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病業關經歷提醒我清除黨文化陰影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幾天前突然左眼充血,我向內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同時否定舊勢力對我的迫害。幾天過去,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厲害了,開始只是紅,不痛也不癢,後來出現難受、視力下降、流淚現象。看來邪惡來勢很兇,於是我加強了發正念的密度。

仔細想想自己這段時間總是很忙,三件事雖然在做,但不是很順利。拿起書來就有事,不是老人的事,就是孩子的事。到了晚上想看書,又困的堅持不住,發正念手也立不住。

自己沒能清醒的認識到這是舊勢力的迫害,讓邪惡有了落腳的地方,使我的左眼紅了十多天,特別是當我面對常人時經常會有人說;「哎呀!你的眼睛怎麼紅了,快用點藥吧。」我一時不知怎麼回答,唉!都怪自己不爭氣,在常人面前造成很不好的影響。

師尊叮囑我們「越最後越精進」而我卻出現這個狀態,實在是不應該。我馬上調整心態,振作起來,想起「解體黨文化」一書自己只看了三分之二,這也是對自己解體黨文化思想沒能重視,給共產邪靈保留了一席之地。悟到這些後,我馬上利用三天的時間聽了一遍解體黨文化的錄音,聽完後我的眼睛就基本恢復正常了。

在這三天中,我認清了許多黨文化的東西和共產邪教的邪惡之處,認清了自身還存在著哪些黨文化的思維方式和話語系統。想到周圍還有很多同修沒能認識到清除黨文化的重要性,有的學員至今還不能接受《九評》,不願看《解體黨文化》,真想和這些同修交流一下。

黨文化直接滲透到我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現在的中國人已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方式去想問題。比如我有時在一些小事上放鬆自己,用假話開玩笑糊弄別人,這是利用了黨文化中的「騙」;再比如我和丈夫在工作中是同行,又同修大法,有的同修說我倆「志同道合」,當時我自己內心也認可;有時還說「領導」、「團結」等這些黨文化中的黨話;還有些「黨話」雖然平時不說,但只要這些話語在我們頭腦中存留,並且沒能認清,就做不到擺脫黨文化的目地。

在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又悟到了對《九評》的排斥就是對共產邪黨的認同,就是在自己空間場內給邪靈提供了溫床,你沒求它可你的思想符合了它,它就利用你這不正的一念干擾你。其實《轉法輪》中講「修煉要專一」,在我們的頭腦中存留共產邪教的任何東西都是很危險的。因為它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邪教組織。如果我們經常運用邪黨的思維方式,頭腦裏裝著邪黨的話語系統,不也是犯了不二法門的戒了嗎?

通過這次的經歷使我還明白了,我以前為甚麼爭鬥心那麼難去?不讓人說的毛病老也改不了,別人一說我,我就總是有理由,不說出來就堵的慌,覺的自己有理就要講,其實都是黨文化中「鬥」的因素在作怪。邪黨不就是聽不得不同意見嗎?

我還發現有的同修相互之間不信任,憑著想像猜疑別人,從而造成同修之間的間隔,這也是黨文化中「懷疑一切」的因素在起作用。

如果我們不認清甚麼是黨文化,就無法擺脫自己身上黨文化的陰影。希望有和我的情況一樣的同修一定要以我的教訓為戒,別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使我們能更好的不受干擾的做好三件事,才不負眾生所盼。

層次有限,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