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善解冤緣的一點體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早在師尊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九日發表《法正人間預》這篇經文時,我就想:法正人間即將到來,到那時神佛大顯、白日飛升,感到備受鼓舞;心裏很期盼、等待這一天。當跟頭把式的走過這幾年之後,正法進程到了講真相勸三退抓緊救人的今天,我才如夢方醒,明白了其中更深層的內涵,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自己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做的很吃力。各種人心、私情、觀念嚴重障礙著我,效率很低。就拿勸婆家人三退來說,由於在零二年和丈夫離了婚,一想上門去講,這心裏就打怵。以前為了讓他們能聽進去大法真相,真是用心良苦。好不容易才使他們知道大法好,現在還要去勸三退,心裏的畏難情緒、不願見到破壞我家庭的那個女人的心、與前夫及家人前後十幾、二十年的恩恩怨怨,這些執著心雖然修掉很多很多已所剩無幾,但正念不足時想起來,被舊勢力無限放大還能把這張人皮撐的鼓鼓的,因為這些恩恩怨怨牽扯的是生生世世的亂世冤緣。可神的一面卻是明明白白:這麼多一家子人,這麼大的緣份,不救行嗎?我一定要救他們!不管自己還有多少人心,都沒有救度眾生這件事大!況且骯髒的人心不是真我,我不要它。

經過幾番正邪較量,我終於在今年元旦過後,親自上門勸三退,正好哥嫂弟妹都在婆家,凡是入過邪黨組織的都退了,兩個保姆也退了。可是二哥不讓我給他剛上小學二年級的孫女講。我說孩子更得救啊,你把小冊子給她看看吧!但是沒有堅持。晚上我夢見自己和一些人擠在一條船上在往前劃,二哥的孫女也在船上,但眼珠上牢牢的粘著不少片狀的沙子,自己怎麼也抓不下來,就使勁向我喊:「把我眼睛裏的沙子拿下去!」醒來後,我很難受:邪黨的毒素就像緊貼在孩子眼珠上的沙片,不清除能行嗎?過些日子,我給前夫打電話勸三退,記不清這是第幾次了,但這次我的心很純淨、慈悲,終於他也同意三退了。

這以後,我忽然發現自己對他們的恩恩怨怨不知甚麼時候煙消雲散了,就連耿耿於懷的前夫欠我三萬元錢賴帳不還的事我也全然不放在心上了。突然我悟到「亂世冤緣皆得善解」更深層的內涵。原來,這生生世世結下的冤緣、欠下的債,除了師父給消去的,那些在消業中還不了的、在發正念中清除不掉的、在個人修煉中無法了結的亂世冤緣,在講真相勸三退中全能善解。師父看到我們修出不帶任何私心救度眾生的慈悲心時,幫我們善解了。

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過去遇到一些事,只是一個奇怪就擋住了,也沒有往深悟。比如一次剛上出租車一句不經意的話,卻引來司機大吵大嚷的衝我吼了半程,事後同修說是你哪生欠了人家的。現在我明白,用這種方式還債是符合了舊宇宙的理,不是善解冤緣。我應該在上車前就抱著救度司機的慈悲心,欠誰甚麼都會善解。

還有一次我在貼完真相往回走時,卻遭遇劫匪用刨錛刨我的頭,把我打的暈死過去。幸虧師父保護我才撿回這條命。過程中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見證了師父時刻在弟子身邊呵護。發生這樣的事即使有欠命的因素在,那也是因為我不願面對面勸三退,不能把所遇到的世人都當作救度的對像。而是把自己想勸世人三退的話寫成真相資料去貼。使自己結下的亂世冤緣不能儘快得到善解。邪惡看到我的人心,債主等不及我猶豫,在舊勢力的慫恿下來取命。事後我沒有怨恨,心中只有一念:我包裏有一封寫給一位朋友的勸退信,真誠的希望搶包的人都能認真看,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現在明白了這層理,實修中知道怎麼做了。週日我去做頭髮。以前這家店的人我以明白真相的世人身份勸退過,可一想店裏的服務生總有換的,還有顧客呢!我發正念後就去了。可店裏人很多很忙,我怎麼也開不了口。連焗帶燙五個多小時,可是卻沒燙出卷,我很沮喪。他們道歉,要給我重燙,我不願。就把焗發的錢給了。他們說重燙時一起給。我想我才不來了呢!就把焗油的錢給了。回家的路上我心情很複雜:浪費我五個多小時,真相沒講、頭也白做了。這樣的結果不是我要的呀!不是要善解一切冤緣嗎?不行,明天我得以送剪髮錢的名義去講真相。這樣一想,到家往頭髮上噴點水,就出來一些卷,我覺的更有理由去了:我可以告訴他們有點效果我就得給你們一半的錢,不能讓你們白做;這樣一想,第二天早上滿頭都是卷,很神奇。燙過發的人都知道哪有第二天才出卷的呢?我知道是自己念正了,師父也在不斷的加持我、鼓勵我,我堅定了去送錢講真相的信心。第二天午休時我來到美髮店告訴他們不用重燙,出卷了,我給你們送錢來了。我說回家後出卷你們也不知道,但是因為我是修煉「真、善、忍」的,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做事不能昧著良心。

我對昨晚給我做頭髮的小伙子說,你昨天說心臟不舒服,我告訴你,你就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就會保祐你好起來的,你做甚麼事也會很順利。我對店裏的所有人說:誰都一樣,常念這兩句真言都會平安順利。共產黨搞迫害,天要滅它、解體它,所以要聲明退出黨、團、隊才能保命。店裏人較多,誰也不敢吱聲,有的向我笑。我想暫時沒退也奠定了基礎,我沒有強求,說完就走了。

同修們經常說:沒有偶然的事情。師父告訴我們遇到的一切事情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是好事。我們的使命就是救人、救人、救人。不管世人和我們有善緣、冤緣、惡緣,只要我們碰到了,那就是我們應該救度的生命。

我悟到此一層的理,但做起來還是步履蹣跚,向內找:還是學法不夠,正念不強,怕這怕那的私心總是揮之不去。想起我遭劫匪用刨錛刨頭後昏死,幸虧師父救我,否則就沒命了。醒來的眼前浮現《論語》的標題和第一段,是逐字逐句從右側向頁面飛入的,就像電腦製作的幻燈片一樣,同時腦子裏在自動背誦,除此之外的記憶全無。我的怕、我的私,不都是沒有「從根本上改變的常人的觀念」嗎?那就只能「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現在我想,那個由怕、私等各種人心構成的人的軀殼已經在那一刻死掉了,師父救起的是從人中脫穎而出的更新的生命,是一個走在正法路上的神!

寫出自己現在層次的一點認識,走出不精進的狀態,跟上正法進程。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