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進水塘 絕處逢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

  • 掉進水塘 絕處逢生

  • 逼吊懸岩 絕處逢生

  • 掉進水塘 絕處逢生

    我是湖北省某市大法弟子,今年四十多歲。我從九六年得法修煉後,親身經歷了不少的神奇事,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神奇。下面是我親身經歷的一件事──掉進水塘,絕處逢生。

    那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的一天,傍晚我從同修家出來,天下起了毛毛小雨,同修借了一把傘給我。我兜裏裝滿了大法真相傳單,打著傘一人出去發傳單了。

    來到城外一個村子,一排房子發完了,我想到對面的房子去了,中間隔著一口水塘。漆黑的夜晚,塘水顯得白白的,像水泥路似的,我以為是雪白寬敞的水泥路,於是我就大踏步的向前走,一下就掉進了水塘裏,順著就滾到了塘中心,整個人全都沉到水底下去了。直到這時,我才知道這不是水泥路,是掉進了足有兩米多深的大水塘裏去了。我想:沒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我會自己起來的(我是女弟子,我不會游泳)。我用力往水面上掙扎,可頭剛露出水面又沉下去了。這樣水面水底一上一下來了幾個回合,人就開始沒有力氣了。我知道死神在向我逼近。我想我千萬不能死,我身上還有傳單未發完,還有很多眾生等待我去救度,如果我就這樣被淹死了,不但影響救度眾生,還會給大法造成很大負面影響。為法負責,我決不能死。於是我就在心裏不停的求師父。說來也巧,我就這麼想著,果然不到一會兒,水塘邊的屋裏女主人正好打開門來探望,可能是聽到水裏有響聲吧?我發現有人,掙扎著想喊「救命」,一個「救」字還未喊出聲又沉下塘底了。與此同時,塘邊屋裏女主人也發現了我,趕忙跑到屋裏拿來一竹竿,喊我抓住竹竿。我掙扎著想抓住竹竿,可人沒力氣又沉到水底去了。又這麼一上一下在水裏撲騰了半天,最後,終於抓住了竹竿,被屋裏女主人拉上岸得救了。我知道真正救我的是師父。要不怎麼那時正好女主人開門看到我呢?師父救人真是用心良苦啊!

    拉上岸來,已是筋疲力盡。毛衣、內衣、皮膚從裏到外全被污泥染黑了,肚子脹得鼓鼓的,吃了很多污泥水。

    回到家裏,我心潮澎湃,心情久久難以平靜。我想,大迫害這些年來,每逢遇險,生命垂危,都是師父慈悲呵護,使我絕處逢生,轉危為安。師尊啊,弟子慚愧,弟子讓您操心了。感謝師尊多次使我重獲新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逼吊懸岩 絕處逢生

    我是九六年得法修煉的老弟子。在江××發動對法輪功的野蠻迫害的年月裏,歷經魔難,在師父慈悲呵護下,曾多次闖出魔窟,多次遇險,都化險為夷,轉危為安。這裏只說其中的一件事──逼吊懸岩,絕處逢生。

    那是在二零零二年初冬的一天,我在鄉下面對面跟人講真相,被惡人舉報,遭到「610」指使的約有一、二百人圍追堵截的大搜捕。

    在我遭遇搜捕的第三天傍晚,我從惡人正欲圍捕的山邊人家走脫,下山時從一陡坡跳下將左腳的腳頸扭傷了,像神話傳說「八仙」中的鐵拐李一樣,一走一拐的,每走一步,疼痛難忍。由於步履艱難,還要避開沿途要道口處看守,不時要從樹林荊棘叢中穿過,我邊走邊背師父《洪吟二》〈正念正行〉和〈神路難〉,用師尊教導來鼓勵和鞭策自己。來到距離走脫的山邊人家約上十里地的一座大山群山之巔時,已是夜半時分了。舉目一望,遠處公路上要道口處把守和來往巡邏的警車、摩托車上的車燈像螢火蟲似的在微風中搖曳,近處各山腰和通向山下的要道口都有人提燈籠、打手電在把守,山間密林深處不時傳來警犬和狂吠聲,不遠處對面山頂上的探照燈光把高山之巔照得如同白晝。情況十分危急,必須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約摸下半夜時,我時起時伏穿過山頂,開始從南邊山頂向山下突圍。由於黎明前的黑暗,只能摸索著向下走。走到一個山岩邊,抬眼向下功夫一看,只見一條白帶向山下延伸,好像一條白色的山路。我心裏一高興,就坐在山岩正欲向下滑,但轉念一想,不對,如果是魔演化的山路怎麼辦?豈不是白掉了性命,還破壞了大法的聲譽,於是就又轉身面向山岩,用雙手緊緊抓住山岩邊上的一棵拳頭粗的松樹幹,用腳伸向岩下探路,誰知,雙腳向下一滑,整個人的身體就懸空了,吊在了懸崖上。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大約過了不到五分鐘的樣子,人就快要支撐不住了。向下一望,懸崖下面黑洞洞的,陰森森的深不可測,令人毛骨悚然!這時我才知道死神在向我一步步逼近。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我驀然想起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尊保護,我一定會上去的。說來真神,說時遲,那時快,就是這麼一想,我就頓時覺得渾身增添了無窮的力量,雙手緊緊抓住岩邊樹幹,全身用力向上一抻,下身就像被人托住似的,人就一下子翻到了懸岩上面,得救了。我知道這是師尊在加持我,硬是將我托了上來。因為我知道吊在這個懸岩絕壁上,全身的重量就靠抓住樹幹的一雙手來支撐,靠人力是上不來的,頓時,一種對師尊救命之恩的無限感激之情從心底油然而生,滾滾的熱淚順著兩頰盡情地流淌了下來,師尊啊,弟子要用不斷精進,正念正行來回報您所有的賜予。

    黎明時分,在師父的指引下,我終於找到了下山的路。下山之後,在同修的接應下我平安地回到了家中,繼續投入到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中。

    (文中所述是筆者親身經歷的事情,發生在湖北省武穴市梅川鎮橫崗山東南山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