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的餃子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從小到大,吃了無數次的餃子,可是家鄉的餃子,讓我終生難忘。

五十多年前,我還是個沒上學的孩子,住在吉林省公主嶺地區懷德縣秦屯鎮農村。飢餓的我,見母親背著一個裝滿食物的袋子回來,急忙跑過去吃,袋子裏竟有餃子,多麼難得的美味!母親沒有吃,卻掉下了眼淚。

這是母親第一次去討飯。

聽大人講,我們家原是個二十多人的大家庭,租種地主的幾十畝地,也算是衣食無憂。共產黨來了,搞起「土地改革」,我家被劃為「富農」。共產黨教唆一幫外村的農會的人,舉著紅纓槍,闖進家門,上來就搶,還把當家的二大爺抓進村裏的大廟裏毒打,逼迫他「家裏有啥交出啥」。家裏種地的大車、馬、糧食、首飾、箱子、櫃子、鋪蓋都被搶走,世代相傳的家業,被共產黨的幾次「大掃蕩」(當地人的說法)洗劫一空。全家人又冷又餓,母親只得領著堂姐去要飯。要知道,質樸的母親向來愛幫助別人,卻從不願接受白來的施捨。這一夜之間的變故,讓母親走投無路了。

村裏貧窮的鄉親們,沒等母親去叫門,就把米、麵、豆包準備好,有的把自家捨不得吃的餃子塞進母親要飯的袋子。母親站在那裏,只是流淚,為鄉親們的明淨、善良,也為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而心痛、不解。

聽大人們講,共產黨來之前,村子裏生活和諧,民風淳樸。我們家租地主的房子五間、地幾十畝。因為家中勞力不夠,就在當地雇了兩個長工,他倆家裏沒有地、沒有牲畜,沒法維持生活。奶奶把兩位長工當自己的孩子看待,平時他們和父親、父親的堂兄們一起幹農活,吃一樣的飯。每年秋收後,我們家給他們多少擔糧食,就是夠他們全家吃一年的糧。長工和我們像一家人一樣,有的年頭,家裏的地不多,孩子也大了,不需要雇工了,他們也不願離開。共產黨奪權後,他們還經常上門看望我們。

地主和我家住東西院。地主一家勤勞節儉,待人和善,和鄉親們相處的很好。大約一九四七年,聽說「打砸搶」、「革人命」的共產黨要來了,地主一家嚇跑了,把家扔給我們照看。當時,地主(就是「土地所有者」)、土地租用者(比如我家)和雇工之間,互相依存,互相養活,根本不像共產黨宣揚的是甚麼「敵對階級」,也不是「剝削、仇恨」的關係。(《九評共產黨》這本書講的更清楚,中國農村敬天向善的傳統道德風氣和根深蒂固的土地宗族制度,是共產黨建立政權的根本障礙,所以它要破壞這一切,製造仇恨和鬥爭。)

一晃兒五十多年過去了,老家的親人經歷了更多的滄桑,有的已經故去;五十多年裏,我們也和家鄉人一樣,無一例外的在共產黨治下的謊言和暴力中求生。從三反、五反、文革,到迫害法輪功,在一波又一波的謊言和暴力下,數千萬中國人失去了生命,是非善惡被顛倒,純真的人性被扭曲,世風日下,天災人禍橫行……

又逢佳節,我回到闊別已久的家鄉。家鄉的民風依舊淳樸,堂兄、堂弟全家喜滋滋的笑臉相迎,大夥七嘴八舌的打開了話匣子。堂兄說:「房子翻新,全是弟弟買料張羅的」,看著我疑惑的表情,堂兄說:「他那個風濕病啊,早就好了,自從煉了法輪功,到現在都沒犯過!」堂弟說:「你弟妹的火爆脾氣也改的差不多了。孫子去年考上了縣重點中學,也不用大人操心了。」看我有些發愣,堂弟的兒子打開電視,映入眼簾的是海外新唐人電視節目,姪子一邊調台一邊說:「您可別信中央台演的甚麼‘自焚’,那是共產黨妒忌學法輪功的人多、造的假。看看新唐人,全是客觀真實的報導。」……眼前這個健康充實的大家庭,真讓我有點目不暇接了。

鄰居家的兄弟聞聲進門,非拉我到他家吃頓飯。他說他們這兒信「真、善、忍」的可多了,大夥都做好人,身體好了,村子裏的風氣好了,莊稼收成也好了。說話間,兄弟媳婦的餃子煮熟了,鍋蓋掀起,熱騰騰的蒸汽飄過牆上貼的「法輪大法好」年畫,瀰漫開來。啊,這是多麼熟悉、久違了的味道,我被這醇香深深的陶醉了。

在那一刻,我忽然有一個強烈的願望,就是要把這祥和、溫暖的香氣,與天下更多的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