,黨文化無處不在,無孔不入,只要你在那個大染缸中泡著,你就逃不掉它的侵蝕。而我先前所謂的反黨文化(實質上是明白的一面拒絕中共黨文化之毒),看似「反」,實際上是身不由己,以毒攻毒,已在毒中,怎麼可能抵擋住?「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轉法輪》),必須跳出那個氣的層次,才能夠治的了病。我們首先必須徹底的清除自己思想中的黨文化因素,才能夠去解體眾生思想中的黨文化,救度他們。

當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再回過頭來看孩子,我內心感到異常平靜。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