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與「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也許有的同修會覺的「解體黨文化」和「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好像並沒有甚麼必然的聯繫。在這裏我就把我自己,和跟其他同修針對這兩個問題的理解以及他們之間的內在關聯寫出來,與大家共同探討。

「解體黨文化」指的就是大紀元的第二篇長篇社論《解體黨文化》。《九評共產黨》出來以後,可以說不光是在常人中引起了震動,就是在大法弟子中間,也引起了很大的反響。當時很多大法弟子在學法之餘,不只一遍兩遍的通篇閱讀,還要找出時間收看新唐人製作的《九評》錄像片。我個人讀過幾遍《九評》後的感覺就是那種──「豁然明朗」。

以前也知道共產惡黨不好,但要說出其到底哪裏不好,也總是智貧、語澀。即使能找出一些實例,也多是皮毛,並不能切中要害。讀了《九評》以後,不但自己認清了這個邪靈基因本質,看穿了其骨子裏的邪惡。更讓我的身體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自由和輕鬆感。之後大紀元又出了《九評共產黨》的姊妹篇《解體黨文化》,開始我自己覺的應該讀,但每次讀個開頭就讀不下去了,好像思想中總是有一層隔膜,讓我越想看清越看不清,越想讀下去越讀不下去,再加上個人生活中的其他事情的干擾,就這樣我看了開頭就放下,再看又再放下。到後來,就連想去讀的想法也沒有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干擾我的就是我自己思想裏殘留的、更深層面上的、更隱蔽的、更不易察覺的「黨文化」在作怪。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知道了希望之聲正在聯播《解體黨文化》。也許是《九評》給我的思想開了一扇窗,也許是師父的慈悲幫助,我有一次萌生了收聽聯播的願望。剛開始聽前幾篇的時候,干擾也很大,頭腦經常放空,甚至播音員讀了很大一段,自己都好像沒聽見。當時我自己悟的是舊勢力的干擾(現在感覺應該還有自己思想中的,邪黨文化利用思想業力的干擾),於是堅定了正念,強迫自己堅持聽下去。就在收聽的過程中,自己的思想也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思維越來越清楚,感覺越來越愛聽,內容越聽越精彩!當聽到下篇的時候,我已經忍不住一邊看播音稿子,一邊聽。其中很多內容仿佛被種在了我的腦海裏一樣,竟然會過目不忘,過耳不丟。

比如,在說到邪黨文化中用詞的時候舉了一個「下崗」的例子。當時的我怎麼也沒想到,「下崗」這個詞會跟邪黨文化有關。看了具體剖析後,才真正的明白了此詞之毒、之邪。表面上「下崗」好像等同「失業」。但為甚麼惡黨要造出這個詞來代替「失業」呢?原來,「下崗」的反義詞就是「上崗」,用了這個詞,無論從語義,語氣,聽覺上都要比「失業」這個詞更有迷惑性,仿佛下了崗還是有希望上崗的。此詞的被製造,正體現出了邪黨的險惡用心,它不但要欺騙人民,更是要迷惑民眾,淡化矛盾。其用意之深,手段之隱晦,不得不叫人驚出一身冷汗!不怪中國人即使罵惡黨,也是在其所營造的黨文化裏罵。

文化是一種無形的,但又無時無刻不存在於我們思想中的「物質」。我個人感覺它的某些方面就像我們修煉人遇到的「情」一樣,我們每個人都浸泡在不同的、相同的、好的、壞的、純的、不純的文化氛圍中。文化直接影響著我們的思維狀態,思考方式。但是「文化」不同於「情」的一面是,好的、純的、正統的文化能夠引導人民向善,提高人們的道德修養,規正人們的言行。但壞的、不純的文化不但會使道德墮落,人心變態,倫常混亂,還會被別有用心的勢力利用,達到一個比一場昂貴戰爭還經濟、還迅速、還穩固的效果。文化既然有如此的魔力,惡黨當然不會放過利用的機會。所以它才從改造思想,改造文字,創造惡黨的紅色藝術,在暴力摧毀幾千年中國人頭腦中形成的正統的、傳統的古老文化的基礎上,用惡黨創造的文化填充。從而全面控制人的思維和行為,以為其更好的利用。

