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對強盜說謝謝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那是去年的事了,現在想來,仍然不寒而慄。2007年10月中旬,我到重慶辦完事情已是傍晚時分。到紅旗河溝去找一個在汽車修理廠打工的同學,不想這個同學不在。回來的路上,四個年輕小伙迎面走來,我當時就感到來者不善。我看了看四週無人,心裏突突亂跳,但還是硬著頭皮往前走。

一個留長髮的小伙子一把拉住我,說請我喝酒。我說「我不會喝酒」。其他幾個人把我包圍起來,說「不喝酒就吃飯,一起去。」我說我吃過飯了。其中一個高個子一下子拉下臉:「你龜兒敬酒不吃吃罰酒,把錢拿出來,老子要喝酒。」我沒有動,也沒有說話。背後的一個小伙一下子抽出一把西瓜刀,抵在我的背上,厲聲說:「給老子搜。」其他3人一擁而上,把我的衣服、褲子所有口袋都掏出來了,一共有1300多元錢。見再沒有其他可撈的,四個人揚長而去。我呆在原地,幾乎停止了思維。突然,我想起一分錢都沒有了,該怎麼辦,難道要露宿街頭?我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衝上去對他們喊道:「我一分錢沒有了,今晚要住宿、明天要坐車,你們總得給我留點路費吧?」高個子愣了一下,四個人面面相覷,高個子扔給我一張錢說:「50塊!」我沒有撿,仍然盯著他們。我在盤算,只有50元錢怎麼辦。見我沒有動,高個子想了想,又拿出50元給我。我拾起地上的錢,禁不住有點感激,說了聲「謝謝」,趕緊調頭走了。

回到家裏後,好幾天才平靜下來。細細想來,怎麼當時對這幫劫匪說「謝謝」了,好愚蠢啊!那是我的錢啊,他們威脅我把我的錢硬搶了,我要回一點路費,居然還感謝他們,真可笑啊!我不斷地嘲笑自己。

跟一個最好的朋友談起這事,他說:「是可笑,真是可笑,其實可笑的豈止你一人,無數中國人都像你一樣可笑。」我大惑不解。朋友說:你看靠掠奪、搶劫起家的共產黨竊取了中國政權,然後搞土改搶劫農民的土地、搞工商改造搶劫資本家,將中國人民的所有財富搶走據為一黨私有,還毀壞中華傳統文化,對人民進行長期洗腦,逼迫人民心甘情願做它們奴役的工具,並且還要天天唱著讚歌歌頌它們。本來是人民自己的財富,被邪黨搶劫去了,人民要回一點,就對邪黨感恩戴德。你比如說人民遭了災,國家撥款救災,那是人民納稅的錢,得到這個為數少得可憐的錢,大小媒體都報導黨如何英明、如何救災,人民怎樣感激黨的領導。同樣,人民的自由、生存等應有的權利被邪黨剝奪了,然後邪黨為了遮掩國際社會的耳目,還給你一點點,就表示了邪黨如何開明。你看那些所謂的「政治犯」,被完全冤枉地判了8年、10年刑,然後提前一、兩年釋放,有的媒體甚至說邪黨釋放了善意。你說荒唐不荒唐,這些人和你是不是一樣啊?

後來,我無意中看到《法制文摘》上刊登了一則新聞,說的是湘西農民王隨,兩年多拐騙婦女百餘名,號稱「拐王」,其法寶是先恐嚇,再施小恩小惠,讓每個婦女都心甘情願的跟他走。在西安到南寧的火車上,王隨看到一個20歲左右的姑娘看起來是獨自出行,於是他走過去一拍那姑娘的肩:「讓開點,老子也坐坐。」姑娘不情願地往邊一靠,王隨一屁股緊挨著姑娘坐下來。姑娘沒法坐了,只好站起來。見王隨兇巴巴的樣子,姑娘好像很怕他。火車上很擁擠,王隨便緊貼姑娘,並乘機摸姑娘的腰,姑娘受驚後退,無助的眼裏充滿驚恐。但周圍的人沒有誰理她。王隨又去摸女孩的胸部。姑娘又氣又羞的拍開王隨的手。王隨知趣的退回手。過了一會,王隨拿出一把水果刀,往姑娘面前晃了晃。姑娘害怕極了。他站起來對姑娘說:「你坐吧,看把你累的。」姑娘又是一驚,繼而感激的望了他一眼便坐了下來。過了幾分鐘,王隨蹲下,雙手交叉放在姑娘膝上,把頭伏在手上,姑娘敢怒不敢言。車上的人都以為他們是一對戀人。過了一會,王隨去買了兩個玻璃罐頭,打開後遞給姑娘。姑娘由於先前被驚嚇,遲疑但還是順從的接了過去。接下來,王隨又給姑娘買了零食、礦泉水,兩人一起享用。到了株洲站,兩人雙雙下了車。最後姑娘「心甘情願」的被王隨劫持賣給了其他人。

看了這篇新聞,感慨良多。其實,共產邪黨劫取政權後,對全國人民不都是用的王隨的招數嗎?中共邪黨發動了一次又一次政治運動,把全體人民和整個社會劫持到中國特色的暴政中來,讓人民心中充滿了恐懼。搞了個改革開放,人民的物質生活得到一些改善,人們就對邪黨感恩戴德,在邪黨的洗腦下,對邪黨高唱讚歌。後來,在人民上不起學、看不起病、買不起房的強大壓力下,邪黨逼迫給人們一點好處,人們就感到「邪黨在為人民著想,邪黨在改良、在進步」。殊不知,那是邪黨根本上為了維持獨裁統治做出的讓步。邪黨給人民一點小恩小惠,人民便心甘情願的被中共劫持,把自己的命交給了共產邪靈。

我看了《九評共產黨》之後,才徹底明白了這個道理,真正明白了為甚麼要遠離邪黨,退黨、退團、退隊(三退)覺醒。

其實,那位姑娘只要認真思考一下,就能清醒過來。一個流氓惡棍給你一點好處,就把你收買了?就忘記了這是個不擇手段的流氓?不想想他將把你帶往何處?中國人中有多少人像這位姑娘啊?可能那位姑娘也知道王隨不懷好意,但恐懼王隨的淫威,不敢作聲。要是她能大聲說「不」,一定可以引來全車廂的人注意,流氓便不敢胡作非為。全國人民中,有的人知道邪黨專制腐敗,卻不敢發出聲音,或者為維持既得利益隨波逐流,甚至助紂為虐。如果大多數人都能對邪黨大聲說「不」,一定會引來全世界的關注,邪黨便不敢恣意妄為。如果更多的人都能通讀《九評共產黨》,看清共產邪黨的本來面目,清除邪黨的毒素,並廣泛傳播,讓無數人三退覺醒,邪黨就沒有立錐之地,就會頃刻解體。

「拐王」王隨最後受到法律的嚴懲,印證了自古以來惡有惡報的天理。殺害了八千萬中國人民的中共邪靈,一次又一次露出了它嗜血惡魔的本來面目,從「六四」大屠殺,到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善良民眾、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牟取暴利,其罪惡滔天、罄竹難書,必定遭到天譴。天滅中共的歷史洪流正在轟轟烈烈的展開,已經有3500多萬義士退出邪黨各級組織,所有的中國人都應當清醒起來,不要再受邪靈的欺騙與利誘,順應歷史潮流,徹底拋棄殘害人類的共產邪黨、共產專制,走民主、自由的新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