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見所聞的部隊黑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姪兒在本地部隊給領導開車,是三級士官,今年元旦沒回家。今天巧遇,我問他為何放三天假不回家?他說:「我真不想在部隊幹了,部隊太黑了,我的工作真象領導家的保姆,接送領導妻子上下班,接送領導女兒上下學,還要時不時的出車辦公事,我從沒有節假日和雙休日,一到節假日就送領導全家走親訪友,最可恨的是因接送他們都是食堂開飯時間,沒有辦法按時到食堂吃飯,所以自己經常花錢在街上買著吃,又貴又吃不好。」

過了一會兒,姪子又接著說:「我最不願意做的一件事就是,領導每年讓我做一次假帳,報銷每年的修車費用高達十多萬,我已做了九年了,今年不想再做了,可是沒有辦法,前一段時間我們部門要裁員,我怕影響了自己,又做了假帳報了十多萬元。」

我問這錢走哪兒了,姪兒說:「唉!不都裝進了領導的口袋裏。真想不通已九年了,我現在也學尖了,每次檢修車時我也多開點票,為何那樣的老實呢?」我心想:多好的姪兒,多老實的姪兒,在共產邪黨的影響下,思想也變了,難怪共產邪黨最怕的是「真、善、忍」。

兩年前,我給部隊的兒子(連長)講大法真相。有一次他蹦了起來,隨著邪黨宣傳說了些對大法不敬的話。在二零零六年底,兒子得了「黑色素物質瘤」眼病,必須馬上做手術挖眼球,有同病例的患者術後只能維持四個月的生命。在這種情況下,對像也吹了,兒子對生命也失望了。

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我對兒子說:「現在甚麼工作呀、甚麼電視上演的說的,我們一概不管、不考慮,我們現在的願望就是能使你有一個好身體,有了好的身體甚麼都會有的,要想有一個好的身體也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你心中時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且要反思懺悔你以前所說的對大法不敬的話,還要心中求法輪功的師父救救你。」我聽的出兒子的聲音在顫抖,他在傷心難過中答應了我。

隨後,我和丈夫去部隊看望兒子,才知道部隊原來是這樣的黑暗與欺詐呀!兒子說:「我的工作成績最突出,經常受獎,但我總是提不上級,比我差多了的都提了級、分了房,現在只剩我一人沒提級分房。」

後來我們才知道了內情,我很不情願的也送部隊領導幾千元錢和一副兩千元的高級眼鏡。沒多久,兒子級也提了,房子也分了。一次因兒子的眼病,我從部隊借一萬元錢,可財務部說現在沒錢。我得知為甚麼後,拿去二千元送給財務部主管,隨即就給我借了一萬元。[註﹕惡黨統治的社會賄賂公行,普通民眾為了得到本應屬於自己的利益都不得不違心的去行賄。但是大法弟子不能像常人那樣隨波逐流,為私利去賄賂別人,這樣做是明顯不符合師父的教誨的。]

一位副營級幹部對我們說:「我準備了七、八萬元送領導想提正營級,但現在看來七、八萬辦不了事了,我得準備十來萬了,唉!現在共產黨完了,幹甚麼都是錢了。」

兒子照我說的做了,心中時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退了黨,病也好了,又找了對像,現已成了家。兒子每天中午在家中煉一小時的功,兒子說煉那一小時的功可舒服了,是師父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