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陷害後鎮壓是中共一貫伎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由西藏僧侶發起的抗議中共暴政、爭取人權自由的示威活動,在中共的鐵血鎮壓下引得舉世震驚,人們驚呼「又一個‘六四’大屠殺」。西藏事件與當年的八九學潮如出一轍,都是中共栽贓陷害然後血腥鎮壓的結果。

有報導說,西藏事件的導火索是中共派遣了一夥暴徒混在藏民中率先砸搶超市、焚毀商店汽車,而且為藏人精心準備了武器──石頭,好讓他們攻擊軍警和軍車,「暴動」的場面在中共的編導和推進下,藏人上當了,為中共血腥鎮壓提供了藉口,它們把早已安排、精心拍攝的暴動畫面在最大的媒體──中央電視台播放,激起人民的憤怒,然後,中共老練地祭出「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幌子,大開殺戒。多麼冠冕堂皇,多麼狡詐奸猾!在八九學潮中,中共一手導演了暴徒焚燒汽車並且燒死軍人的慘劇嫁禍學生,然後出動坦克機槍,在天安門廣場將學生碾成肉餅,使天安門廣場血流成河。

在長達近9年迫害法輪功善良信眾的事件上,中共為了達到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的鎮壓政策,更是栽贓無數,陷害有加,煞費魔心。

1999年4月23日、24日,天津市一些法輪功學員給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法輪功真相,請求糾正科痞何祚庥誣陷攻擊法輪功的文章。中共指使天津市公安局動用300多名防暴警察毆打驅散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抓捕45人,並告訴法輪功學員上北京找中央領導才能解決問題。4月25日,萬餘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到國家信訪辦反映情況,中共派遣警察將所有法輪功學員帶到鄰近的中南海,儘管法輪功學員平和安靜的等待國家領導人解決問題、靜靜散去,中共無懈可擊,但過後還是藉此製造萬人「圍攻」中南海的說辭,為7月22日鎮壓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做好了鋪墊。

為了達到全民憎恨、整治法輪功的目的,迫害一開始,中共邪黨就開動了所有的國家宣傳機器,夜以繼日、鋪天蓋地的報導為誣陷法輪功製作的節目、文章,把正常死亡的人說成是練法輪功致死,把精神病人的所作所為強加給法輪功……筆者知道詳情的,是重慶開縣工商部門一位患有精神病的職工,因為偶然在法輪功的煉功點上得到《轉法輪》一書,在家裏練了幾下動作,後來病發跳樓死亡,中共便誣陷此人練法輪功導致跳樓身亡。凡此種種,不一而足。1999年7月初,筆者曾親眼見到發到地師級的絕密文件──《江澤民給中央軍委諸同志的一封信》,信中,江澤民絲毫說不出法輪功有甚麼不好,只是強調:練法輪功的人太多,很多黨員幹部都在修煉,影響了黨的凝聚力,所以要堅決鏟除法輪功。這才是中共鎮壓法輪功白紙黑字的真面目。

以後,中共又製造了嫁禍法輪功的無數案例:北京的傅怡彬殺人案、浙江毒死16名乞丐案、內蒙古的趙合打死警察一案、散布法輪功「傳播炭疽病」、誣陷法輪功學員故意染上「非典」到全國傳播等等,真是駭人聽聞,滑天下之大稽。民間抗爭中共暴政的很多事件更是被中共信手拈來嫁禍法輪功,說是法輪功鬧事。

天安門自焚事件是轟動國際、使迫害法輪功再次升級的最大事件。人為扮演的自焚,露出了太多的破綻:事先安排好的拍攝過程;警察拿著滅火毯擺好姿勢拍攝;中共自己精心安排拍攝的畫面謊稱是美國 CNN 記者拍攝的;兩輛警車居然裝了20多個滅火器材;宣傳自焚死亡的劉春玲在慢鏡頭中顯示是被警察當場打死的;號稱煉功多年的王進東居然結印、盤腿的姿勢都不對,喊的口號也不是法輪大法裏的內容;被嚴重燒傷的王進東兩腿中間的雪碧塑料瓶居然完好無損;小女孩劉思影的氣管被割開居然可以清晰地唱歌……一切都顯示那是為加強迫害精心安排的醜劇。

如今,西藏血腥鎮壓事件再次告訴所有人:栽贓陷害而後殘酷鎮壓是中共的一貫伎倆。只要能達到中共邪黨的目的和維護邪黨的專制,中共邪黨會採取一切不法手段喪盡天良地幹壞事。從中共邪黨建政50多年就殘害死8000多萬中國人完全可以斷言,中共邪黨完全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只有遠離邪黨,徹底擯棄、解體這個無惡不做的邪黨,中華民族的各族人民才能獲得新生。廣傳《九評共產黨》,讓更多的人認清邪惡的真面目,告訴更多的人退黨退團退隊(三退)是解體中共最有力的方式。