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奧運」干擾 正念救度世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近期不斷看到聽到中共借「奧運」綁架大法弟子的消息。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從去年年底開始到三月初,已有一千八百七十八宗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案例,發生在中國大陸二十九個省、市、自治區。可見邪惡迫害達到了瘋狂的成度。

實際上,中共邪黨幾年來一直在以「奧運」為藉口迫害大法弟子,阻止世人了解真相。不斷搞運動,製造恐怖,編造謊言,為迫害大法弟子製造藉口,這是邪黨的本性決定的,是它選擇了要與正義為敵,任何人類的正當活動都能被它拿來加以歪曲、幹壞事。

作為大法弟子,我在想:從修煉角度上,我們應該怎樣看待「奧運」?是不是我們在這個問題上認識不足、正念不純才使邪惡有機會幹壞事?

據我了解,對於「奧運」,同修中普遍存在著幾種誤區。

一種是怕:中共多年的恐怖在思想中的陰影太深了,不自覺的就陷入了邪黨文化的思維模式,「‘奧運’臨近了,又要緊張了,又要迫害了,怎麼辦?」

一種是迷:根本上還認為北京「奧運」好,是為國家爭光,把中國和中共混同起來,站在常人的基點從表面看問題。

一種是恨:「邪黨辦的就不讓它成。」道理上不能說是錯,但是救度眾生才是我們的根本目地,誰也不配與我們為敵。

一種是等:相信甚麼預言裏講的,「雅典奧運會是最後一次,沒有零八年‘奧運’」,認為反正「奧運」辦不成,也就沒想過要做甚麼,消極等待。

一種是躲:認為那些都是常人社會的事,我們不參與,根本也不去想,於己無關,表現的很麻木。身邊同修被綁架被迫害了,就躲起來,沒有站在大法修煉的角度上想一想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麼列舉出來,大家一下就能看到這些想法都不在法上。而大法弟子心中的迷惑不清、執著不放是促成邪惡因素利用邪黨以「奧運」為藉口迫害大法弟子、阻止世人了解真相的根本原因。如果我們能夠理智清醒、站在法理上認識「奧運」,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損失。

我們已經知道,三界是為今天大法洪傳而造就的,世間一切都是為大法而來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是我們目前的主要任務。不管舊勢力如何安排,最終都要以大法為標準來衡量。不管「奧運」結果如何,我們要做的就是救度眾生。邪黨利用「奧運」迫害大法弟子,就是怕我們講真相,這一點它倒是很明確,因為世人明白真相之日,就是它滅亡之時。「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圓滿。」(師父經文《問候》)最後的結局已定,瘋狂的表象不過是假相的表演,正說明其氣數已盡,無力維持。

實際上,「奧運」只不過是給我們提供了一個講清真相的切入點,一個引出話題的好機會。多年的實踐中我們已經知道,邪黨每一次造勢,結果都是為我們免費做了宣傳,使更多的人知道了真相,看到了邪黨的騙人伎倆,不再與之為伍,使我們的真相越來越好講,越來越多的世人得救。這都是因為我們正念對待這一切的結果,是大法歸正人心的威力的體現。

我就經常以「奧運」為話題講真相,發現效果很好。因為邪黨的宣傳,很多人都比較關心「奧運」,但是又不知道真正的「奧運」精神以及邪黨為辦「奧運」給百姓生活造成的傷害。我從最貼近生活的角度,講為「奧運」修建場館的民工因沒有進京證被排除在「奧運」之外,而他們為自己孩子建立的一百多所學校被政府強行關閉;為了保證北京「奧運」用水,河北農民在五千萬畝土地乾旱的情況下向北京調水,興建「奧運」主題公園、沖洗污染和發臭的河水、運河和湖泊;為了所謂「奧運」安全,中共大肆抓捕上訪民眾,綁架法輪功學員;醫院為了保證「奧運」用血,甚至拒絕向患病大學生輸血,等等。

一個政權存在的意義是改善和提高廣大百姓的物質和精神生活,而不是撈取虛名,中國離「公平、自由、寬容」的奧林匹克精神差的太遠了,難怪那麼多世界知名人士抵制北京「奧運」。我是納稅人,如果讓我選擇,我不同意把我的錢用來幹勞民傷財、不利百姓生活的事,就說建「奧運」場館一項,養肥了多少貪官?花的不都是我們納稅人的錢嗎?聽我這麼一說,一般人都會去思考,認為我講的有道理。

接著再講天滅中共,勸「三退」就順理成章,很容易了。還可以問對方:你也是納稅人,中共拿你的錢幹這些事,你願意嗎?對方即使不立即回答,也會去思考,把「奧運」與自己的切身利益聯繫起來,看到確實不像中共邪黨宣傳的那樣,在這一點上,絕大多數人是信服的。

這裏只是舉了一個例子,同修們可以想出更多更好的辦法。關鍵是走出「奧運」干擾,全力救度世人。讓中共邪黨的宣傳變成我們講清真相的契機,它造的聲勢越大,世人了解真相的機會越大,因為世間這台戲的主角是大法弟子,一切都有大法來衡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