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家人的真實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我是一位退休職工,今年已是個71歲的老人了。首先感謝法輪大法,感謝師父,救了我和我的家人。

從20多歲起我的腿就開始痛。雙膝疼痛,吃過很多藥,也用過不少偏方,就是無法消除我的疼痛。一次我的雙腿突然劇痛,無法行走,連床也下不來了,只好住進醫院,一住就是二個多月。輸液、服藥只能讓疼痛減輕點,卻治不好。為了生活,我只好忍著疼痛一瘸一拐的又上班了。我想:腿雖然沒治好,別讓人瞧不起,班裏的活不能少幹。我在食堂工作,多數是站著幹活,只好把右腿跪在凳子上,左腿站著(左腿痛得略輕)幹活,揉饅頭、擀面我都幹。疼痛始終沒有消失,別無它法,只能靠吃布羅芬止痛,毫無治療作用。我的病情逐漸加重,雙腿彎曲,站不直,行走很困難,我真的承受不住了。

拖著這雙病腿熬了40年。到我六十一歲那年,也就是一九九八年的四月份,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對我說,你煉法輪功吧,煉了你的腿就好了。我一聽腿能煉好了,就說:「我煉」。當晚睡覺躺在床上,突然眼前兩個法輪(當時不知道是法輪)不停地旋轉,閉上眼睛也能看見。一會又出現兩個人盤腿坐著,面對面,我心裏既高興又激動,這些神跡顯現出來肯定是讓我趕快煉法輪功。我心裏感覺很亮堂,決心一定要煉法輪功。第二天一早我到那位朋友家要《轉法輪》看,朋友把書給了我,我得法了。

從那時起,集體煉功、學法我都去參加,不久,折磨我幾十年的腿痛逐漸好了,行走自如,和正常人一樣能站直了。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我真是不知道該怎樣感謝師父!

另一個神奇故事發生在我的家人身上。

2006年農曆7月底,我的姪女婿患了尿毒症,同時還得了紅斑狼瘡,這兩種病中的任何一種在現在說來都可以說是絕症。何況他同時得了兩種。為了進一步確診,姪女帶他從濟寧趕來淄博就醫。經醫生檢查、診斷,結果給的是一張病危通知書。

我馬上趕到醫院看望。那天是農曆八月初十。我到醫院看到的他躺在病床上,雙眼閉著,說話聲音微弱,已經奄奄一息了。我問他:給你帶上一個護身符,喜歡嗎?他點點頭。我也給了姪女一個護身符,告訴他們隨身帶著,同時告訴他們,每天都要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除了吃飯、睡覺外,隨時都要默念,只要誠心誠意念,大法和師父會保護你們,能得福報,病就會好的。

這家醫院離我家有十多里地。農曆八月十四日,姪女來我家說他們想回濟寧醫院。我說好哇,回去可別忘了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她說記住了。20多天以後,她告訴我,她丈夫的病好多了,快出院了;40多天後又告訴我,已經出院了。

十月份我打電話給他們,姪女婿親自和我通話說:我現在在家,很好了。今年四月五日清明節,我侄婿已能騎著二輪摩托車去掃墓了。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竟被中共持續鎮壓了九年。法輪功師父是來救度世人的,教我們修真善忍得,教我們做好人的,法輪功是被冤枉的,被中共陷害的。希望世人千萬不要被中共的邪惡謊言所矇蔽。請認清它的邪惡,退出邪黨、團、隊,做出正確的選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