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歲生日有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今年戊子年正月初六,孩子們都帶著他們的小孩來給我過六十六大壽,全家人在一起,其樂融融。在喜慶之餘,不由的想起了辛酸的往事,真是思緒萬千。

我現在身體很好,飯量很大,甚麼農活都能幹,可是五十五歲之前,我的身體不是這樣的,大病有過幾次,而且小病慢性病不斷,特別是胃腸不好,長期腹瀉拉痢疾,人很瘦,每天拉肚拉的腰酸背痛,疲憊不堪,有點風吹草動,天氣變化就感冒,常年藥片、藥水不斷,度日十分艱難。

據老人們講,我這個破身體是從小落下的,在我只有兩歲多時,父親被日本鬼子抓了勞工,母親帶著我和我大姨娘全家人在一起生活。一次為躲避日本鬼子掃蕩,在逃難的路上,母親從小毛驢車上掉了下來,正好掉在一個鬼子屍體旁邊,這個死屍已經發酵腐爛了,散發著難聞的氣味。我母親本來就膽子小,這一下更受了驚嚇,從此一病不起,頭髮剃光了,誰也不認識了,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全是大姨娘護理著。我就和姨娘家的表兄弟姐妹們在一起生活了,一天到晚靠吃玉米炒的爆米花度日,爆米花又硬又乾,不好消化,把胃腸都吃壞了,就這樣勉強活過來了。那年代兵荒馬亂的,大人們自己都顧不過來,命是很難保的,誰還管得了小孩子,我的童年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過來的,所以身體非常虛弱,還有很多艱辛的歷程無法回首,在此就不說了。

俗話說:人命大,造化大,人不該死,必有後福。我於一九九六年有幸得了法輪大法,大法使我明白了很多過去搞不明白的道理,我修煉時間不長,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了,如《轉法輪》中講的那樣,一連兩天就像得了重感冒一樣,連骨頭都得痛的,真是那樣,全身所有的骨頭節都痛,第三天就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這個感覺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從內心不知怎麼感謝師父才好。

二零零一年冬天開始,我就不敢煉了,我想就做個常人中的好人算了。但放棄修煉時間不長,我突然腰痛得很厲害,一天天嚴重,後來痛得挑一擔水也挑不了啦。當時社會上廣告磁療儀很多,說的效果都很好,我就花了三百多元買了一台,一天天的照哇、烤哇也不見效果。老伴和孩子給我講還是修煉吧,同時多次發正念清除我背後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對我的干擾,我突然一下明白過來了,恩師也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又一次給我清理了身體,我誤了一年的時間,走了彎路,給師父增加了很多不應該發生的麻煩,讓師父操盡了心,真是愧對恩師。

二零零五年參加一位親屬的婚禮,因多年不見,這次見面感到格外親熱,由於自己主意識不強,在酒席上喝了一杯啤酒,到晚上睡覺時,一支黑手伸的很長,看不到其它部位,一下子就抓住我手脖子不放,抓得非常緊,我睡的是火炕,它就往下拽我,我用勁掙了幾下也沒掙掉,我就急了,再一次用很大的勁猛一掙,嘴裏也喊出聲來了,老伴推我一下問是怎麼回事兒?我說一支黑手抓住我的手脖子往炕下拽我,清清楚楚的。這是一次沉痛的教訓,現在回想起來,還記憶猶新。

我和老伴不定期的輪流到人多的地方去講真相,勸三退,餘下的時間就學法、發正念,四個全球正點發正念沒有落下過,其餘整點也發一些。請恩師放心,在正法進程越來越快的最後,我們一定會更加精進,走好自己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