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不可能帶著一絲黨文化的因素圓滿。尤其很多中國同修,從一出生就浸泡在所謂的黨文化中,強行洗腦的結果就是被污染而不自知。有同修說,如今的俄羅斯之所以有如此的形式,就是因為其表面民主了,但黨文化的思想殘餘還在起著作用,也就是說,他們還沒有真正的摧毀自己思想中的黨文化。那歐洲的民主國家德國呢?何嘗不也是如此呢?在德國的東部,原德共殘留的黨文化還依然保留在很多東德人的思想深處,表面現在的東德人民主了,思想自由了,但實際並非如此。一些生活在德國東部的大法弟子都有這樣的感覺,那就是在東德發資料講真相非常的難。很多東德人直接就表示對政治、迫害、人權不想談論。真的是不想談論,不感興趣嗎?我個人認為,還是黨文化在思想深處產生的怕心和殘留的恐懼在搞鬼。因為那段歷史,對很多東德人民來說,都是刻骨銘心的。

所以,徹底解體自己思想中的惡黨文化,絕不是光看《九評》就能解決的,我在這裏真心的希望那些到現在還沒看過或聽過《解體黨文化》系列社論的同修,一定要抓緊時間看看。我想,這也是正法的形式要求吧。因為只有徹底清除了黨文化,我們大法弟子才能更純淨的做好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大任!

說了這麼多關於黨文化,接下來我再談一下我自己對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的一些感悟。一提到舞蹈大賽,我馬上會想到全球華人新年晚會賣票的經過。當初無論從我個人修煉角度,還是自己應該在法上的認識角度,我都沒有把賣票跟自己證實法救度眾生聯繫起來。由於自己當時對賣票的不重視,以及在法上的參悟不夠,造成錯失了最寶貴的時間和機遇。雖然最後自己認識上來了,但時間也所剩無幾了。我想當時跟我有相似經歷的同修應該還有很多。過後,很多同修間交流的時候都在反思自己走過的這段路所留下的遺憾。那麼這次舞蹈大賽的消息傳出後,我不但沒有吸取教訓,反而又犯了同樣認識上的錯誤。最初聽說舞蹈大賽,我的第一感覺就是這離我的專業和所了解的知識範疇相差太遠了,而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去做些甚麼,去跟常人講些甚麼。於是就放到一邊不去理會了。

後來師父的新經文出來了,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就是「我還不想這麼早說透,留點好處將來說。」(《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通過這句經文,我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和又一次給我們參悟法,修煉提高的機會與餘地。但不精進的我卻還在浪費師尊的良苦用心。不但沒有助師救度眾生,反而在後天觀念的影響下,一次次錯失良機。大賽時間的被推遲,這是不是我們作為弟子不精進造成的呢?這是不是跟我們個人修煉的狀態的反映息息相關的呢?一些已經悟到法理的同修說,在跟其他同修交流的時候,好像很多人都不感興趣,都是木木的沒有反應。我想,關鍵問題可能大家還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做。

其實,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已經慈悲的給我們這些不懂藝術的同修準備了必備的基礎知識。大段的中國舞的講解,多次提到的未來新年晚會的狀態,這些都是在點悟我們如何做以及為甚麼做的關鍵所在。師父的話都是法理,其背後都有深刻的內涵和給弟子修煉提高的空間。認真閱讀一下新經文,仔細在法上參悟一下,這些也是做好大賽的推廣和正念正行的必要前提。

寫到這,我想大家也都知道我的意思了。其實,舞蹈就是一種文化的體現。惡黨這些年在中國摧毀的傳統文化中,自然也包括中國的傳統的舞蹈文化。大家都清楚目前的正法形勢在突飛猛進,平時好像也都在說要跟上正法進程,那糾正被惡黨破壞的中國舞蹈內涵,從文化層面上解體邪惡,救度眾生,是不是也應該是正法形勢的需要呢?

我個人所悟:從九九年開始,大法弟子從擺放信息台,發資料,政府、民眾面對面講真相等等可見空間層次中,與舊勢力進行了曠世大戰。那麼隨著正法快速向表面空間突破,這種戰爭已經昇華到了精神文化的不可見層面。這也許是我們要徹底掃除舊勢力的最後層面了。所以,舞蹈大賽的意義遠遠不是一場舞蹈專業的比賽,這也應該是正法洪勢帶來的必然過程。作為大法弟子的我們,是不是應該努力做好,不辜負師父的良苦用心,不為自己將來留下遺憾呢?

以上是個人層次的體悟,很多感悟很難用語言表述,或者表述的並不正確。在這裏請各位同修對不當之處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