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沐師恩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日】前幾天我和甲同修見面時,與他談起了最近在乙同修身上發生的故事。我說,一月份的一天,乙同修開車回家時遭遇車禍。當時他的車上坐了五個人。在車滑向路邊的一瞬間,他趕緊喊:「師父救我!」

車掉到了路基下的深溝裏。等車裏的人出來一看,都驚呆了,因為他們掉到了一個有二十多米深的溝裏,而且這溝坡度很陡,人都爬不上去。可是,當他們掉下去的時候並沒有感覺車子有多大的震動和傾斜,有兩個人還說車子像直升飛機降落一樣慢慢落下的。車上的人沒有一個受傷的,連皮都沒有破,就連汽車摔進這麼深的溝裏都沒摔壞,被吊車吊上來,推了幾下啟動後就開回了家。

甲同修聽完了上面的故事並沒有感到驚訝,只平靜的說:「是師父救的。」我問:你遇到過這樣的事嗎?他說:「師父不知救了我多少次了,我都記不清了。」他是在煤礦上班的,幹的都是危險的工作。於是他把發生在他身上的幾件事和我說了一遍。只是具體時間記得不太清了。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他和他們班組的十幾個人下井後,在巷道裏剛走不遠,就聽到岩石有響動,他並沒有在意,每次都是他在最前面。他的工作是放炮的,放幾炮之後煙沒了,別人才開始工作,這一次也是,一到井下,他趕緊往採煤點走,別人在遠處等著,他聽到岩石響動,還以為是風乾的呢,繼續往前走,這時巷道上的一大片煤石掉了下來,正好砸在了他的身上,把他全身埋了起來。後面的人都被這突然出現的事件驚呆了,都在石頭堆邊不敢靠前。他說,那時他在石頭下面非常清醒,聽到外面有一個人在大聲的叫著,在地上直打滾,因為掉下的碎石蹦到了他的小腿骨上,疼的人受不了。他被埋在石頭堆裏,竟沒有人動手搶救他,因為誰也沒想到他還活著。掉下來的石頭大的小的有幾噸重,把人砸在底下怎麼還能活著呢?這時他想,我不能總在這石頭堆裏埋著,我得站起來。他這樣一想,用力往起一站,「唿」的一下就從石頭堆裏站了起來。旁邊的人一看嚇的掉頭就往回跑,他趕緊說:「都別怕,我沒死。」

他從石頭堆裏走了出來,坐在了一塊石頭上,他說,他當時感覺有點噁心,想吐,頭一暈就甚麼都不知道了。這時旁邊的人趕緊把他抬到了井上,叫了一個拉煤的車,要往醫院送他。他說,他迷迷糊糊的聽到了一個非常弱、非常弱的聲音「趕緊送醫院,趕緊送醫院」。他心想上甚麼醫院啊,我得下車。這樣他就醒了過來。他趕緊讓車停下,和旁邊的人說要下車。下車後他坐在那堅持不去醫院,他和礦上的人說:我坐這三分鐘就好了,沒事,你們不要著急。

他和我說,他當時感到他的身體五臟六腑都嚴重受傷,胸腔都塌下去了,但是他心裏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沒事。這時他感到有一股強大的能量在身體的最微觀最深處向外擴展,到表面的時候身體就像從裏到外被修復一樣。他說那感覺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他就站了起來。除了身上出了一身汗水外,其它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和大家一起幹活去了。他說,遺憾的是他當時並沒有說自己是修煉大法的,錯過了一次向眾人證實大法的機會,但是後來很多人都知道了他是修煉大法的人。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他放完一炮之後,煙很大,平時能照幾十米遠的礦燈,放完炮後就照一兩米遠,不能等煙沒了再放第二炮,那樣會耽誤很長時間。炮一響他趕緊往採煤點跑放第二炮,一般都是連放三炮。他正往前跑的時候,他感覺後面像有一個巨大的磁盤把他牢牢的吸住,大腦中忽然閃出一念要往上看,這一看讓他當時吃了一驚,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塊巨石從巷道頂上掉了下來,正好掉在了他的前面,這時他才想到是師父又一次救了他。

有一次收工後,他在巷道裏用水管子洗手,正洗著他聽到了一聲巨響,他一愣神,想跑已經來不及了。等他明白過來之後,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原來的地方了,已經站在巷道的拐彎處了,一條七十多米的巷道全部坍塌,一直塌到拐彎的地方,他原來站的地方已經坍塌。師父的法身又一次救了他。還有很多次,就不一一敘述了。

甲同修上班的地方在山上,坡很陡,整個礦上一百多人,包括很多年輕人,沒有一個能騎車從山下騎到山頂的,都是推到山頂,下班後騎車回家。可他都五十多歲了,每天騎車上下班,從山下一直騎到山頂。別人都說還是人家煉法輪功的人身體比誰都好,別人給多少錢都騎不上去。

和他同一組的丙同修是代班的。零七年的一天,在一個七十多米長的巷道上分四段由四個人同時放炮,其中一人負責的地段沒響,等了一會,丙同修走過去檢查。這時,放炮的人自己已經處理好了,但沒有看見丙走過來,所以回去後就接上了電源。當丙同修走到炮眼的正前方不到兩米遠的時候,炮響了。平時放炮後蹦起的石頭象子彈一樣衝出幾十米遠,不管誰碰上沒有一個能生還的。可他當時並沒有感到多大的衝擊,身上連個石子都沒碰上。以前丙同修光聽同修說自己遇到危險時師父是如何保護的,那時他還半信半疑呢,這次他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其他的人聽說後都說,電視上還說法輪功不好呢,都是騙人的!

下面再說說甲同修的一段修煉故事:

那是二零零二年的事。他每天早上都在四點半起來煉功。一天,他煉功放煉功音樂讓鄰居聽到,把他舉報了。之後,來了兩個警察要把錄音機和煉功帶拿走,並威脅他說如果再煉就把他抓起來勞教。他當時並沒有害怕,只對他們說我煉功不妨礙別人,而且還祛病健身。你們要是不讓我煉,我就進京上訪去。警察一聽就說,那你還是在家煉吧,但是要把錄音機的聲音放小點,別讓鄰居聽到,要不然有人舉報我們也不好辦。說完他們就離開了。

後來他們又來了很多次,但他並沒有動心,照樣每天學法煉功。突然有一天來了六七個警察,聽說都是當官的,一進屋就聲色俱厲的威脅說:如果你要再繼續煉下去的話今天就把你送去勞教,我們有這個權利,說到做到。現在我給你三次機會,你一定要想好。接著就問他:你還煉不煉了?他說:煉。他們非常生氣並強調說你還有兩次機會,我們可不是跟你開玩笑的。又說了很多威脅的話。接著問,你還煉不煉了?他們聽到的還是一個字,煉。他們暴跳如雷,又拍桌子又瞪眼的,並再次強調:「你只剩下最後一次機會了,希望你考慮好,如果你還說煉就立刻把你帶走,判你三年五年的。」接著又問,你煉不煉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你可想好了。可他還是堅定的說:煉。這「煉」字剛出口,那個警察的態度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滿臉堆笑的說,你這人怎麼一點面子都不給啊!你就說個不煉等我走了再煉唄。你真是太實在了。說完就走了。自那以後警察再也沒來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