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神奇在我身體上的展現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七歲,小學文化。《明慧週刊》上同修的文章說的太好了。我雖然和修的好的同修比有差別,但師父不嫌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今天。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份得法,我要寫一寫大法神奇在我和我丈夫身體上的展現。

記的我剛得法時環境真好,天天在學法小組學習,集體洪法、煉功。自己得法那個心情真是激動不已,感到太幸運了。學法後在我身上大法顯出許多神跡。得法前我是一個多災多病倒霉蛋,我從小記事起就沒三天好日子過,病魔一直纏身,較重的就是冠心病和婦女病。婦女病做過兩次大手術取瘤,沒好一年病灶又返出來了。而且每次來月經都是血崩,來的特多。身體特虛弱,洗衣做飯都犯愁,洗衣服歇幾歇,做完飯我得上床躺著休息休息再吃,整天哼哼呀呀,非常苦惱。丈夫整天看我這樣愁眉不展,說話沒好氣。我氣性更大,整天生氣。一到晚上不幹別的先讓丈夫在我後背捶一通。有時他也說你這病只有神仙能治好。

我也找了幾樣氣功練都沒起作用。在我痛不欲生、心灰意冷等死時,竟想不到的是遇到了法輪大法。看到大法介紹說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當時心裏一震,倍感親切,想這佛家大法一定好。上前問一個煉法輪功的人:師傅,這功法能治病嗎?他說可別管我叫師父,大法師父只有一位,是李老師。他又告訴我說:這功不治病,只要修煉可以整體調整身體,達到無病狀態,走路一身輕。我說那我就煉。就這樣走入了修煉行列。

當時從我家到煉功點我得歇三歇才能走到。學法、煉功之後不到一個月,走路不累了,記的師父調整我的心臟時,症狀跟病了一樣,雖然很難受,但我知道這不是病,是在消業,和常人不一樣的是不用吃藥,精神頭很足。有一天早上去煉功點走到半路,症狀又出來了,不能動,就像要死了一樣難受。一想我要死也要死在家裏,別死在煉功點,不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我慢慢的走回家,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堅持把動功煉完了,症狀一下子消失了,真是太神奇了。

我的婦女病血崩,住院、打針、吃藥都不管用。煉功之後一切正常,子宮、卵巢腫瘤都神奇的沒了。從此做家務不累,有使不完的勁。在後來的三次調整身體過關中,由於心性差,每次都過的比較艱難,五至六天才能過去。說不上哪難受,就是全身難受,從床上折到地上來回打滾,痛苦不已。但我堅信,有師在有法在,我不怕。想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病業一直折騰的我大汗淋漓,出的汗都是中藥味。後來悟到是師父給我從裏往外翻,把病灶都打出來了。那些關過後才知道沒有病是甚麼滋味。

我經常學法,思想身體都得到了淨化昇華。那時雖然悟性低,但我感到我很幸福,我有師父了,而且是了不起的師父。修煉前我和丈夫經常吵架,整天拿離婚說事,只看他的缺點,不找自己,怨他沒能力掙外快等。都是這些自私心理才使我變的心胸狹窄。自修煉後思想淨化了,能用慈悲心對待周圍的人,再瞅老頭也沒氣了,家庭和睦了。修煉前身體弱不禁風,經常感冒發燒,只要有人在我身邊打個噴嚏,我回家就得躺上幾天。自我修煉後,我不感冒,家人也不感冒,真是佛光普照。

自九九年七二零後,開始時因沒在法上理解法,只停留在表面修,人心多,正念不強,沒有否定舊勢力安排,被邪惡迫害的很厲害,曾四次進看守所,一次洗腦班。總共被非法罰款七萬元左右。到現在已被停發退休金快三年了。記的在第二次進看守所是因進京證實法進去的,當時沒有正念,就認為進京證實法會被抓,被抓回來後在看守所裏心想,進京總算喊出了大法弟子的心聲。夜間夢見金光閃閃的宮殿。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在第三次進看守所後,被惡黨非法判三緩五。出來後繼續做三件事,在一次發真相資料時,我和其他兩同修同時被綁架,我被加判一年。在看守所裏我們三個同修悟到不配合邪惡,要徹底否定它,鏟除它。我們在裏面每點都發正念,同時背法和經文。其他兩同修先後回了家。我在被送往監獄的途中,一直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救我。結果檢查身體不合格,監獄不收我。出來後才知道外面大法弟子同時配合發強大正念營救我。我深知是師父保護大法弟子,這是大法的威力,謝謝師父對我的苦度之恩,替我承受太多太多。

我也體驗到只要正念足就能徹底否定邪惡的迫害,化險為夷。有一次我拿一兜子資料剛下樓,碰上派出所警察找我。我當時正念很足,一點沒怕,並發一念,讓他看不準我拿的是甚麼,結果警察問我拿雨傘幹啥去,又沒陰天?我沒有說甚麼,跟他來到我家說完事後他就走了。我拿著資料也跟出門。

再說說我的丈夫受益的事,我丈夫騎摩托車出了車禍,躺在床上四個多月不省人事,專家斷言說:如能醒來是神跡。我求師父救救他,現在我丈夫思想轉變了,也認真聽師父講法和《九評》,看真相資料。是師父救了他的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