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大法顯神奇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

一、正念正行,大法顯神奇

我得法九年了,在慈悲的師父的呵護下,在修煉的路上信師信法,不斷的去除人心,去執著,在我和家人的身上出現了不少神奇:

(一)二零零三年九月三日晚上九點鐘左右從同修家出來走到大街上,正想去水果攤上買點菱角,突然一輛農用車從背後掛住我的衣服把我拖了幾米遠摔在地上不能動彈。我心裏很明白,就是不能起來,這時有人把我扶坐起來,我馬上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迫害我的邪惡因素,並默念「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洪吟二》〈正神〉)。

當時車主害怕承擔責任,沒有停車,這時路上已經圍了不少人,他們說司機:「你把人撞成這樣,難道還想跑?」司機就掏錢出來,我拒絕收錢。司機說「那我送你去醫院吧,你看你的臉上是血,手上也是血……」我當即和顏悅色地對司機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這傷沒甚麼的過兩天就好了,你以後開車要仔細些,撞著其他人就不得了。我們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個好人,你們千萬不要相信電視上說的法輪功「自焚」、「殺人」等謊言,那都是騙人的,我們是佛法修煉,江澤民出於嫉妒才鎮壓法輪功。」這個司機三十來歲的小伙子當即跪倒在地上口稱遇到了活菩薩,並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圍觀群眾也議論紛紛法輪功這麼好,怎麼會去殺人呢?

(二)二零零六年兒子出了車禍,手撞傷上了鋼板,動了手術後,時好時壞,年底最嚴重的一次他說:「媽媽,我不行了,我好困,你讓我睡吧。」當時他臉煞白,氣息微弱,他爸爸急得雙目落淚。我當時沒有慌亂,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著呢,我縱然有對兒子的情的執著,但邪惡也不配來考驗我,迫害我,我不能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我請師父加持我。我大聲喊著兒子的名字說:「你不能走,你是我大法弟子的兒子,誰敢讓你走?我不答應,師父更不答應,你的主元神趕快精神起來吧!」結果兒子當即甦醒了,一天天好起來了,很快恢復正常上班了。

(三)今年四月份,老伴突然吐血不止,本地醫院檢查了說是癌症,讓到省醫院複查,我當即堅決地說:「不可能,他不可能是癌症」。醫生說片子上肺部陰影很明顯。我肯定的說:「不可能是癌症,我說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我那老伴對我煉功從來都很支持,迫害開始後,同修們到家裏來學法、煉功,開小型切磋會他總是樂呵呵的,而且已經退出了邪黨組織。另外空間邪惡妄圖利用我的家人干擾我,我堅決不承認。當天晚上一夜沒睡,發正念除惡,結果第二天複查是「支氣管擴張」。

二、講真相 勸「三退」 救度世人

《九評》問世後,我反覆看了幾遍,心中十分焦急,我自己以前也是黨員,而且還介紹不少人成為邪黨一份子,當務之急首先將這些人勸退了。我先從住在附近街道的挨家挨戶去勸退,送真相資料,發《九評》將身邊的人勸退後再回到老家去,帶上禮品,資料,凡是被我介紹進去的都被我勸退了,選擇了新生。

其中有一位村主任,特別固執,反覆說,開始怎麼也不肯退,他說他是吃共產黨的飯。我從邪黨的發家史,竊國後殺人無數,到「藏字石」天滅中共等等,詳盡述說,終於在我第三次專程回老家登門勸說時他答應退黨了。

幾年來,我每天早上煉完功後發完正念就去附近村落發真相資料,風雨無阻,下午、晚上到較遠的地方發資料,貼真相粘貼,掛橫幅等,到目前為止已經將我的工作單位、丈夫的工作單位,及我們兩家的親朋好友百分之九十都勸退了。我的體悟是,師父時刻在我們身邊,只要我們有那個心去做,師父就會安排機會。這次丈夫去檢查,住院期間,省城工作的幾位多年未見的戰友偕同妻子都去了,我利用這難得的機會將他們都勸退了,而且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都盼望得救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